最新文章

甲鱼有功

甲鱼有功

早上起来,婆婆把腰给扭伤了,她耳聋,聋得很彻底的那种,居然说听到“嘎达”一声了,这下好了,爬不起来了,头发也梳…

今天的生活是昨天的选择

今天的生活是昨天的选择

朋友问我一个问题,当初你结婚,为什么会选择与婆婆同住?而不提出分开住,是当初的条件不允许吗? 她这一问,还正让…

小新求学记(十)喜欢《红灯记》

小新求学记(十)喜欢《红灯记》

小新经常来东师校园写作业和玩。 小雪节气前,一场冻雨转雪,折坏了好多杨柳和松柏。大灾后停课,小新居然在静湖边的…

一中女子足球队,加油!

一中女子足球队,加油!

今天的温底度极低,冷风嗖嗖地刮着可恶的是家里还没暖气,我已经换上了到膝的羽绒服,尽管如此,出去还是挡不住冬的袭…

不该丢失的爱心

不该丢失的爱心

                 不该丢失的爱心     在是在生活中,有许多人需要我们的帮助,需要我们伸出援…

冬天的雪是天上揉碎的云

冬天的雪是天上揉碎的云

2020年的初雪在十一月悄然来临,它温暖如初,初雪落满人间。西北的一场雪,遇见是最美好的时光。 清晨,灯光微亮…

柿子熟了

柿子熟了

昨天的风有些大,我家院里柿子树上最后两粒柿子掉落到草坪上,这一年里最后的风彩就此收场了。树枝上的叶子早已先柿子…

斜坡上的翻滚——从捷克文学到日本文学

斜坡上的翻滚——从捷克文学到日本文学

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有本书叫《十日谈》,里面一帮人轮流讲故事;莫泊桑的小说开头,火车总是过几小时才开,等车的时候…

冬雨遐想

冬雨遐想

淅沥的小雨,伴着冷风,降临在冬季的北方。片片落叶,飞舞着,和着风雨声飘落下来。片片金黄,好像是金色的舞娘,翩翩…

下雪的哈尔滨

下雪的哈尔滨

下雪的哈尔滨   2016年的11月10号,哈尔滨下起了那一年的第一场大雪。 在教室的我并不知情,只觉周围的世…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