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母与我的青春期

我的父母与我的青春期

这是一棵并不高大的,一棵平凡的大树,在茂盛的树叶下是一株小树,大树为小树遮风挡雨。随着小树渐渐长大,它认为大树…

腾讯VS老干妈! 那三个背锅侠怎么样了?

腾讯VS老干妈! 那三个背锅侠怎么样了?

晚上睡觉前,我喜欢看看公众号关注的大V写的一些文章,以及一些实时热点。 每天关注一下实事热点。 是不想在自己的…

母亲的针线篮

母亲的针线篮

在我记事时就看到母亲有一个针线篮,听母亲说,那是我外婆用过的东西,在她出嫁时,外婆把这个针线篮送给了母亲。那是…

知足常乐的父亲

知足常乐的父亲

父亲已经八十有六了,但身板硬朗,笑声爽朗,那精气神比我这个伩花甲之年的小文人还要足。 总结父亲身体健康的原因,…

深深的思念

深深的思念

父亲离开我们已经九年了。在这3000多个日子里,父亲的音容笑貌时常萦绕在我的脑海里,特别是工作之余,夜深人静的…

一口箱子

一口箱子

我们搬新家那会,父亲让我们帮他把一只箱子搬进他的卧室,我们看到那口箱子又旧又沉重,老是劝父亲把那口箱子扔掉,把…

等饭

等饭

放学后我像一只欢快的兔子,一溜烟跑回家。当然这是好多年前,我上小学一年级的事了。跨过院门槛,三两步迈进堂屋大声…

中秋思母

中秋思母

每逢佳节倍思亲,年年中秋思母恩。         又是一年中秋佳节,望着碧空中圆圆的月亮,不仅又想起远在天国的…

售李记

售李记

父亲在国庆节前夕,抽几个晚上深夜时分,编织了一大一小两个新背篼,篾条自然流露出清新味道,然后慢慢地风干,变成结…

时光轴里的记忆

时光轴里的记忆

前不久随着老家祖屋在挖掘机的轰鸣声中转眼间分崩离析被夷为平地,这个凝结了父母亲毕生心血、存活了61年之久的老屋…

返回顶部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