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红楼梦》系列1——真假的隐喻,宝玉并不是神瑛侍者

《红楼梦》系列1——真假的隐喻,宝玉并不是神瑛侍者

作为一名女生,四大名著中比较倾心于《红楼梦》,里面的故事柔情似水,对封建时才子佳人的爱恨情愁,描绘的生动真实。…

老四

老四

卢拴柱,兄弟五人,排行老四,小时他妈为叫起来顺口,老四老四便被叫开。日久,村人也懒得叫拴柱,便以老四唤之。故“…

小暑

小暑

露密湿新草 宿蝉初入暑 小暑来了 田野翠碧,满树蝉喧 满夏的热都热情的赶来 满树的蝉声满街的蝉声 满夜的蝉声满…

家有宠物

家有宠物

喜欢动物,但却不喜欢养带毛的动物,看着那毛掉得满屋都是,而且在想休息的时候,不停地叫着前来骚扰,让人徒添烦恼。…

我的讲台,我的兵

我的讲台,我的兵

2020,注定是一个不凡之年。因为疫情影响,我们所有的人第一次体会到禁足在家也是为国做贡献,所有的老师也第一次…

雨中荷

雨中荷

我喜欢在落雨的时候去石川河,看看新雨中各种各样的动态,轻雨击湖,柔婉无比,雨中的荷,最是吸引眼球,它娇美亭立,…

那些年的麦收,你还记得吗?

那些年的麦收,你还记得吗?

小学时,每年麦收会放麦假。天不亮就被叫起跟着大人拾麦穗。 那时,几乎没有收割机,大部分小麦都是用镰刀收割。 麦…

我们都在羡慕别人的院子

我们都在羡慕别人的院子

我家院子不大,可是从开始到今天也有些日子了。我这一天到晚忙活,人也晒黑了,手也变粗了。加上那天往返北京到山东,…

大地的伤疤之家乡的柳树

大地的伤疤之家乡的柳树

几次梦见老家那片柳树了。 梦里风大,我在高高树梢,手拿木棍,仰头去够头顶干枝。风大,我瘦弱身躯随风摇摆。娘在远…

我们都在回忆里重塑时光

我们都在回忆里重塑时光

老娘住进养老院以后,我一直想跟家里的院子告别。 这是诞生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的一个院子。像村子里几百个院子一样普…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