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笑的眼睛

爱笑的眼睛

自疫情以来,只要出门,大家都会自觉的带上口罩。现在天气热了,口罩也越来越戴不住了,尤其开学后,上一节课能把老师…

我在北京这半年

我在北京这半年

第一天,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是我和爸爸独自的五天。为什么说“独自”呢?因为只有我和爸爸两个人,还有…

《况且况且集》编讫写起

《况且况且集》编讫写起

在火车上,听着火车隆隆声,想起瑜姑的说法,老在火车上写诗,编一个《况且况且集》吧。 诗其实不值得编集,因为是信…

奇趣家族诞生

奇趣家族诞生

米象、犀角金龟、天牛、暴龙兜虫和水黾把它们穿的衣服脱了,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开始挖,挖了一个大洞之后,把衣服藏在…

岁末散记

岁末散记

今天是公历2019年12月31日,朋友圈纷纷赋岁末。我的岁末之感却还没有来临,因为生在农村、长在农村,骨子里的…

攻书之余

攻书之余

我的啖饭之道是教书,所以尽管疫情汹汹,还是要备课。要备课,就要查阅各种文献,查来查去,文献山积,站在山脚如我辈…

返回顶部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