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今生不复相见,土鳖

我是个胆子小的人,具体表现在怕虫子上,但我害怕的不是大家都怕的豆虫毛虫之类,而是——土鳖。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土鳖是我们这里的叫法,它的学名叫土元,还是一味中药材,我就曾经从爸爸喝的草药里看到过它的身影。

 

土鳖分会飞的和会爬的两种,不知它俩到底是不是一类,总之都让我怕得要死就是了。会飞的那种是纯黑色,身子长圆形,有点像屎壳郎,但是屎壳郎圆滚滚的,它却是扁扁的。最难忘的是夏天的晚上,北屋里的灯光透过门帘照到院子里,白天不知隐匿在何处的土鳖,此时精神百倍,“哼哼哼”地叫着,朝着灯光没头没脑地乱扑。被门帘挡了一下,便跌落到地上,然后再挣扎着飞起来继续扑……我真是吓得要死,躲在家人身后,让他们赶紧打死。可这东西简直打不绝,打死一只,还有两只……

 

会爬的那种样子也是扁扁的,身上扣着个带花纹的圆盖子,特别像鳖,这也是它名字的由来。比之会飞的那种,它简直无处不在。一次,我坐在屋里看电视,忽然“啪嗒”一声,一颗小而沉甸甸的东西砸在了肩膀上,然后落到了地上,定睛一看,是只大个的土鳖,惊得我魂飞魄散;一次睡到半夜,忽然觉得身上有小小的东西爬过,那东西有着细而密的脚,迈着轻快的小碎步,我毛骨悚然,失声尖叫。同屋住的姥娘拉开了灯,问我怎么回事,同时看到地上一只土鳖正慌乱地跑着,便给了它一鞋底,只听“啪”的一声,我的心又是一哆嗦。

 

还有一次,也是半夜,我被一种“悉悉索索”的声音惊醒。侧耳倾听,那声音来自床下,心惊胆战地拿手电筒一照,影影绰绰看到两个圆圆的小东西正在墙边抓挠不休。不消说,那是土鳖无疑了。姥娘当然又被吵醒了,在我的惊叫声里,拿了顶门的木棍子,伸到床下“叮叮当当”乱捣了一阵,一直到它们体无完肤才算作罢,只是那一夜我再也别想睡着了。不知道家里哪来这么多这玩意儿,以至于后来离家上学上班,我一想到回家就发怵。

 

自从搬离老家,和土鳖基本音讯断绝。但是只要我想起它来,就忍不住瑟瑟发抖,发自内心的害怕呀!

 

没想到,时隔多年,我又见到了土鳖的身影。我们干活需要泡桃胶,就是把桃胶粉和水混在一起,像和面一样搅匀了,粘纸板用。有一天,我掀开桃胶上的盖子,赫然发现里面泡着两个黑黑的东西,“啊!”我尖叫一声,扔掉盖子,转身就跑,我的噩梦啊,时隔多年,它又出现在面前了。想必是桃胶的甜香气味把它们引来了,后来还是同事把已经溺死的两只小土鳖给挑出来扔了。从那以后,我再也不敢贸然去掀桃胶的盖子了。

 

且说这一天,我独自一人在车间干活,去拿冲床边几张绝缘板,时间长了,绝缘板上面落满了灰尘。就在我拿起一张长条纸板时,忽然,尘土飞扬之中,慢吞吞地爬出一只灰扑扑的土鳖来!我大叫一声,跑到一边,只见它气定神闲、不慌不忙,朝我干活的剪板机那边爬过去。我一时彷徨无计,抓起旁边的大竹笤帚,咬着牙把它捂在了下面。

 

我跑到另一个车间,迎头正遇到主任,如同见到了救星一般,连忙对他说:“主任,那边有个土鳖,你去帮我打死它吧,我实在是害怕。”主任有点摸不着头脑,问:“什么,老鼠?”边跟着我走了回来。我惊魂稍定,笑道:“老鼠我倒不怕了,是土鳖。”

 

回到车间,主任四下张望:“哪呢?”我远远一指:“在笤帚下面呢。”“早跑了吧?”他走了过去,掀起笤帚,笑了起来:“还在这里呢,别弄死它了,扫出去算了,也是一条生命呢。”“好,只要不在我眼皮底下就行。”我对着他扫土鳖的身影千恩万谢。

 

每当和人说起这些事,他们都感到不可思议:“那个有什么可怕的呀,又不咬人!”是啊,让我说为什么这么怕,我自己都说不清楚,总之就是不想看到它那副嘴脸。人,很难战胜来自内心的那种深深的恐惧。

 

我只愿今生与它不复相见!

 

(写东西似乎都得有个中心思想,但这篇我自己实在不知道要表达什么,就是记录一下吧。)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9921.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