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善良与爱

暮春的早晨,姥姥握着手中半尺长的短木棍,对着刚拌好鸡食的盆沿,急促而又力量地敲击着。几只头顶和翼羽上涂抹着蓝黑色墨水的鸡仔,从外面扑楞着翅膀,涌入小院。那情形如课间十分钟,我们正玩得起劲,听到上课铃声时,从四处奔回教室一样。

听到姥姥引颈高喊我的乳名,我正在皂荚树下,用“臭气蛋”在地上画了圆圈,眼瞅着几只蚂蚁正在慌乱地奔跑、突围。我猜想一定给自己安置了个美差。于是拔腿飞奔回去,她把如我胸脯齐高的大笤帚递来,命令我负责看住别人家的鸡,混入小院来觅食。我愉快地接受了警戒的任务。听到墙外卖韭菜的叫卖声,姥姥来不及解下围裙,迈起小脚,转身向大门外走去。我鼻翼翕动着,仿佛闻到了鸡蛋炒韭菜的诱人香味。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我实在不懂,姥姥为什么给鸡做这些标志性的涂色。姥爷平日写材料用的“白鹭”墨水,被用来染在鸡仔特定位置的羽毛上,毕竟那也是钱,觉得有些可惜。何况,人是容易分辨了,但鸡并非明白人的用意。或许只有涂着蓝墨水的鸡,混入左右四邻的鸡群,被主人识别,驱赶之后,才渐渐建立起条件反射。等到鸡仔的渐渐成长,羽毛上的墨迹慢慢淡化,甚至脱落,少皮没毛的鸡已没有明显印迹,但都牢牢记清了自己的归属。

鸡仔专心地抢啄,直到满意地吃过,自由地蹓跶去了。我在这看守的过程中,也格外尽责。面对伺机窜进来的邻居家涂红颜色的鸡,实现精准打击。用笤帚拍得它跛着腿,狼狈逃窜了。看到姥姥握着韭菜从外面走进来,我兴奋地向她报告“腿瘸”的战功。姥姥出乎意料地说,“鸡,究竟它不是人。难走的路要慢慢走,善良的心一定要时时有”。那天的鸡蛋炒韭菜吃得别有滋味。

那些长大的鸡仔,母鸡开始下蛋,公鸡开始打鸣,唤我早起读书,完成学业。在平淡无奇的日子里,姥姥总是把完整的荷包蛋盛在我和姥爷碗里,留给自己残缺的一枚。她总是说自己不喜欢吃鸡蛋,长大后才觉得,在这场欺骗中,她是那样真心诚意,结果自己也从这些谎言中得到了安慰。

月亮是挂在故乡的一枚徽章。那朴素的善良与爱,始终高悬在内心,似朗月。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9858.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