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我家的房东们

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我的家乡泗水县高峪乡马家峪村还是贫困落后的地方。人们穷,我奶奶家更穷。我爸妈结婚后,没有地方住。我爸就去找队长现孔二大爷借房子住。因为现孔二大爷家有闲房子。后来,我就出生在这所闲房子里。前几天跟现孔二大爷的孙子新伟在一块儿吃饭,听说在这所老房子出生了好几个男孩呢。这是后话。当年的男孩已经人到中年,现孔二大爷已经去世多年,他的儿子少省大哥也离开人世。现在,我们和新伟延续交情。暂且不提。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闲房子的条件更加简陋,当时有不少老鼠。我妈去尧山集上买了灭鼠药,药死了不少大老鼠,还有很大的红毛老鼠呢。药了老鼠,肃静多了。但是东屋里放着一口棺材(原来人们迷信,先给老人准备棺材,叫喜馆—笔者注)。我妈害怕,我爸就又找了光留四老爷家的房子。

听我妈说,四老爷一家把我们当做亲人,不分彼此,有好酒好菜都是共同分享。后来,我家的石头房子盖起来了,就搬走了。但是两家的亲近关系一直保持。小时候没少去了四老爷家。有时候跟大人一块去,有时候自己去。感觉四老爷四奶奶现奇大叔大婶姑姑可近了。再后来,四老爷四奶奶搬到南水库看苹果行。我妈也带着我去看望他们。再后来,我家搬到城里住。就很少去四老爷家了。听说四老爷一辈子乐观,临死还开玩笑,说:“现在什么都讲均系子(指的变小),棺材也均系子”。后来,我家在城里买第二套平房的时候,我爸回老家,还是现奇大叔施以援手帮忙贷款,让我家渡过了难关。

后来我在城南何家庄和城西戴家庄租过房子。在何家庄住的时候,房东大姐和姐夫为人很好,让我在他堂屋的宅基地里(当时没盖堂屋)种了玉米和丝瓜。在戴家庄的时候,租过两家的房子。一家姓孔。大爷大娘为人宽厚,威望很高。从他那里学了不少为人处世的道理。后来大娘因病去世,我去吊唁,感到十分心疼。另一家姓付。大爷大娘和二哥二嫂都对我不错。我做饭,二嫂就把我的煤气关了,让我跟着一块儿吃。后来,大哥大嫂,妹妹妹夫,堂弟堂妹,六叔六婶,不论在谁家吃饭,都喊着我。感觉十分亲近。

人就是缘分。我家的房东都不错。无论过了多少年,都不能忘记朴实的情谊。这也是人间真情!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9801.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