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爱这片黄土地

凑巧,又一次来榆林出差,元旦之后一共出两次差,上次是榆林,这次也是。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第1张

先飞银川,然后转车到定边白马崾岘,偏僻,县城过来要两个半小时的路程,一直以来都是上车就犯困的我,还是不忘初心的继续睡,车子一晃,惊醒,拉开窗帘,外面飘着雨,盘山路,不宽,时不时有运石油的货车擦肩而过,拉紧安全带,醒着。下了车,找不到变电站,给客户打电话问派车来接。等车的时候,在村头的小超市躲雨,问了问周边的大致情况,老板人高马大,满是褶皱的西装反倒有些拘谨,总觉得应该羊皮大袄再围个白色头巾。客户跟司机师傅一起来接,顺便在超市买些零食,站上没吃的?车上放着刀郎的《西海情歌》,开始觉得这边也蛮不错,就是这么容易知足,几首歌就能开心起来。

前几日听老师傅说山下有住着人的窑洞,一直想去看看,忍了几天,一来担心住户不欢迎,吃碗闭门羹,二来怕客户有紧要事找不到我,凑巧前一天晚上喝酒到一点半,第二天醒来需要运动运动把酒彻底解了,便下定决心绕去看看。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第2张

上午找到一家,大娘在家做饭,说清来意,大娘把家里的房间门都打开,随意看,嘴上一直念叨“年轻的娃,肯定没见过这样的窑洞”,我好奇,几个屋都看了看,一个是做饭的屋,里面放了一些柜橱,还有个炕,东西不多,但很整齐,另一个屋是睡觉的屋,有个大脑袋电视,还有几个板凳,里边靠墙放着一个衣柜,大娘一直在身边,不好意思拍照片,大娘说“没事,你能拍照片,娃”“娃,你喝水不?”“娃,俄做的饭快能吃了,你吃么?”额,若不是囊中羞涩,真想给大娘几百以表谢意,心里这么一想,便开始怪自己没能力,三十而立的年龄,还拿不出几百,转念一想,钱是铜臭,不能拿这个污染这边黄土地,便不再自责,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没能力有时候也不是坏事。大叔早上下地干活,大娘在家做饭,等回来了,一起吃饭。随意聊了几句,大娘太热情,让我有点儿不自在,起离意,想来人真是矫情,别人不知冷暖有些嫌弃,旁人祛寒问暖却不自在,怪人。

爬到山上,已满头大汗,找棵大树,乘凉,路过一大爷,看到我便径直走了过来,害我心里胡乱走了一个电影片段,原来是要走去集市,过来聊会儿顺便歇一歇。大爷说这边缺水很严重,每家院子里都会挖一个窖,二十方左右,四周砌上砖,然后抹上水泥,等下雨的时候,窖盖打开,积攒雨水,碰上一场大雨,一年的雨水就够了。还说自己的娃娶了婆娘之后,不到一年婆娘就死了,然后找了个寡妇,过两三年,不想跟那婆娘过,自己跑去神木打工了…我问怎么附近的杏树都没有结杏,大爷说今年这边比往年都冷,二三月份的时候,冰还没化,这边杏树开了花之后,又被冻掉。额,之前这边都是黄土地,放羊的很多,羊吃草是连根拔起,所以后来政府开始禁止放养羊,偶尔会去住户家里看看羊圈,没有羊的话,就一直守着…黄土地?是不是和《血色浪漫》里面钟跃民他们下乡的地儿一样?这边怎么没人唱信天游?是不是这个地方没有信天游…

大爷还在说着,我的心思却不在,加上大爷的方言有些字真真听不懂,但是我能结合大爷的表情猜出他的意思,笑笑而过。大爷告诉我一个地儿窑洞很多,说要带我去,我问了问方向,说等中午睡觉醒了自己过去看看。

下午竟然还有激情去,下了山,走了一里多,找到一家,大叔要去地里了,表明来意,大叔又把家门开开,带我去院子里转了转,非要带我去看看家里养的土蜂,幸亏我爷爷也有土蜂,我稍微懂点儿,聊起来没有那么尴尬。大叔为了让我近看土蜂,把蜂巢的箱子拆了,我看完礼貌性的拍张照片,然后大叔开始装箱子,装了很久才恢复,嘟囔着“额,怎么弄不回去了”…大叔要和我聊外面的世界,我答了几句,便又起身告辞。

继续往前走,这家养了很多羊,然后配了几只狗,两个大狗,一个小狗,大狗没有吠叫,小狗却狂咬不止,大娘和婆婆在家,屋里东西和上午大娘那家类似,但是婆婆指给我看墙上有了裂缝。院子里有口窖,我打开看了看,很深,看不清水干不干净,想拍张照片,担心手机掉下去,绝意,盆子里的水确实很脏,不知道做的饭味道会怎么样,是不是可以少放盐…大娘问我喝水么?我真不渴,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大娘杀了一只鸡,我问“家里就您和婆婆么?”问完就后悔了,大娘想了很久,才小声说了句话,小到我仔细听的话,不会听到,我说“大叔去赶集,一会儿就回来呀?”大娘大声的说“嗯嗯,一会儿就回来了。”我看大娘有了防备之心,便起身告辞。前面好像没有人家了,往回返。想着再去上午大娘那家坐坐,不知道为何,还是决定不去了。

回来之后,久久不能平静,之前只是电视上看过窑洞,远没有亲身的震撼。以后有了孩子,要带孩子多出来看看,知道生活不易,学会珍惜。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980.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