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华与静谧处,徘徊

时常在都市与田园中,往返。

不是真正的来来回回,而是脑海中的景象。我爱繁闹里的一缕安宁,也喜静谧处的莫名清欢。总是如此,矛盾又兼合。

好比,读者见我文,定猜吾乃斯文恬静之女子。生活中的好友,与本人相处下来,又觉着我是个天真烂漫、调皮捣蛋、伶牙俐齿、古灵精怪的小东西。

你瞧瞧,一万个人眼中,就有一万个哈姆雷特。


我既好动,也喜静。我既活泼,且羞涩。我既常宅,却又拥一颗向往四处旅游的心。以上对我的论证,就判一半对一半吧。

故,它们并不冲突,不是吗?

闹市,若可以找到让心安定下来的契机,那便是‘充耳不闻身边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境界了;倘至深山,任何事都静下来了,但你可见炊烟、听鸟鸣、戏泉水,也算把生机看得透彻。

前些天,我查了点关于‘一朵陈酿’的记录。准备拿出来同你们乐乐。

知文章总数已有666篇。更欣喜的是,搜索一朵,不再像起初那样,滑上10多页才能看见我的身影,现在出现在第一页啦,排第四。而搜索一朵陈酿,便会附有时光机,可直达想去的文章。期间,发现了一个公众号用了我的经典语录作为自己的名称,但不恼,多的是开心,证明有人看中了这句话,而这句话出自于我。另:再看看我的小读者,收到后台自动回复,却发出了如此浪漫的文字。


午休时分,我做了一个梦。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梦到了表姐、表妹、堂姐和她的两个孩子,在我家午休。那种氛围,深知是内心所渴望的,或许,我从来都是长不大的陈三岁。大伙儿初醒,都各自准备回家,我却临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好像我们都把挽留看得太难,不会如小时候那样,轻易地说出舍不得你走。会不会对方心里且默藏着:我也想留下。

人生去去留留,便不如乡村了。难怪,好多年近花甲的老奶奶或老爷爷,退休之后都会往那儿奔去。

我在欲说还休的日子里,过着寻常百味。一份沉甸隆重的高远,一种清远深美的饱满,赋予了生命的灵动。我流连于繁华与静谧间,穿梭来回。甘之如饴。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98.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