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寻找喜鹊

冷风像鞭子一样抽打着行人。李慧掩了掩衣领,习惯性的看了看头顶的电线杆,两只喜鹊正“喳喳,喳喳”叫着。喜鹊报喜!她微微一笑,朝对面的劳务市场走去。
劳务市场挤满了人。
“李惠,来这里……”一个系粉红围巾的女人招手喊她。
“吴姐,你也来啦,活好找吗?”李慧问。
吴姐摇摇头说:“不到8点我就来了,只走了几个人。”
“别心急,说不定一会老板一个接一个地来,我们这些人还不够用呢。”李惠笑着说。
“现在是疫情期间,你做梦去吧!我想好了,再等个把小时,还没人来我就走,走了就不来了,在家饿死算了……”吴姐苦着脸说。
“看你说的,哪有那么严重,这里找不到就去别处找。”
“吱——”一辆面包车在路边停下来,车上下来一位中年男人。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有雇主来了。大家呼啦一下子全围过去,吴姐拉着李惠使劲往前挤。
“五个人去刨树坑,谁去谁上车……”中年男人大声吆喝。
有六个男人钻进车里,最后面那个被中年男人拖了下来。管理劳务市场的老板拿着二维码收了钱,面包车一溜烟跑了。
“我告诉你,在这里揽活,就一个字一一抢,不管工作合不合适,先上车再说,不合适再下来。要不然,等到黑天也难揽上个活,”吴姐说。
李惠挠了挠头,说:“没想到一份短工竞争还这么激烈,”她叹了一口气,接着说,“要不,咱们打电话给以前的同事,看看能不能给介绍一份工作。”
吴姐哼了一声,说:“要打你打,我不打。去年,我在市场遇见了王敏,让她给我留心工作,到现在也没个回信。”
李惠听后不知说什么好了,静静地望着天空出神。
“看什么呢?”吴姐推了她一把,问。
“喜鹊。”
“那玩意有什么好看啊,黑不溜秋的。”
“喜鹊报喜呀!它能给人带来好运,很灵的,可惜,你不信。”
“鬼才信……就咱这儿,哪天看不见喜鹊才是奇迹呢……”
“吱吱———”一辆商务车停下来。
“六个去公司打扫卫生。”车上下来的人喊。
吴姐和李惠奋力往前挤,但还是晚了一步。
“真他妈的邪门,四辆车都没挤上,老娘不伺候了,回家!”吴姐骂骂咧咧地说,跟李惠打了个招呼走了。
李惠望着她的背影,一时也没了主意。
李惠看看表,已经十一点半了。想起吃早饭时老公说想吃荠菜馅饺子。唉,看来,今天找工作没希望了!去附近的牡丹公园拔荠菜算了。
牡丹花还没有开放,公园里人不多,有几个园林工人在除草。
运气真不错,她转悠了一会就找到了一处荠菜比较多的地方,可恼的是杂草也多。李惠想:反正是挖一回,就都铲出来算了,荠菜留着吃,杂草清出去,也给园林工人省点事。就这样,她一垄一垄铲菜拔草,一个小时,清理了四垄,荠菜装满了帆布包,杂草扔了半垃圾桶。
正准备回家,突然,听见身后有人“哎”了一声,她回过头,一个中年男人向她走来。
“请问,你是喊我吗?”李惠客气地问 。
“我是园林维护队队长,我看你拔草很认真,现在我们园林要再增加两个人,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干?……当然,如果你有工作,就当我没说,我只是随便问问。”男人说。
她愣了一下,随即说:“好啊,什么时候上班?”
“你回家好好考虑一下,没问题的话下周一去门卫旁边的办公室找我。”男人朝后边方向指了指。
“不用考虑了,我明天就可以来上班。”李惠兴奋地说。
“那好,明天八点,你去办公室领工作服。”
她又不自觉地望向天空,一只喜鹊从她的头顶飞过。她的脸笑开了,和旁边的菊花一样灿烂,喜鹊又一次给她带来了好运。
李惠带着满满的收获回家了。她深信:喜鹊是生活的希望,无论自己生活中遇到什么困难挫折,只要看见它,都会有转机。被辞退没关系,老公车祸瘫痪也没关系,只要喜鹊还在,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9589.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