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甜的土豆丝

酒场多了,吃的土豆丝也多了。酒足饭饱,那些酒菜在睡醒一觉后也成了过雨烟云,没留下什么印象。就像是人生的一点儿戏曲,戏演完了,道具也就撤走了。不过,我吃土豆丝的印象深刻的有几次。有的是在亮庄,有的是在我的老家——马家峪。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在我原来的文章中,我提到过。在小时候的记忆中,我们村缺水严重。别说浇灌庄稼了,就是人们喝水都困难。所以我们村里当时没有菜园,买菜必须得到尧山集去买。五天一个集,有的时候大人还捞不着赶集。平时吃的菜就是咸菜(腊菜疙瘩咸菜或者胡萝卜咸菜),韭菜花,豆腐卤。我爸喝酒的时候抓把生花生就着。如果来了客人,我爸就让我去豆腐坊称上二斤豆腐,然后炒个花生米。当时大人喝酒的时候,小孩子是不能上桌。所以除了吃点剩菜汁。当时能吃白菜就很高兴了,吃上土豆就是美味了。至于吃肉,一年一中屈指可数。

没有水,也没法种小麦玉米。我妈有一年突然想种小麦,可能为了能吃上面。但是,因为缺水,比下洼(平原)地早熟一个月,长的不高,没法用镰割。我妈也为了用麦秸秆,就决定拔麦子。在叫做“茶叶壕”的地方,四周高,中间低,不透风,我妈和我拔麦子。我热的脱了上衣拔,结果身上晒了一个痣,现在还有呢!以后就没再种过小麦。所以我们家的主食还是煎饼。

我们村缺水没法种玉米。但是种高粱。搬到城里住之后,我总是把玉米说成高粱,我弟弟纠正我好几次。在高峪中学上学的时候,我看着人家吃煮的鲜玉米,也想吃,憋了几天,鼓足勇气就让好说话的一个女同学于贤霞给我拿了一个煮熟的玉米。吃的时候觉得太好吃了。中学毕业之后,没再见到过于贤霞。听说她嫁到涧沟去了。祝她好人一生平安。

我在高峪中学上学的时候,跟我爸在亮庄小学住。在亮庄,跟我关系最好的同学是李光同。我们俩性格相投,有共同的话题和爱好。每天一块儿去上学,一块儿回来。时间长了,我跟他的家人也都熟悉了。中考结束后,我去李光同家玩,他母亲就是大娘正在做饭,炒的土豆丝,烙的葱花油饼。热情的让我一块儿吃。当时有点儿饿了,我也是实在,就跟着吃了。感觉土豆丝和油饼都挺好吃的。到了暑假快结束的时候,我又去李光同家玩,恰好又是土豆丝和葱花油饼。李光同说我真有口服。我也不再客气,坐下就吃饭了。

 

后来,我家搬到城里住。刚开始那几年,还得回家种地。种地的时候,就去我三叔家吃饭。我三叔一辈子单身。但是他做菜饭挺好吃的。因为我喜欢吃土豆,每次去他那里的时候,除了带面粉就是带土豆。开始的时候,我三叔蒸糖角和大包子给我们吃。结果我吃了四个,我弟弟吃了五个,还剩三个。他不够吃了。后来他就烙油饼,炒土豆丝。我三叔当时炒的土豆丝很香。当时邻居二大爷给我说,你以后上班挣钱给你三叔买什么呢,我不假思索的说,买土豆。二大爷笑了。

去曲阜师范上学之后,就见过李光同一面。那时候他在丁庄织盒子板。我去蒋家岭走亲戚,说了几句话就走了。没想到竟然是永别。后来听说他英年早逝,我心疼了好长一段时间。

我三叔后来身体不好。因为我有假期。他生病住院的时候,我陪伴照顾的比较多。他回老家后,我让同学开车拉着我去看他,给他买吃的,也给他钱。他去世后,我协助我爸和我哥,给他办了后事儿。也是尽了自己一份力。

说着说着,清明节就要到了。逝者已逝,活着的人需要的是怀念。时常想起,那盘炒的土豆丝……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9484.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