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上的吟咏

中国是一个饮食、美食大国,自古以来,不仅烹制了各种各样的家常便饭、珍馐美馔,而且滋养了博大精深的饮食文化,民间灶膛烟火间,乡井街巷酒肆中,炊金馔玉宫宴上,不乏文人墨客们的身影和他们舌尖上的吟咏。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杜甫

唐代是中国第一个饮食文化高峰。“诗圣”杜甫虽然算不上一个美食家,但他写饮食的诗歌很多。他青少年时期生活优渥,接触宫廷贵族较多,例如:他写上层宴会的情景,场面奢华高雅:
“春酒杯浓琥珀薄,冰浆碗碧玛瑙寒。”(《郑驸马宅宴洞中》)。
“紫驼之峰出翠釜,水精之盘行素鳞。
犀箸厌饫久未下,鸾刀缕切空纷纶。
黄门飞鞚不动尘,御厨络绎送八珍。”(《丽人行》)
杜甫中年后仕途多舛,颠沛流离,箪瓢艰难,连基本生活也难于维持:
“朝叩富儿门,暮随肥马尘。
残杯与冷炙,到处潜悲辛。” (《奉赠韦左丞丈二十二韵》)
随着他广泛接触下层人民的苦难,忧国忧民之情充盈胸怀,诗歌创作题材和风格出现了空前变化,更趋关注百姓衣食、民间疾苦。天宝14年(公元755年)11月,终于呐喊出震古烁今的名句: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杜甫舌尖上还曾滑下精彩的《赠卫八处士》:
“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
今夕复何夕,共此灯烛光。
少壮能几时,鬓发各已苍。
访旧半为鬼,惊呼热中肠。
焉知二十载,重上君子堂。
昔别君未婚,儿女忽成行。
怡然敬父执,问我来何方。
问答乃未已,驱儿罗酒浆。
夜雨剪春韭,新炊间黄粱。
主称会面难,一举累十觞。
十觞亦不醉,感子故意长。
明日隔山岳,世事两茫茫。”
诗中“夜雨剪春韭,新炊间黄粱”展现了一幅温馨感人的画面:在一个春雨霏霏的夜晚,友人从自家菜园子割来一把新长出的嫩韭菜,伴着热气腾腾的新米饭,两位老友边吃边饮,“一举累十觞”“十觞亦不醉”,进而想到即将分离,生出无限感慨:“明日隔山岳,世事两茫茫”。充分展现了杜甫舌尖上吟咏的美感和意境的悠长与温馨,读来令人扼腕叫绝!
图片
李白

李白的饮食主要是饮酒,他舌尖上咏酒的诗歌很多,艺术成就很高,在世人心目中,李白的诗与酒融为一体,诗仙与酒仙集于一身,正如杜甫对李白的评价:
“李白斗酒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
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杜甫《饮中八仙歌》)
李白性格豪放洒脱、恣情酣畅、狂傲不羁,在他饮酒诗中多有表现,例如:
“两人对酌山花开,一杯一杯复一杯。
我醉欲眠卿且去,明朝有意抱琴来。”(《山中与幽人对酌》)
“百年三万六千日,一日须倾三百杯。”(《襄阳歌》)
“唯愿当歌对酒时,月光长照金樽里。”李白一生独爱明月和美酒,那篇《月下独酌》对此表现得淋漓尽致:
“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贤圣既已饮,何必求神仙。
三杯通大道,一斗合自然。
但得酒中趣,勿为醒者传。”
“且须饮美酒,乘月醉高台。”
《将进酒》众所周知,是李白最著名最直白的一首饮酒诗,诗中“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之句,把李白爱酒高于一切、不肖钟鼓馔玉、不慕古来圣贤的豪放情怀表现得淋漓尽致,一位活脱脱的诗仙和酒仙出现在读者眼前。

孟浩然

孟浩然是唐代著名山水田园派诗人,他那首“春眠不觉晓”惊艳了无数人,几乎达到了人人会诵的地步。
《过故人庄》是孟浩然另一首代表作:
故人具鸡黍,邀我至田家。
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
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
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
这首诗为读者勾画出了一幅田园风光的中国画,在淳朴自然的田园风光中,主客举杯饮酒,闲谈麻桑,充满了乐趣,抒发了诗人和故友之间的友情,具有强烈的艺术感染力。
孟浩然的故乡襄阳有一道名菜-——查头鳊(汉江中所产的鳊鱼),味道鲜美无比,孟浩然非常喜欢吃查头鳊,还曾作诗称赞道:
“石潭傍隈隩(yu),沙榜晓夤缘。
试垂竹竿钓,果得查头鳊。
美人骋金错,纤手脍红鲜。
因谢陆内史,莼羹何足传。”(《岘潭作》)
岂料这位才华横溢的诗人,“浪情宴谑,食鲜疾动” 竟然死于他心爱的查头鳊。史料记载:
唐玄宗开元28年,著名边塞诗人王昌龄途径襄阳,造访结识多年的好友孟浩然。孟浩然此时患有“痈疽”(一种皮肤化脓炎症),此时病将痊愈,郎中嘱咐他千万不可吃鱼鲜,否则痈疽会反复发作,而且还会有生命危险。
好友王昌龄的到来,让孟浩然非常高兴,自然会特别设宴款待,宴席上有一道菜历来是襄阳人宴客时必备的美味佳肴——查头鳊。浪情宴谑,觥筹交错,忘乎所以的孟浩然见到鲜鱼,忘记了郎中的嘱咐,不禁食欲大动,开口品尝。结果,王昌龄还没离开襄阳,孟浩然就因痈疽恶化而亡,时年52岁,令人唏嘘。

李绅

 

李绅是唐代“新乐府运动”的倡导者之一,名气虽然不及李杜,但他一首“锄禾日当午……”,言简意赅,通俗易懂,长期占据中小学语文课本,其普及率和影响力不亚于李杜。

李绅步入仕途飞黄腾达后,却丧失了诗歌里的悯农之心,“渐次豪奢”,逐渐蜕变成一个花天酒地、滥施淫威的腐官酷吏。

刘禹锡任苏州刺史时,曾应邀参加时任扬州节度使李绅安排的宴会,李绅请了几个歌女在席间陪酒助兴,轻歌曼舞。刘禹锡触景生情,感慨颇多,于是写下了《赠李司空妓》一诗:

“高髻云鬓宫样妆,春风一曲《杜韦娘》。

司空见惯浑闲事,断尽苏州刺史肠。”

“司空”,是一种官职。诗中指李司空对这种奢侈糜烂的生活已经见惯,习以为常,不觉得奇怪了,由此造就了后来的一句著名成语——“司空见惯”。

苏轼

苏轼不但是宋代著名的大文豪,而且是一位美食家,他爱吃善诗,吃什么写什么:吃野鸡写《野雉》,吃鳊鱼写《鳊鱼》,吃鳆鱼写《鳆鱼行》,吃竹笋写《送笋芍药与公择二首》,吃橘写《咏橘》,吃蟹写《丁公默送蝤蛑》,《食荔枝》吟咏出“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哪怕一碗粥也要入诗《豆粥》,一碟时蔬也成全了一首《春菜》诗……

苏轼吃到了一位老妇人做的环饼,情难自禁,题诗曰:

“纤手搓来玉色匀,碧油煎出嫩黄深。

夜来春睡知轻重,压扁佳人缠臂金。” (《戏咏馓子赠邻妪》)

苏轼对螃蟹情有独钟,舌尖上吟咏出一首《丁公默送蝤蛑》:

溪边石蟹小如钱,喜见轮囷赤玉盘。

半壳含黄宜点酒,两螯斫雪劝加餐。

蛮珍海错闻名久,怪雨腥风入座寒。

堪笑吴兴馋太守,一诗换得两尖团。

丁公默与苏轼为同科进士,又沾亲带故,友情甚笃,二人经常交换诗作,这次苏轼寄诗丁公默,换来了丁公默送的蝤蛑(yóu móu,指梭子蟹),此诗首联写蝤蛑之大,颔联写蝤蛑之美,颈联写蝤蛑之名,尾联“堪笑吴兴馋太守,一诗换得两尖团”,从这里一个“馋”和一个“换”字,可以看出诗人对蝤蛑味蕾倍睐,兴致盎然。

北宋元丰三年(1080年),因”乌台诗案”,苏轼被贬黄州,担任一个并无实权的小官团练副使,坠入他人生的低谷,生活困难,“小屋如渔舟”“空疱煮寒菜”“破灶烧湿苇”。但是,也正是在黄州四年多日子,他的人生发生了巨变,诗文创作也进入了巅峰期。

苏轼有一篇《初到黄州》,自叹“平生为口忙”,这里的“口”是双关语,既有祸从口出的隐义,也有以食为天的意思,表现出他是一个货真价实的美食家。

“自笑平生为口忙,老来事业转荒唐。

长江绕郭知鱼美,好竹连山觉笋香。

逐客不妨员外置,诗人例作水曹郎。

只惭无补丝毫事,尚费官家压酒囊。”(《初到黄州》)

苏轼在黄州期间,还曾为食猪肉吟诗一首:

“黄州好猪肉,价贱如粪土。

富者不肯吃,贫者不解煮。

慢着火,少着水,

柴头灶烟焰不起。

待它自熟莫催它,

火候足时它自美。”(《食猪肉》)

看他对猪肉的做法如此熟悉,就不难理解后来“东坡肉”“东坡肘子”的名扬遐迩了。在东坡名下,还赫然排出一系列菜肴:东坡豆腐、东坡鱼、东坡羹……

除了诗词以外,苏轼的《老饕赋》是专门写饮食和烹饪的,“老饕”即现在人们所说的“吃货”。

赋中把菜肴怎样烹制、注意什么问题记述的清清楚楚:“水欲新而釜欲洁,火恶陈而薪恶劳。九蒸暴而日燥,百上下而汤鏖。尝项上之一脔,嚼霜前之两螯。烂樱珠之煎蜜,滃杏酪之蒸羔。蛤半熟而含酒,蟹微生而带糟。盖聚物之大美,以养吾之老饕。”

意思是:烹调用的水要新鲜锅要洁净,用火忌不变,往灶中添柴不要太快,掌握好火候。有的食物要经过多次蒸煮后再晒干待用,有的则要在锅中反复地慢慢地文火煎熬。吃肉只选小猪颈后部那一小块最好的肉,吃螃蟹只选霜冻前最肥美的两只大夹子。把樱桃放在锅中煮烂煎成蜜,用杏仁浆蒸成精美的糕点。蛤蜊要半熟时就着酒吃,蟹则要和着酒糟蒸,稍微生些吃。天下这些精美的食品,都是我这个老食客所喜欢的。

赋接着写饮食还要有美女陪伴,歌舞助兴:

“婉彼姬姜,颜如李桃。弹湘妃之玉瑟,鼓帝子之云璈。命仙人之萼绿华,舞古曲之郁轮袍。引南海之玻黎,酌凉州之葡萄。”

意思是:还要有端庄大方、艳如桃李的美女弹奏湘妃用过的玉瑟和尧帝的女儿用过的云璷傲。并请仙女萼绿华合着“郁轮袍”优美的曲子翩翩起舞。要用珍贵的南海玻璃杯斟上凉州的葡萄美酒。

宴会最后,“各眼滟于秋水,咸骨醉于春醪”,老饕等众人达到酒醉饭饱、曲终人散之状态。

陆游

 

宋代著名诗人陆游,也是一位美食家,有资料说,在他的诗中,咏叹珍馐佳肴的足有上百首。陆游不但会吃,还会做,精通很多菜肴的做法,他曾在写过“甜羹”的做法:“以菘菜、山药、芋、莱菔杂为之,不施醢酱,山庖珍烹也。”并诗日:
“老住湖边一把茅,时话村酒具山肴。
年来传得甜羹法,更为吴酸作解嘲。”
陆游常常亲自下厨掌勺,就地取材,一次,他用竹笋、蕨菜和野鸡等物,烹制出一桌丰盛的宴席,吃得宾客“扪腹便便”,赞美不已。
陆游《游山西村》虽然不是直接写吃,但写的也是农家,其中“莫笑农家腊酒浑,丰年留客足鸡豚。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脍炙人口,万古流传。
正是因为陆游享受家乡的名菜名食,所以当他宦游蜀地之时,不时通过怀念家乡菜肴来抒发他的乡愁:
“十年流落忆南烹,初见鲈鱼眼自明。
堪笑吾宗轻许可,坐令羊酪僭蒪羹。” (《南烹》)

曹雪芹

明清时期,话本、小说、戏曲兴盛,关于饮食的描写和吟咏尽显其中,曹雪芹的《红楼梦》当属最佳。
《红楼梦》目录中,涉及饮食的就有:《宴宁府宝玉会秦钟》《庆寿辰宁府排家宴》《荣国府归省庆元宵》《薛蘅芫讽和螃蟹咏》《史太君两宴大观园》《刘姥姥醉卧怡红院》《荣国府元宵开夜宴》等。
就在第38回《薛蘅芫讽和螃蟹咏》,宝玉、黛玉等人兴致勃勃,持鳌赏菊,曹雪芹假宝玉之口,把吃螃蟹吟咏的惟妙惟肖:
持鳌更喜桂阴凉,泼醋擂姜兴欲狂。
饕餮王孙庆有酒,横行公子竟无肠。
脐间积冷馋忘忌,指上沾腥洗尚香。
原为世人美口腹,坡仙曾笑一生忙。
据研究者统计,《红楼梦》中描写到的食品多达186种、9个类别。《红楼梦》中描述了众多人物丰富多彩的饮食文化活动,有午宴、晚宴、夜宴;生日宴、寿宴、冥寿宴、省亲宴、家宴、接风宴、诗宴、灯谜宴、合欢宴、梅花宴、海棠宴、螃蟹宴;秋宴、端阳宴、元宵宴;芳园宴、太虚幻境宴、大观园宴、怡红院夜宴等等,令人舌尖生津、啧啧称奇,勾起了无数人的味蕾……
而今新时代,中国已经步入“甘其食,美其服,安其居,乐其俗”的全面小康社会,中国人民由“吃得上”“吃得饱”迈入了“吃得好”的新阶段,家庭餐桌上丰富多彩,社会餐饮业蓬勃发展,“下馆子”“叫外卖”成为年轻人的新时尚。舌尖上的诗词歌赋、民谣乡谚、笑谈荤段,如雨后春笋,百花齐放,俯拾皆是。中国人的舌尖,可以自由地品尝和吟咏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9370.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