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厨小店也要转让了

正在做饭,电话响了。
儿子在电话里问:咱是不是还有大厨小店的押金?我看到它的门上贴着转让的牌子了。
我一惊:大厨小店也撑不下去了吗?周边的饭店还真的要一个两个三个都消失了吗?我前几天还希望大厨小店能挺住,难道一语成谶了吗?
我没心情和儿子多说,就应付了一句:那你顺便问问看能不能退押金吧。
儿子回道:门关着呢,没人。
其实也没多少钱,就是定年夜饭的时候押了100块钱。今年大家不是都没出去吃饭嘛,我给大厨小店打电话告知要取消年夜饭的时候,就觉得我毁约在先,100块押金理所当然不会退还的。没想到接电话的服务员很礼貌地对我说:押金就暂时不退了;这样吧,疫情过后,你来吃饭记得带上押金条,到时候抵现金吧。我当时非常感动,觉得大厨小店简直太厚道了。
只是直到现在,我还是没有进去吃过一次饭。我天天从它门前经过,好像也没看到有几个人进去吃饭。
所以,大厨小店开不下去了,要转让了吗?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大厨小店也是一个承载着我很多记忆的餐馆。
大厨小店开在单位和小区之间。按说这个位置比较尴尬,不管工作日和同事吃饭,还是休息日和家人吃饭,这个位置都不远不近,丝毫不占优势,不应该成为首选。可奇怪的是,我们还是会经常选择这家店吃饭。
工作日的中午,同事们经常把饭局安排在大厨小店。其他季节就不说了,夏日炎炎的时候,我们头顶烈日,打着聊胜于无的伞,从大华家属院穿过去,汗流满面地走进大厨小店,就为了吃一顿饭,想想也是勇气可嘉。
有时候去吃饭,能遇到三四波单位的同事,可见它在我们中间受欢迎的程度。
为什么要舍近求远呢?
以前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一说吃饭,似乎默认的就是大厨小店。如今想来,自然还是有原因的。
 
大厨小店的门脸不大,感觉也就比咱们家的门宽了一丢丢。对一个餐馆来说,这未免太不气派了。不过,只要走进去,就立马觉得别有洞天,标准的小头大身子。
它的里边地方很大,有好些包间,最大的一个包间可以摆放八张桌子呢。规模稍大些的请客,也可以放在这里。小孩满月,老人去世,经常也会把宴席摆在这里。
大厨小店的装修看起来还是上档次的,感觉很舒服。饭菜味道不错,价格却要比对面的金海岸实惠很多。而且,我们单位去吃饭的人实在很多,就有了特权,我们不用办会员卡,只要一说单位的名字,就可以打折,我们戏称这叫刷脸。
很多同事都喜欢店里的一道菜,叫千页豆腐,每次去必点,成了保留菜品。这道千页豆腐是和肉烧在一起的,能从豆腐里吃出肉味,却能自我麻醉觉得自己吃的是减肥的豆制品,不知这是不是此菜大受欢迎的原因。

 

后来,学校对面开了大华1935,里边有很多吃饭的地儿,去大厨小店自然就少了些。但过一段时间,还是有不少同事会约一次,说去大厨小店吃饭吧,想吃他家的千页豆腐了。
其实,早在此前,我就不太去大厨小店了。说起来可能还是因为我不受抬举吧,辜负了大厨小店的厚爱。
我有几个关系很好的同事,大家轮流做东,每周固定的时间去大厨小店吃饭,坚持了很长时间。
有同事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向我报告:大厨小店放的宣传片里有你们几个吃饭的镜头。
我们将信将疑,但都有点不高兴。一是我们毫不知情,二是我们都不想在里边露脸。她们几个委托我下班回家的路上进去看看,若是真的,就让店里把我们剪掉。
我进去后,对热情的服务员说我不吃饭,就看看你们的宣传片。然后我就坐下来,死死盯着墙上电视机里循环播放的宣传片看。
我们吃饭就是单纯的吃饭,对挂在墙上的电视很少关注,基本无视,这才是我们周周都去吃饭,却没有发现的原因。
果然,我看到了我们几个正在吃饭的镜头。最丑陋的就是我,正夹着一筷头菜往嘴里送,简直惨不忍睹。我赶紧记下这个镜头出现的时间,然后去收银台和服务业交涉,让他们剪掉这个镜头。服务业不知所措,答应会报告给老板。
过了几天,同事去吃饭,说我们还在电视里吃着饭。我们觉得可能人家花钱请电视台来拍宣传片,再找专业人士剪辑又得花钱,可能舍不得。在商言商,这个也能理解。在自己的目光注视下吃饭,一定是非常尴尬的。我们虽然没人说以后不去吃饭了,但后来的决定就是这样,我们不再去大厨小店了。
今年我之所以把年夜饭定在大厨小店,实在是因为在周边的店已经吃遍了年夜饭,又不想跑远,迫不得已之下的一个选择。
 
可是,如今它真的要关门了,我还是万般的不舍。以后再定年夜饭,不得不往更远的地方去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908.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