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忘带钥匙了

端午虽然只有一天假,加上周六周日,一共也就比平常的周末多了一天,可怎么说也算是假期啊。
端午假期最后一天,我计划要去早市采购。毕竟下周有六天呢,冰箱有粮,心里才能不慌。
早上起床,收拾完毕,也才6:40。也好,早去早回。
把钥匙和手机放进手包,拉着小车,准备买菜了。
换好鞋子,门都拉开了,想起来应该把厨房的垃圾顺便带下去。就把手包顺手放在鞋柜上,去厨房拎了垃圾出来。
等门“咣”的一声关上时,我立刻意识到没有带手包。
这就意味着我没有钥匙,进不去家了;也没有一分钱,啥也买不了。
站在门口犹豫了片刻,我还是决定敲门。
儿子这个时候睡得正香,我实在不想吵醒他,可是我也没办法啊。但我对叫醒他没有多大把握,他睡得正沉,哪能听到我的敲门声呢?那也得试试。
我一边轻轻敲门,一边喊他的名字。家里果然没有一点动静。
我担心吵醒邻居,敲门和喊儿子的声音都不够大。怎么说也是假期,人家想睡个懒觉都不行,我不能这么讨人厌的。可是,轻声细语根本无法叫醒儿子。
为什么连可乐也没有反应呢?
我在家干活的时候,有时把音乐放得很大声,偶尔有人敲门,我一点也听不到。这个时候,总是可乐最先反应过来,急急忙忙在我和门之间跑动,嘴里还“汪汪汪”地叫着。
可见,我真的敲得太小声了,喊儿子的声音近乎耳语吧。
算了,不打扰邻居了,也让儿子好好睡他的懒觉去。
没钱是买不成菜了,我把小拉车放在楼道,决定下楼锻炼去。
昨晚儿子说8:30起来有事,我到那个点儿再敲门吧。也就是说,我得在外边晃悠近俩小时,时间未免太长了点吧。
唉,只能这样了。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第1张

下楼扔了垃圾,心里还是不甘。若是在院里走来走去地锻炼,当然还不如拉着小车去早市买菜呢,那才叫一举两得,既买回了菜,也走路锻炼了。可是现在只能单纯地走路了。
因为太早,楼下安安静静,看不到人影。也不对,我看到清洁工正在打扫卫生。
我心里一动,要不要问清洁工借点钱去买菜呢?整天和清洁工打照面,也就彼此点点头的交情,问人家借钱,我开不了口啊。要不问清洁工借手机给儿子打个电话叫醒他?我想了想,也没有把握能记住儿子的号码。算了,还是专心走路,把每日的8千步先走下来再说。
我在院里找相对安静的小路走了几个来回。平均过不了五分钟我就会低头看看表,时间过得太慢了。
我在院里看到的人都是上了年纪的老人。精神好些的,健步如飞地走路锻炼;精神不济的,就慢悠悠走着道;我是介于二者之间的准老人吧。
两个老太太牵着狗不慌不忙地边唠嗑边散步。狗狗似乎早就习惯了这个放风的节奏,跟在老太太旁边,慢条斯理地走着,一点不像我常见的小狗那样扯着绳子飞奔,显得很成熟的样子。
一个老太太很气愤地向另一个老太太吐槽:现在的年轻人也太不像话了,我儿媳整天在家里,闲得发慌也不做饭,天天叫外卖吃!
另一个老太太安慰她:别生气别生气,现在的年轻人都这样……
我听了居然赞同老太太的看法,可我马上意识到如此抗拒叫外卖,可能就是衰老的征兆。我马上疾走几步超过老太太,把她们的吐槽抛在身后——已经够老了,不能再受她们的影响了。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第2张

在不小的院里走了好几个来回,看手环上显示的步子已经超过八千步了,可时间还不到八点。我唯一能安慰自己的是,能多走就多走,没准能减掉二两呢。
天公不作美,居然下起雨来。起初雨不大,我就在小雨里继续走。没想到雨越下越起劲了,雨点越来越密越来越大,我只好快步向家走去。
上了楼,我趴在门口听了听屋里,啥动静也没有。再坚持20来分钟,儿子自己就该起床了,我就再忍忍吧。
总得找点事打发时间吧。那就继续锻炼。
外边很凉快,可楼道里没有一丝丝风,又闷又热。我打开楼道的窗子,小小的缝隙里总算吹进来一点风。我就站在这道风里,想着怎么锻炼。
开合跳30个,高抬腿30个……这组动作好像是练腹部的,可我只想起来三个动作,就反复做了几次。我又想起来一组练蝴蝶袖的动作,站在楼道做了一遍,当然还是没有做全。平时都是跟着电脑做,现在没了拐棍,难怪想不周全呢。
我一边发着神经做着那些乱七八糟的动作,一边担心邻居出来丢人,耳朵也扯得长长的,一听到蛛丝马迹赶紧收了动作,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8:30一到,我马上趴到门上听动静,还是听不出来。我实在不能再等了,就尝试着敲了一下门,可乐马上在门里叫了起来。我长长地舒了口气。
儿子嘴里含着牙刷,开了门。我垮着一张脸,拉着小车进了门。我心里觉得委屈,我一大早就去买菜,现在两个小时过去了,我啥也没买又回来了,我敲门你居然不理睬,你知不知道我在外边已经转悠了近两个小时了?
我能给他一张好脸吗?
我怒气冲冲地质问他:为啥不开门?
儿子冲进卫生间漱过口,手里拿着毛巾又出来了:妈,你又忘了带钥匙?我没听见你敲门啊,这两天外边拆房子,吵死了,我带着耳塞,一点没听到啊。
你戴耳塞听不到也就罢了,你给可乐也戴了耳塞吗?可乐为啥不叫呢?
可乐坐在地上,仰着头看我们。听我们叫它的名字,就热烈地响应着,站起来使劲地摇着尾巴,一会儿转头看着我,一会儿又转头去看儿子。
它要明白我们说啥,那就真的成精了。
唉,可乐可能像我一样,也进入老年期了,它的衰老表现就是听力大不如前了。
儿子蹲下来,问可乐:你为啥不叫呢?是怕影响我睡觉吗?你也不看看是谁在敲门,以后可得长点心眼,一定要叫的。
然后儿子站起来,对我说:我批评可乐了,它以后一定不敢听不到你敲门了。可这是你第三次忘记带钥匙了!这以后可怎么办啊?
我一听,本来正生着气呢,又“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这儿子,专挑我的短处,居然给我记得这么清楚。
以后能怎么办?你是担心你老妈老年痴呆吗?那你只好忍着点了,谁让你摊上这样的老妈呢?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906.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