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想起大连外国语大学的罗兴典先生

我最近在研究日本的叙事诗,日本没有我们民族的《琵琶行》《长恨歌》《秦妇吟》那种作品。唯有新美南吉写过很多叙事诗。小编碎碎念《日本诗史》的图片

罗兴典的《日本诗史》其中并没有提到叙事诗。关于具体的诗人,只是提到了宫泽贤治,与其并列的是野口雨情,没有提及新美南吉。

这本《日本诗史》误将野口雨情印成了“野口雨晴”,同一本书的人名错误还有,《古事记》参与讲述“古事”的稗田阿礼被印成了“裨田阿礼”。瑕不掩瑜,人名的错误不影响罗兴典先生这本书的贡献。我的《新美南吉诗歌选粹》也出现了一个拟声词的错误,是被东北师范大学文学院的好友挑出来的。

据《日本诗史》的序言作者刘德有统计,全书总计翻译了135首现代诗——罗兴典自己翻译,不是引用前人。遗憾的是,刘德有的序言中的“野口雨情”也被写成了“野口雨晴”。可见,中国人对这位日本童谣大师的不解和漠视。以至于我作为后学,在动笔翻译和研究野口雨情的时候,多次怀疑笔误的到底是不是自己。情?晴?中国人总是顺利成章地认为雨后天晴,其实是“雨”后“情”,“雨”后无“晴”。

罗兴典先生是湖南邵阳人,他的精装书扉页有一张朴素的照片,是衣着朴素的九十年代,朴素的老师和三个朴素的学生。我的外文发音是不正的,很多人批评湖南人说的日语不标准。我觉得不以外语为专业未必不是好事。

我的老师们都是1949年至1954年出生的。罗先生比他们还年长,1934年出生。大连外国语大学,能被人记住的老先生也不多。罗兴典先生是其中之一。老一辈的外国语学者都同时是翻译家甚至作家,不知道以后这样的传统还能不能恢复。

古有《明儒学案》,我不想写“学案”,自己治学无成,还四处点评别人?但是免不了说一说以前活跃过的,见过面和没见过面的老师们——说说他们的功劳。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904.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