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大家都可以是星星点点的烛火,相互留下了阴影,但也相互照亮。

和李熊猫商量,这次换个花样,你写这一学期的爸爸,我写这一学期的李熊猫。李熊猫听了很开心,就琢磨写的内容,琢磨来琢磨去,没什么可写的,就问我要写他什么,我絮絮叨叨说了他各种好事和糗事。李熊猫当机立断,还是自己写自己吧,你这一学期没什么意思。

好吧,变法失败。我又心生一计,那么你写了就行了,我不写了。

李熊猫说,不行。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正所谓驷不及舌,既然说了要同题作文,便只好硬着头皮写。写什么呢?李熊猫说,你在办公室没有好好干活儿,在看《雪中悍刀行》。这倒是个事儿,我确也在办公室看电影和篮球比赛。搞实验语音学的同事见我在看电影,就感慨道,你们搞文学的真好,看电影也是做研究,看网络小说也是做研究。

听了同事的话,我虽然不脸红,但也有点不好意思。我不研究电影和网络文学,也不为了谁而看电视剧,仅仅是自娱自乐而已。办公室是办公的地方,怎么可以自娱自乐呢?所以李熊猫话里藏话,对我是有一些不满的。

不过,说到《雪中悍刀行》,我倒是每天回家后坐在沙发上看的,并不是在办公室看的。用妻子的话来说,你怎么也开始追剧了?对啊,我为什么也开始追剧了?以前我偶尔也看看电视剧,但几乎都是风平浪静之后以二倍速加跳进的方式看的,看过《司藤》,看过《琅琊榜》和《庆余年》,也看过《功勋》,看过《毛骗》,看过《射雕英雄传》……从《毛骗》算起的话,近二十年也看过不少电视剧呢,真是有闲,有闲,第三个有闲哪!但为什么追起了《雪中悍刀行》?大概还是因为牛哥说过,网络小说看看《雪中悍刀行》,有魏晋风度……

魏晋风度?那是曾经多么激动过我少年的心的呀!如果能够借电视剧一览魏晋风度,也是好的。可惜没看出电视剧《雪中悍刀行》有什么魏晋风度,原著党纷纷吐槽。我看了一点吐槽的内容,不外是没有表现出原著对武功招数、境界的描写,没有表现出北椋世子多妻多妾的风流,等等,便打消了看原著的兴趣。

网络小说是真不敢看了,这些年零碎地看过几种,有盗墓的,有修仙的,有奇门遁甲的,少则一千回,多则三千回,五千回,都看着看着便弃了。实在看得眼睛要瞎,时间又不够用,跟不上趟就跟不上趟吧,不是谁都能是梁启超,始终在潮头。更何况看似层出不穷的想象都与游戏通关一样,是二次元世界的增殖和复制,也实在是无可回味。

反正看了也是伤眼睛,就让牛哥一个人伤眼睛去吧。我自在我的1949年前的报刊杂志中蜻蜓点水吧。

搞实验语音学的同事说,你看的这些东西也太难看了吧?又是竖排的,又模糊不清。

买不起那么多原始材料,又不能去图书馆整天坐着看,只好如此了。难堪的是,一天天看过去,一月月看过去,茫无所得。也是,读读报纸杂志而已,哪就能有什么学问了?但也还是瞎看,左右佻达,论人论学的眼光里似乎塞进了一层薄薄的历史光晕。想起年轻时去拜访一位老师,客厅、书房堆满了硬装《申报》,正大汗淋漓地读着,但日后也未见其论著大谈《申报》,便略有一些安慰。我也只是看看,并不一定要出什么学术成果,扰人耳目。

妻子见我眼睛红彤彤的,像是在嫉妒谁著作等身似的,就说,休息一下,别看了,眼睛都要瞎了。

那就不看了吧,便坐在沙发上。妻子又说,你就像座山雕,一回来就在沙发上,一动不动地。

这时候我便要去找李熊猫玩,或者给李熊猫教一题两题奥数。李熊猫直呼不行,并表示自己要写作业,或者要看书。

好吧,我就还是看我的书吧,反正《雪中悍刀行》也追完了。何以遣有涯之生?唯有读无限之书。一天不读,心神不宁。

其实我这一学期一直在等候某个特殊瞬间的降临,上课的晚上在等候,与老师、学生 、朋友聊天时,也在等候。听着大家俊思不断的言语,我常常想,为什么我始终不知道怎么开始写我的论文?读的书,看的材料,似乎被黑洞吸收了,我自己似乎也被黑洞吸收了。我的老师说,你别在死胡同里转悠了,换换思路吧。我,其实我,已经换过很多次思路了,只是仍然在等待某个特殊瞬间的降临。

我有时幻想自己万山中攀行,也许已经攀上了高峰,只是“一山放出一山拦”,仍然困扰在山峰的威仪里。李熊猫背诗背到杨万里的《过松原晨炊漆公店》,莫言下岭便无难,赚得行人错喜欢,正入万山圈子里,一山放出一山拦。我不知自己到底是在上山还是下岭,但总归是在万山圈子里,心中默叹行路难吧。

那个特殊的瞬间仍未降临,我有点像是陈塘关总兵李靖,绝不会想到迟迟不来的哪吒是惊天动地的英雄,始终有一些额外的忧心。我也想过放弃,就像弃读那些篇幅要命的网络小说一样,但总心有未甘,再撑撑吧。

得了,向李熊猫写日记学习吧,写喜不写忧,我也搜罗点让大家开心的事情吧。在这漫长的一学期里,我的课堂似乎并不是很令人讨厌,我也多少帮了点忙,让一些学生去了他们想去的地方。去给初中生讲鲁迅,似乎也让小朋友们多少明白了“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斯世当以同怀之”的情感,去给大学生讲鲁迅,似乎也没有让大朋友们觉得鲁迅是上个世纪的唯一和这个世纪的答案。故友马雁在《上苑艺术馆》里写:“这些卑微的造物有力量。”这便很好,世界很大,大家都可以是星星点点的烛火,相互留下了阴影,但也相互照亮。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8918.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