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从俄国人如何写论文说起

俄国人写论文吗?当然。

我知道:我们中国人过去是不常写论文的。

俄国青年聂赫留道夫去乡村调查,其间,“调查”到了一位好姑娘,并成功地搞大了对方的肚子。末了,这种精英大学生要回家、要复课。姑娘自认倒霉,艰难存活。这是托尔斯泰的小说《复活》的主要情节。虽然是一百年多年前的事情,但我看了这小说,总怀疑个别搞调研者的居心,怀疑有些人写论文的目的。

奥斯卡奖电影《莫斯科不相信眼泪》的男主角钳工果莎,为了赢得女士的芳心,组织了一次郊外野炊。烧烤开始,提前安排好的广告员——一名男同事说起果莎的好处:自己在研究所的博士毕业论文主要依据果莎加工的产品(过程和结果的观察与体会,相关数据等)。我觉得这是写论文的好态度——来源于实践,不靠掉头发熬脂肪。

至于《罪与罚》里的大学生拉斯克尼科夫,学校应该也要求写论文。

怀疑没有用,现实很揪心。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沈从文也说不少人去湘西调研是为了廉价的妓女。而我们,在搞科研的时候,不会总是遇见果莎那样心灵手巧、武功高强的好男人。

论文要好好写,不要乱写。更何况,聂赫留道夫把论文交了,后来走上了正路。他忏悔,他努力赎罪,最后“复活”了。

就算不追求论文的“长生”,但急功近利终究不好。论文纸都是靠砍大树造的,大树复活不了,学位证被追回的悲剧却在中国不断上演。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8823.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