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财神之惑

“求关帝爷保佑!”关帝圣像前跪一溜人,双手合十,三拜九叩,喃喃有词,个个虔诚。
香烛缭绕中,圣像的卧蚕眉下,一双丹凤眼威严无比,目光匆匆扫过一众人等。
第一排跪四人。
衣着凌乱的青年男子,珠光宝气的少妇,衣着考究的老板,还有一个,分辨不出身份,看起来像养尊处优惯了的,戴副大大的墨镜,似乎怕谁会认出自己似的。
第二排……
圣像这边,云长思忖:“自临沮殒命,而被儒教尊为‘关圣帝’ ,佛教尊为‘伽蓝神’,道教……如此隽誉,大概和我的忠信有关吧。”
前人朝拜,或祈风调雨顺,五谷丰登;或求病痛早愈,健康平安;或求生意兴隆,财源广进……倒也合理,处理起来倒也不难,大多有求必应。那作奸犯科之人大多怵云长威名,心虚绕行。可惜今非昔比,人心愈发难测了。
而今来拜之人,鱼龙混杂,大恶之人,来此圣地也能面不改色。所求之事,却非官即财,若为别求,反倒与众人格格不入,似乎只有权与利二字顶顶要紧,最最体面,反倒是若偶尔有提“忠”、“信”二字的,众口一词:切,太落伍了。
云长不得不小心从事,生怕一时不察,毁前世英名。
唉,想当年自己温酒斩华雄,千里走单骑……也没有如今识人为难,罢了,还是请擅长识人断案的包拯老弟帮忙把把关吧。
包拯调侃道:“大哥,您可成了众神中的‘香饽饽’了,是众生财富的掌控者。而现代人最爱的,就剩‘财富’二字,就连你庙门上的对联,都在紧追发财梦呢。”
何以见得?
那还有假!只看你门上的对联,便知人们对财何等地痴迷了。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上联:拜在线财神。下联:求四海财富。横批:升官发财。你看,哪一句里没有‘财’?
云长摇头长叹,都是雍正帝把我害苦了!我要辞职!
你辞得了吗?封你的何止雍正帝一个?昔日孔夫子为文圣,兄为武圣,孔夫子至今不过还是文圣,老兄你的名头却越来越多了,难道要去封你的一个个帝王跟前去一次次撂挑子不成?
谁让你是财神呢。
云长苦笑,老弟,说正经的,年关快到,我既怕又烦,还请老弟务必授我识人之术。
这个容易。
前排跪四人,分别是将母亲的枕头和衣襟拆开搜钱的逆子;为钱把婆婆手腕打断的恶妇;那个老板,实为专以放贷为名行骗的老赖;戴墨镜那个,是吸食百姓血汗的大贪。可是……人家给老兄你敬香,那叫“恭顺虔诚”,行的可是三跪九叩之礼。
云长在包拯指点下再细看,果不其然,恨不得立即挥动大刀,杀之而后快。
可如今是太平盛世……再说,其人虽可恶,终究罪不至死,正不知如何是好。
好办!要么挂印云游,让众人无神可拜;要么,严格遵循天道,惩恶扬善。
云长心里豁然开朗:真不愧是包青天啊!他想,擅离职守万万做不得,那就……天道就是天理,没错,就遵循天道吧!
数年后。
前排仍跪当初四人。
逆子发财后被儿子挥霍一空,恶妇娶了个刁钻刻薄的儿媳,老板骗得巨资后在股市赔得精光,至于大贪……
“求财神保佑!”众香客虔诚如故。
香烛缭绕,财神再次迷惑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8818.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