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困意 再度来袭

忘了从哪一天,正当我为“打磕睡”这个顽疾的终于离去而沾沾自喜时,这顽疾“春风吹又生”,像这次我又卷土而来的感冒一样悄无声息侵入我的大脑。我对它可谓深恶痛绝厌恶至极,想甩甩不掉,想消消不去,那就只剩下折磨。
写过一篇《春季特困生》,今年春天也同样是我为此事最困扰最痛苦不堪的时期,不清楚为什么同样的作息时间自己却一上课就困,真神奇。
如果说春天困是有微微温热暖流在神思间作祟,那这冬天又怎么至于?每天冻的瑟瑟发抖寒意刺骨,班里暖气虽然有但形同没有,上课时的冷意透过层层衣服直逼感觉细胞。已经到这种能刺激人神经的冬天了,我竟还会睡觉?我怎么会犯困?
自己当然不想,上课磕睡不就相当于这节课荒废过去了,可我的心理敌不过身体生理,困意依旧逃不掉。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数学课上至后半段,人就要栽过去,昏昏沉沉中阖上了不能自己的双眼,貌似要熟睡过去,大脑又警惕地向我发出预警:这是张老师的课,于是强行睁开又不堪负重地闭上,胜似折磨。
闭目的我突然发现课堂安静下来,不正常,又有一种如同激光电流的锐利刺激着我的大脑,像是一道鹰似的目光……一睁眼便直直地对上讲台上张老师笑意盈盈的目光,但这弯弯的眉眼却让我全身上下一激灵,一道电流噼哩叭啦电击着沉睡的大脑,于是整个人蹭一下就清醒了,与张老师核善的目光对视着,我不由得尴尬地笑。
老师依然笑着,哭笑不得般说:某些人呐(当然是我)这停一会儿她的眼就睁开了。说的我是面红耳赤,这打磕睡被现场抓包还公开处刑,叫我困意全无。
我就纳了闷了,困还是捉摸不透。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8646.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