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卖柴禾

时令已进入小寒。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田老爹和田妈妈送走最后一个买柴禾的乡亲,额头微微渗着细汗,天已经黑了。

村子里炊烟袅袅升起,空气中氤氲着松木的脂香,和着麦香,菜香弥漫开来。二老相视一笑,沉浸在这古老、悠远的乡土气息之中,一前一后向家走去。

田老爹的生意并不大,有亩把的场地。

长子大春儿每年冬天都从县里的工地上拉回几车柴禾,起初是供自家烧的,老爹烧不完,借助自留地就支起卖柴禾的摊厂。

随着环保力度的加大,煤炭转向电场。这个柴禾生意办的竟也像那么回事儿,慢慢地像燃起的柴禾一样,越烧越旺。

十八年前,舌腺癌险些带走了田老爹。可吉人自有天相,老人竟奇迹般和死神擦肩而过。

说来也是奇了怪了,自从老爹给大春儿卖柴禾以来,冬天再也没进过医院。老人把卖柴禾的钱如数返给大春儿,大春儿也不推迟,可转身又被媳妇变成水果、牛奶、羊肉等送了回来。

田老爹夫妇已经八十有余,能帮儿子赚些钱他们特别高兴!

每天清晨,老爹趁田妈妈做饭的当儿,巡视一下货场的柴禾,饭后再和田妈妈一同去货场。

老爹当了三十多年的会计,田妈妈也是高小毕业,没想到那学识在这把年纪又派上了用场,象鲁西南的冬小麦,泛着绿油油的光。

来买柴禾的都是识了一辈子的乡里乡亲。老人卖货结账,一边唠着家常,一边享受着乡亲羡慕的目光。羡慕什么呢?当然是羡慕他们的好身体,羡慕母慈子孝的和谐呗。

凡事有例外。

这天大春儿又雇小胡的车,送柴禾时被他本家二叔撞见了。

二叔阴阳怪气地和小胡拉起家常:“大春儿这小子,这些年可赚大了。仗着管工地私自卖柴禾,一吨就卖四五百呢,一冬天咋也卖十吨八吨的,俺哥俺嫂都多大年纪了,还给他当牛做马?”

小胡一脸孤疑,右手摸了把后脑勺,吸了一口气:”不是吧,我拉着工地老板过的地磅呀,我可是亲眼看着大春儿按四百元一吨结得账啊!可是大春儿那么干,又能赚啥钱呢?”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861.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