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承

“姐姐,我……我会死吗?”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刚刚收拾完病床的她抬起头,见对面病床上的小女孩,全身缩成一团,怯怯地望着她,一脸的担忧与害怕。

“姐姐……”见她没有回答,女孩更加恐惧,连说话都带着一些颤音,“如果,如果……”

“你不会死。”她走过来,想要轻轻摸摸女孩的额头,尽管她知道这是一个相当危险的动作。如今疫情不断加重,比起普通人,医护人员更加容易被传染。

“姐姐,不要,不要碰我。”女孩身子往后一缩,一脸愧疚,语气中带着几分焦急,“会,会传染给你的。”

“没事的。”她心疼的摸了摸孩子的脸颊,随后亮起自己的肌肉,大声说道,“姐姐不怕。”

她现在里三层外三层,即便做个亮起肌肉的动作,女孩也看不到。但由于她的大胆,女孩眼眸中的恐惧少了一些。

“谢谢你,姐姐。”女孩又往后缩了缩,“姐姐,你还是离我远点吧!”说完,看了看对面的病床,心有余悸的叹了口气。

女孩对面的床上,是个老人,就在今天早晨,由于感染过于严重,不幸离世了。

那模样,连作为护士的她都害怕。

也许是因为,这是她接触的第一个去世的病人。

也正如此,她才更加心疼这个女孩。

“姐姐,如果,如果我会死,可以……可以在这之前,隔着玻璃,看我的爸爸妈妈一眼吗?”女孩看着沉默的她,怯怯地问。

“你不会死。相信我。”

女孩眼睛动了动,硬是挤出一个笑容。

她揉揉自己发酸的眼睛,把眼泪逼回去,然后用温和的语气转开话题:“你几岁了?”

“9岁。”

“你平时喜欢做什么呢?”

“画画。”

“那你会画千纸鹤吗?”

“嗯。”

“那你画千纸鹤吧!姐姐小时候听照顾我的护士姐姐说,如果能画一千个千纸鹤,上天就会感动于她的付出,让她恢复健康。”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了。不然姐姐怎么会现在还活得好好的。”

“那,那我现在就开始画。”女孩两眼发光,精神抖擞地忙碌起来。

……

一座坟。

前面站着已经长大的女孩。

“姐姐,”女孩慢慢蹲下身体,温柔地说,“这些日子,你好吗?很抱歉,过些日子我就不能来看你了。”

“姐姐,”女孩从书包里掏出一个本子,骄傲的展示,“你看,卫校的通知书。过些日子,我就要去外地上学了。在报志愿的时候,美术老师同我进行过多次谈话,希望我能报美术学院。但是,姐姐,你知道的,从那次非典病好以后,我就喜欢上了医学。我做梦都想跟你一样,穿着白大褂,和死神抢生命。”

“姐姐,”女孩一边将坟上的落叶收拾干净,一边说,“你不知道我收到卫校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刻,有多高兴,所以我,我立刻就跑来告诉你了。”说完,她眼神一黯,几度哽咽,“姐姐,谢谢你当年的拼命守护。”

2020年1月25日,农历大年初一

医院病房里,已经成为一名护士的女孩,在进入工作岗位前,认真且熟练的穿起防护服,带上护目镜,带上手套……

一切准备工作完成以后,她开始投入忙碌的工作中。刚踏入病房,她的眼睛一酸,想要流出泪来。

那张床上的病人,是她参加工作以来,第一个离开的病人。

与17年前比较,医院的医疗设备、医务人员的医疗水平等都有了明显的提高,但,但……

她一边逼着自己把眼泪憋回去,一边给床铺消毒。用清水——含氯消毒液——清水,反复擦拭三遍病人的床头柜、储物柜等,然后用紫外线的灯光进行消毒,再铺上新的床单、被套……

“姐姐,”一切整理完毕后,她听到有个稚嫩的声音在喊她,她回头,看见一个八九岁模样的小男孩,正怯怯地望着她。

“姐姐,”男孩打着颤说,“我,我会死……”

“不会。”她温和且坚定地说。“你不会死,有我在。”

“真的吗?”

“真的。”

“你几岁了?”

“9岁。”

“平时都喜欢什么呢?”

“……叠纸青蛙。”男孩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那你叠纸青蛙吧!姐姐小时候听照顾我的护士姐姐说,如果能画叠上一千个纸青蛙,上天就会感动于他的付出,让他恢复健康。”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了。不然姐姐怎么会现在还活得好好的。”

“那,那我现在就开始叠!”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859.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