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我的青春不在别处 (之四)

我的青春不在别处,在重庆一个叫下半城的地方,和“劳光”锉刀厂咫尺。全称是“重庆第四十初级中学校”,在这里读完初中,上高中,就要考到别的学校去。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在四十中学读书的点滴,老师、同学以碎片的形式,出现在我的脑海里。那是不曾丢失的记忆,他们在深海休眠,在等待着一个时机。等待我翻山越岭的去与他们相伴,在那里我和他们长成一棵树,犹如秋天的落叶,渴望回到曾经的树上。我也如此,渴望回到学校,在学校这棵大树上,做一片曾经的绿叶。并以这样的方式,向四十中学后来在日新月异的日子中,魔幻般的消失。

 

音乐老师郭才秀

 

听名字,应是个男的,却实实在在是个女的,一个中年女人。高矮胖瘦都很合适,但少了一些艺术味。我们背地里叫她郭秀才。

 

在我的心中,凡画画唱歌的,都不是世俗之人,就连那在公园刻钢笔之人,都是属于艺术之类。我那没有文化的妈妈,也非常尊敬在公园刻钢笔为生的得道之人。她知道我的心思。在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的日子里,她就对邻居说过这样的话,我的二女,倘若要嫁给在公园刻笔为生的人,我也放她。

 

感谢母亲对艺术最质朴最真挚的了解。

 

看见那些披着长发,在一支钢笔上,刻花刻草刻山水小船的男人, 我认为他手上心里一定是有神道的人。就连做饼的人,在饼上描龙画凤,也是有神道的。

 

而我们的音乐老师郭才秀,头上烫着与教务处发助学金康老师一样的卷发,身上的衣裳也从未让我惊艳过,好像与艺术无关。

 

于我而言,上了让人头痛的物理化学课,上她的音乐课,就好像小船经过了殊死博斗的激流险滩,来到了一处山清水秀微风吹拂的水面。

 

我们的音乐教室,在进学校的一个坝子里,远离三层楼的红砖教学大楼,以免上音乐课时,影响三个年级24 个班的同学们上课。那是一间大教室,郭老师的脚踏风琴就摆放在那里。

 

每天上课,我们是首先站起着来跟着她的脚踏风琴练声,“13531,咪……啊啊啊”打开声音,练声三五分钟后坐下。在小学的音乐课,老师只是教我们学新歌唱新歌,上了中学郭老师就给我们补上乐理知识这一课。什么休止符几分音符呀,反复记号、二分之一四分之一节拍呀……我总是记不住这些讨厌的数字,自然后果也是几十年后的今天,我拿着一支有曲子的新歌,无法自学唱会。这对我搞工会工作,是一个短板。这时,我会想起郭老师的乐理课,可惜大江早已东去,空留千载悠悠。在我的世界,是先会歌,再会曲,反其倒而行之。

 

至于郭老师组建的四十中学合唱队,我是当然参加者,根据试唱,郭老师把我分到了高音部。排练时,郭老师的高音唱不上去,就用她的脚踢风琴代替。

 

但有一点我是非常有兴趣的,那就是郭老师开的“欣赏课”。上欣赏课,郭老师会提来一个盒子,欣赏课不练声。

 

“要求每个同学不讲话,只带上自己的耳朵认真听,用灵魂来感受。”

 

郭老师的话,让我对她师肃然起敬。

 

因为她说到了灵魂。灵魂,用父亲的话来说,那是一个人不死不灭 的东西,看不见摸不着。有神秘灵魂的人,当属艺术范畴。

 

原来郭老师是艺术的,她的艺术不在卷发上,不在惊艳的衣裳上,平时看不见,偶尔露峥嵘。峥嵘不在别处,在她的“欣赏课”里,在她看不见的灵魂中。

 

每当盒子里转动着的唱片发出优雅的曲子、外国歌曲,郭老师就闭着眼,静静地,脸上浮现出平常没有的神情。如果是雨天,沥泣的雨声,郭老师成为一帧素描,班里顽皮的男同学,就悄悄地用手指郭老师做鬼脸,女同学捂了嘴笑。倘若是艳阳天,院坝的阳光从窗户进来,镀在郭老师的身上,郭老师活脱脱成为了一尊雕像。我们和郭老师,郭老师和我们,静静地沐浴着阳光,天地大美。

 

此时的郭老师,只有她和她的音乐,她的曲子,她的歌曲,我们全班54个同学,是她天上的云,地上的风,此时此刻都忽略不计。

 

在我们小学六年时间里,没有受过美育教育,更没有音乐修养准备,这些名曲、名歌,于我们完全是水过不留痕。

 

后来我隐隐地知道,郭老师的先生不是大众的工农兵,自有她生活与生命中的难言之隐。听名曲、名歌,是在寻找她内心世界中昔日熟悉而惬意的自己。我想,这或许对郭老师的灵魂很重要,是她平常、平庸生活的仪式与巫术。

 

郭老师是孤独的又是富有的,是世俗的又是艺术的,她是我们的音乐老师,更是她生活中自己的主角。在往事不如烟的生活中,音乐聚集着她人生的意义,是她的救赎。

 

在我中学无法毕业的那个时候,我爱上《山楂树》《红梅花儿开》,还有普希金的诗,然后从那里走上文学的不归路,郭老师无疑是我文学生涯中重要的一课。她同我的中学语文老师余诗杰(见《我的青春不在别处之三》),影响了我一生。

 

现在这两位老师早已作别了我,但他们对我的影响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清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8411.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