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清代驸马陵被盗始末

喀喇沁旗原四十家子乡柳条沟村南山岗约3华里的台地上,曾经有一处豪华的清代古建筑,占地大约20余亩。这便是康熙皇帝的姑爷和硕额驸、喀喇沁右旗第三代蒙古郡王噶勒藏之陵寝。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台地群山环抱,层峦叠嶂,似有虎踞之势;山下绿树成荫,泉水争流,犹如龙盘之形。噶勒藏陵寝就建于台地中心,坐南朝北,修有砖石结构的高大围墙,前宽后圆,呈簸箕形状。陵园分前后两院:前院建有门殿、正殿和东西配殿,均为磨砖对缝、复合瓦盖顶的硬山式建筑;后院正中是一座花岗岩四柱三间的石牌坊,高1丈有余。陵园中间是方砖铺设的甬道,长约40多米,直接通往陵墓前面的供桌。驸马陵墓为砖石结构,墓高约为3米,直径7米左右,周长在20米以上,坐落在方形台基之上,台基的正前方和左、右三面都修有石阶,每面都是五级。正前方石阶下设置一长方形石桌,石桌上摆放着石刻香炉、供饭、供果。陵园内所有建筑物雄伟浑厚,古朴典雅,石雕艺术品图案简洁、细腻逼真、栩栩如生。园内古松参天,林荫匝地,涛声阵阵,显得十分庄严肃穆。
1949年农历正月,公爷府区委副书记周全(四十家子人),在柳条沟给群众开会说:“我们把活着的地主都斗了,对死的地主为什么还不斗?”群众不理解,问:“什么是死地主?”周全接着说:“驸马不就是死了的大地主吗?他的坟里埋着金银财宝,为什么还不把它挖出来!”于是,他决定由柳条沟村党支部书记杨玉泉牵头,组织群众10余人,从正月初五开始挖陵。
本来是从陵前开始动手开挖的,有人说:“不能从前边挖,陵前可能有暗器。应该从后边挖。”于是,这伙人便从陵后挖起。连续几天才挖出8尺多长4尺多宽,5尺多深的一条探沟,并发现砌有石条的墓顶。石条之间都凿有拨锤状的小石槽,里面还有生铁汁浇注的凝固铁块,把石条连接成为一体,根本无法撬开。后来,主持挖墓的人又请来一个叫崔发的石匠,他用5天的时间,到了正月十五才在墓顶石条上凿出一个直径2尺多的洞,才把墓顶凿透。墓顶凿透,从坟里冒出来一股难闻的臭气,往里看是黑咕隆咚的,什么也看不清,谁也不敢下去。有人对村支书杨玉泉说:“张举胆子大,又是光棍汉,让他先下去,即便被暗器伤了,他没家没业,出点事也好处理。”这样,经过大家动员,张举同意先下去探墓。人们从吕文志家扛来一架1丈2尺高的木梯子,从墓顶洞口放下去还够不着底。后来人们用绳子把梯子拴上,两个人拽着绳子才把梯子续到底。有人砍来一枝大树杈子,让张举拿着下去,并嘱咐他到墓里用它向四外“豁勒豁勒”,别中了墓里的暗器。张举下去真是“豁勒”了一通,在墓顶上面的人听到墓里呜呜直响。后来听下面的张举说没事了,支书杨玉泉和李瑞珍才拿着装满麻油的马勺灯下到墓里去了。
整个墓室是用花岗岩条石砌筑而成,呈长方形,约有两间房子的面积那么大小。靠南侧有一尺多高的石砌棺床,上面摆着两口紫红色的满洲棺材,棺材上盖着黄绫子苫布,在棺材头前面的石台上摆着4块青花龙纹大瓷盘子,盘中的食物已经腐烂不堪。每口棺材的外侧均放着一具马鞍。左侧为金鞍玉辔,鎏金马镫;右侧是鲨鱼皮鞍子,黄铜马镫。后者虽也华丽,但较前者要逊一格。在墓室还发现一幅人物画像,画面上是位身穿满清服饰的官员,牵马持枪立于树旁。
这伙盗墓的先打开的是左侧棺材,棺内装敛的是一具男性尸体,已经腐烂。尸体仰身直肢,头戴缨帽,旁边放着花翎,身穿绣有海水江崖的官服,胸前佩戴一串朝珠,腰横玉带,还佩带一把蒙古刀,刀鞘上花纹精细,上面镶有四道金箍,下身足蹬高筒靴子。此男尸应该就是噶勒藏。
盗墓人又打开右侧的棺材,这显然就是和硕端静公主。这女尸头戴凤冠,身穿黄缎子珍珠袍,腕带纯金手镯,手指上戴有金银戒指10来枚,脚穿满族木底绣花鞋。在公主的两肋旁边放有水银各两袋,据说是用来防腐的。棺内还有铜钱若干枚。
在下墓室取宝刚要结束,盗宝人还没上来的时候,忽然远处响了一阵枪声。有人说:可能是有人要来抢宝,快把东西让干部藏起来,咱们以后再分。这样,就在匆忙转移财宝的时候,周全和杨玉泉背着群众摸拿了一些金子。当天晚上在马文明家召开会议,周全说:“这些东西不能由干部保存,还是大家选两名保管,选一名记账的,再从居民组各选一名群众代表,参加登记和研究分配。”当时,经过群众推选,吕文志记账,李福贵和吕文富担任保管,8个居民组各选1名代表参加了财宝登记。
在清点登记财宝过程中,发生了一场风波,旁观下墓取宝的群众都说财宝少了,周全和杨玉泉一口咬定:“就是这些。”群众还是不服。
杨玉泉三次组织分宝,都因为群众有意见没分成。杨玉泉急忙跑到周全家去汇报说:“群众有意见,分不下去,他们还要组织人到县政府告状。”周全气冲冲地对杨玉泉说:“你回去先抓一个要告状的头头,捆起来狠狠地揍他一顿,别人就老实了!”杨玉泉回到村里还没等抓人,群众都站出来,有100多人到县政府去告状。
县领导接待了柳条沟村告状的群众,问清情况后当场宣布:周全和杨玉泉留在县政府反省交代问题。据周全交代:私分金子一斤,交二区政府一斤。县里的干部还带着杨玉泉从家里顶棚上抄出黄金一包,其数量不详。
建西县人民政府关于私自挖坟取宝的处理意见:
1、私开古坟违反党的文物保护政策。
2、干部要给予纪律处分。
3、出土的各种物资全部上缴国家。
柳条沟参与挖坟的这些群众,总觉得受10多天的累,挖出一些东西都交给国家,这样处理不公平。在个别人的操纵下,群众又选出张举、杜长金、张瑞元和朱玉等人为代表,全村每户拿两碗小米当作路费,派他们到热河省省会承德再次告状。
此案由原热河省委纪律检查委员会派调查组,来当地查证核实。其处理结果曾在热河省党刊《工作学习》上刊登过,全文如下:
1950年2月,公爷府区委书记周全同柳条沟党支部书记杨玉泉扒开清驸马陵,挖出金子7斤4两,水银2斤多,还有很多珠宝玉器,政府发觉后周与村干部及当事者7人私分黄金35两。事发后热河省纪律检查委员会呈报东北局纪律检查委员会批准,开除周全党籍,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由政府没收一切挖出的物资。
关于清驸马陵遭受破坏的经过,1991年据当时77岁的沈祥老人介绍:“1946年拆的陵园房子,放的树;1949年正月开的陵;1960年旗里修建大礼堂时拆毁的墓室,拉走了石条和石桌;1974年村里修潜流,拆毁的石牌坊。”
现在,宏伟的陵园建筑已经荡然无存,陵园内已被辟为耕地,长起了一排排果树和绿油油的庄稼。对原先建筑的位置只能通过起石料的坑槽去寻觅,比较明显的是,原来的墓室已变成方圆20米、深4米的大坑,在坑下还残存着两块伤痕累累的石条和一扇半埋半露的石门。
周全服刑之后,就回家务农了,在一次打井施工中,井帮脱落葬身井底。杨玉泉死于癌症,一直忍受疼痛20多天后死去。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8397.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