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钻探队的岁月

在我的老家前后有两条小河沟,在后河沟上方有一个叫狗脑壳的地方。小时候有一年,在狗脑壳对面的宜万公社万福大队边界上,立起了高高的钻探塔,塔架外围用帆布围着。

小孩子吗,好奇又贪玩,我又与别的孩子更加多一份捉摸,不弄个江湖到底不罢休。自从立了钻探塔,我改天隔日涉水过去看热闹,一探究竟。

只见钻探工人开动柴油机(不像现在有条件的地方一根电缆就能解决动力能源),带动钻探机,把一根根钻杆往地下钻。过些日子看到他们又把钻杆提上来,空出了一些岩圆柱,依顺序一节节码放在标样箱里。直到最后也没取出别的东西,只有青岩标本。

那曾想,小时候看到的事,在我半百有余时,演变到了我的身上,还真当了钻探工。虽然时间不长,让我足足体验了一把,与钻探打了一年的交道。

 

1

时间回到2013年正月间,在姐姐家里,住在县城的几位老表也来到姐姐家拜年。有一位老表年长我几岁,叫他秋哥,秋哥绕着弯子问我,远国今年出不出去搞事。我顺口问他,有事搞没的给我找点事,秋哥说有事给我打电话。

秋哥的话我也没有放在心上,反正在家里种田。我那知道,秋哥已经早在先年就酝酿了,在县化工厂矿区搞钻探,买了一台钻探机及配套设备,他是一个不轻宜吐露的人。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过了几天,秋哥给我打来电话,要我明天赶到化工厂矿区钻探的地方。既仓促又惊喜,第二天,骑上摩托车,带上衣被赶往目的地。往南走过中武乡丘陵地带,离杜嘎河(涔河)不远了,一下豁然开朗。广袤无垠的澧阳平原,笔直的水泥车路,纵横交错的水泥沟渠与硬化的机耕路,棋盘式田园里散落座很多农家。太阳照在田野上,远方薄雾弥漫,给澧阳平原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新年的空气清新,我的心情格外舒畅,骑着摩托车行驶在平坦的道路上。走过第一条主干渠,来到第二条主干渠,隐约看到高大的钻塔,于是给秋哥打电话确定。得到肯定后,扭动摩托车油门朝钻塔驶去。

 

 

只见高高钻塔已经立起,秋哥正在和师傅们加紧安装配套设施。虽然过完春节,春节的余蕴还没有消失,闲暇的人们还沉浸在节日的氛围里。在这里已是另一番景象,春节像过去了许久,搞钻探的人早已投入到了劳动当中。与师傅们初次接触,听口音不像常德地区人。大布洗脸初(粗)相会,纸烟就是见面礼,给各位师傅支了一根烟,打个招呼。

一根纸烟,由不相识到相识,人与人之间拉近了距离,通过交谈,才晓得他们是怀化人。渐渐得知领班的与秋哥是同学,长期搞钻探,钻过矿层,探过金矿。由于钻探,昔日同学又走到一起,同学负责带来熟练钻探人员,秋哥联系业务,合伙搞起了钻探。

钻探是三班作业,我们本地几人就分在每个班里,经过两天的安装,设备的调试,第一口井正式开钻。时间久了,出现了一些问题,怀化人的一些敝端和不良习惯显现出来。秋哥的同学不大管事,有时回怀化一去多日,手下员工搞事吊儿郎当,不爱护设备,尾大不掉,一副蛮牛的神态。最忌讳的是还开小灶,喝的酒醉金迷,影响钻探作业,埋下安全隐患,这是秋哥极为不看好的。

 

化工厂管矿区钻探的负责人也不看好秋哥的同学及人员,在他的协调下,俩人和气分手。怀化人走后,矿区负责人用电话把在盐井镇盐矿搞过钻探的师傅喊了几个来,补足人员。矿区还有常德市403钻探队,秋哥聘请了其中一位师傅作技术指导,他介绍了俩个舅子,石门人,加入到我们队伍中,秋哥的钻探才走入正轨。

 

 

从来没有搞过钻探,还是小时候看到过。开始爬塔架都胆怯,渐渐胆子大适应了。钻探是24小时日夜连轴钻,实行三班倒,秋哥就采取生手与熟手搭配,内行带外行,师傅带徒弟,师傅开机,初搞者当下把。

2

开始钻土层和砂层,用的是大钻头,又叫转芽钻头,每个小牙轮能转动,呈大小头。钻头下面有很多尖爪牙,靠这些爪牙去钻土层和砂层及卵石层,钻头外围大约40公分的直径。钻杆是空心,通过高压水泵把水压进钻杆内,土在钻头的旋转下,与水搅拌成泥浆冒出来。

10多米深的土层过后就是砂层,这时要下粗套管保护孔壁,不使土孔崩塌。钻到砂层特别是卵石层,就不能用清水钻了,水池里要下沾土粉,搅拌成泥浆,靠压进去的泥浆把砂卵石浮上来。卵石越大泥浆越要浓,对大卵石的浮力就越大,才能把大卵石挤压上来。再一个是泥浆下去保护孔壁,把孔壁糊住。有时钻头就在原位子转动不往下钻进,是孔壁在垮卵石,就要增加泥浆浓度,使之不垮壁。大卵石又坏钻头,又坏钻机,钻机震动剧烈。如果遇到一个井的大卵石多,钻头的钻牙基本磨秃,要进行焊补,才能钻下一个孔。

 

土层砂卵石层分别取样,依顺序放在标样厢里,研究整个孔周围地质结构,基本得出下一个孔的地质构造。

10多米深的土层,30多米的砂卵石层钻过就是岩层,要下第二次套管,才能继续往下钻。套管保护孔壁,也是钻过岩层再钻到矿层后,好下细点的管道,便于取矿。钻了多深,每班有祥细记录,为防误差,还要量钻下去的钻杆,确定实际深度。如有误差,找出原因,是哪班记录不准确,钻了实际的米数没有,才能确定套管的长度。

量钻杆套管是一项很严谨的事情,也很繁琐,笨重的钻杆套管要一根根排好,编号量长度,不能有半点疏忽与马虎。我与一位同事负责量尺,各负责一个班的进度记录。套管下到孔内不高不低为宜,不能低于孔口,也不能冒出孔口太高,在规定的高度。准备工作搞好后,四人抬套管,其他人员在井口,钻探机吊起放到孔内齐口冒出一点,用工具卡住。每节套管有扭丝,像扭螺丝一样,钻探机又吊上一节套管使之卯丝,用卡管扳手套上加力杆,在大家无数次一二三加油声中,扭不动为止。循序渐进,直到套管下完。

套管下完,孔壁与套管之间有间隙用水泥注浆,使套管与孔壁成整体,便于下一步钻探。下套管和灌浆三班合作,先下套管后灌浆,背水泥,倒水泥,还要掌握水泥浓度,用多级泵注浆。秋哥请了一位在盐矿搞个钻探的退休老师傅打招乎下套管,钻探时他不需要跟班天天来到钻井台守着,只有临到下套管时作技术指导。后来秋哥看他年纪大了,晚上下套管跟着熬更守夜,辞了老师傅,由我代理。

 

 

自从我接手掌握下套管后,每次还平安顺利,有一次出问题了,下去的套管高出了井口。经过查找,本子上记录了进度数字,量钻杆也是一样的米数,下去的套管也是照钻进的钻杆量的长度,每次都不是这样,这次出问题了。最后大家分析得出,肯定是最后这个班加了钻杆没有钻到位,或是尺寸没有量准确,慌报了数字,才导致这样。中途班与班之间是没有虚假的,上班交下班要对数,钻下几根杆,钻机上钻杆还留有多少没有钻下井,本子上记得清清楚楚,接班人员要复尺。所以说,干钻探是很严谨的事,不能弄虚作假,弄虚作假了影响整体工作,还影响化工厂以后取矿。

3

注水泥浆后,有个凝固期,放一到两天假,才能继续往下钻。放假,我们还要轮流值班守夜。开始几口井,请的当地老乡守夜照看,不幸电缆被人偷了。老乡不守夜了,怕担当不起,秋哥就要我们轮流值班守夜。一个人值守在荒郊野外,夜深人静,远处的农家渐渐灯已熄,农家人已休息,偶尔传来几声狗叫声,挺孤独的,一种寂寞感涌上心头。

仰望星空,浮想联翩,是为了家里增加收入,才值守在野外的夜晚。既然从事了这份职业,就要担起这份责任,没有理由推卸,也没有什么抱怨的,只能面对现状,坚守岗位职责。想起读书时,课本里讲的我国石油工人有句很响亮的口号,“石油工人一声吼,地球也要抖三抖”。我们虽没有石油钻探工人的豪气,但也有一种不怕困难的勇气。虽然是野外搞钻探,也是很神圣的事业,钻出矿层,国家有资源,地方有财富,人们有工做。我们虽然是为生活而劳作,也是为了生活才体现人生价值。

因为待遇还可以,有熟人托付要到钻探队搞事。一个钻探队只要十多人,有谁不搞了,或自身吃不了这份苦,或受不了三班日夜倒班,或做事不行被辞退,才有空缺。一个表侄早就给我讲起,答复给他放在心上,后来介绍了来。作为一个农民,种田地收入不景气,谁不想寻求外出打工,增加收入,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有工打再好不过了。况且在钻探队干,离家近,有休息日,家里打的够照应,一举两得。如果有空缺,马上有人进来,进来一个生手要几天才熟练,才能放手上岗。

 

 

一到两天的假日转瞬即失,就要钻岩层了,钻过岩层就有希望,希望就在岩层底下。换上三棱形的钻头,钻牙是合金钢,才能把岩层啃的动。岩层像一种风化石的岩,呈紫红色,越往下岩质越硬,有百多米厚。钻岩层时,不用清水,也不用泥浆水,是用的盐水。光钻岩层是不需要用盐水,是为了钻取矿层需要。一种工业用盐,下入池里,达到所需浓度,经多级泵把盐水泵到钻管内压到钻头进行钻探,钻出的岩浆随压进钻杆内的盐水冒上来。

钻杆与钻杆之间扭丝连接,几十根钻杆深入地下百多米甚至几百米,有不可预知的故障发生。有时正常钻探时,忽然钻杆断了,一般是齐丝口断开,大家拨凉拨凉的。又不能泄气,必须把断杆取出来,不取出来,这口井就报废了,前功尽弃。先要把断的深度找到,才能找到断的位置。到矿区把取杆椎借来,椎形取杆椎小头是能攻丝的螺纹。先把断点以上钻杆取上来,量好长度,然后排好钻杆加上取杆椎与取出的钻杆长度一致,就是到达断点的位置。取杆椎扭在钻杆上放下去,如运气好取杆椎一下子就套上了钻杆。

井下又看不到,我们是怎么知道的,若取杆椎在到达断的位置时套上了钻杆,我们在扭杆扳手要用力时,基本判定套上了。当把一根根钻杆吊上来,断在井下的钻杆随取杆椎上来时,大家欢呼雀跃,高兴极了。只是耽搁了一些时间,还算顺利。若运气差,要把断点以上的钻杆提上来一段,重新放下,直到取上来为止。

 

 

钻到矿层,取出矿层样品,下入细导管,这口井就大功告成,再移到下一个位置继续开钻。移动一次钻机、钻台、钻塔、钻杆和其它配套,几十吨重的钻探设备不是一下子就能移动的了。先挖好下一个钻探平台,挖池子,排水沟。把上一个井用过的盐水还要连接到专用排污管道,排到污水池,不能污染农田。矿区里尽是稻田,有的稻田关上了水,翻耕插早稻。钻机钻台各拆下来,只能用挖机吊运。高高的钻塔先要放倒,再进行拆卸,便于运到下一个地点。打了第一口井后,移到要钻下一口井的位置。起初,钻杆是我们人工一根根抬,笨重的钻杆磨的肩膀疼痛,其它很多设备靠人工肩扛、肩抬、手提。

后来钻了一口井后,移往下一口井,我们建议秋哥除能用人工搬的外,笨重的东西一概用挖机吊运,距离远的所有设备用自吊车运,赶早安装,又减轻劳动强度,又提前开钻。开始一个月打口井,后来两个月打三口井。减轻了劳动强度,提高了钻井速度,秋哥喜上眉梢,给我们增加伙食,还多了休息日,皆大欢喜,其乐融融。

4

刚到钻探队,擀面杖吹火——一窍不通。心里很疑惑,高高的钻探塔是怎么立上去的。我去时打第一口井,钻探塔已经立起,只有后期的安装就开钻了。在移到钻第二口井时,才晓得是用钻机自身设备把钻探塔立上去的。在地上把两根大立柱(空管)各用螺丝连接,再把两根横连。立时防钻机稳不住载,在钻机后面别两根钢管,压些如钻杆的重物。后来改进了用一个长方形铁桶,装上水压在钻机后面,用完把水一放,用时灌上水,方便快捷。

塔架连接好后,把钻机绞盘上的钢索绳拴在塔架的顶端,两根立柱的顶头各拴两根钢绳。一切准备工作就绪,师傅开动钻机,钻塔慢慢升高,我们在塔架两旁拉着钢绳,既稳着塔架,又助一臂之力。塔架立起,把四根钢绳在两边各用两根拉紧固定,起稳住塔架的作用。下面还用两根短钢管一边一根,一头连在钻台脚,一头连在立柱上斜拉着。(大致如下图)

 

夏天,钻探塔烤得滚烫的;冬天,钻探塔冷得如冰块。

到了冬天,每次注完水泥浆后,大家放假回去。第二天早晨来时,地上霜如雪,加上摩托车跑起的冷风,吹得人直打牙鼓。后来我就先天傍晚来,一个人睡在矿区闲置的民房里,寂寞与孤独伴随我。

矿区中心早已移民,外围有些农户的房子还没有征收,人已经住进了安置房,我们就住在其中闲置的房子里。同事们都不先天来,家里睡热乎些。第二天,当看到他们起早一路风尘,刺骨的寒气使得眉毛上结的冰渣子,冻得兮兮的,我的选择又是值得的。

冬天,爬梯上结有冰凌,光溜溜的,稍有不慎就有摔下来的危险,吹大风时也要小心谨慎。春夏秋冬,安全记心中。加钻杆了,小心翼翼爬上去,一手握梯,一手卸下钢索,待钻机放下来吊钻杆。下面一个人用提卡卡住钻杆,吊起后,下面的人把吊起的钻杆对准井上钻杆,用卡杆扳手旋紧。在钻架上面的人把压水管与主钻杆固定到位,继续开钻,把加杆钻入孔内,循序渐进。

 

 

边钻边取样,依顺序放在标样箱里。还要疏通泥浆沟的沉淀,防堵塞泥浆沟,影响钻机作业。特别是钻卵石层,一班三个人,一个开机,两个人用锄头和锹又搭又掀忙个不停,稍有懈怠,卵石就会堵塞在井口。开钻前还要在钻台旁挖个坑,便于堆卵石,不然卵石无法堆积。

5

钻到200多米深时,钻到矿层了,换上取矿杆(管)和取矿钻头,只能加短钻杆。钻杆钻下去后,接着把井下全部钻杆提上来,一根根卸下,不能敲打钻杆,防取矿杆内矿石掉落井内,不能准确判断矿层厚度,影响放管道位置。待最后一根钻头杆提上来,卸出里面矿石,摆放在标样厢里。

 

 

前面讲了是用的盐水进行钻探,为什么要用盐水,钻到矿层后,盐水有浓度,达到了饱和度矿层就不会溶解。若是用清水,矿层就溶解了,无法准确了解矿层厚度,就不能判断管道要下多深,对以后取矿有影响。把矿石层的样取完,直到钻过矿石层至岩层,把全部钻杆提上来。最后放入茶杯粗点的导管,放到矿石层中下部,与套粗管一样,一根一根连接旋紧。并在井口把一些相关管件安装完毕,这口井就算完工了。再由化工厂矿区人员安装管道,每口井与井之间有地下管道相连,阀门控制,矿区内地下管网密布。

 

 

化工厂矿区地下矿藏不是压的冷水去溶化,是烧的滚烫的开水去溶解,再把溶解液压到厂区去煎。若管道中途冷却了,立刻就结晶把管道糊住,堵塞管道。
地表千姿百态,生长万物;地下也贮藏各种矿产,造福人类。我们取上来的矿石呈晶体状,晶宝透亮,与宝石相匹美,比有些宝石还要耐看。不是钻探,怎知道地下还有如此宝藏,深莫可测。

秋哥为了钻探,费了不少心血,操持了不少精力,他决意放弃继续钻探,年底把全套设备过给了403队。一年的朝夕相处,同事们要分别了,带着不舍与牵挂,大家内心是极其舍不得的。没办法,不是我们说了算,不以我们的想法为转移。石门县的,澧县盐井镇的几位同事,第二年还和我保持联系,彼此牵挂问候。曾经的同事,由陌生到相识,由于时间的流失,渐渐失去了联系,但在一个钻台做事的情景没有忘记,永远留在了岁月的记忆里。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8395.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