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东北的秋

秋天,天气渐渐冷了,对于城里平时只见楼房和街道的人来说,黄色的树叶不断落下来,绿草渐渐变黄了,枯萎了,好像生命就要停止,使人有凄凉之感。可是,秋天对于农民来说是收获的季节,忙碌和喜悦的日子。在山区,远看是一幅五颜六色的油画,被人们称为“五花山”。特别是红色的枫叶,刺激着人的神经,使人兴奋,充满活力。秋天的天空格外清朗,可谓“秋高气爽”。在小学课本中写着:

“秋天来了,一群大雁往南飞,一会儿变成个‘一’字,一会儿变成个‘人’字。”

这样的情景在我的故乡不断出现。可忙碌的农民无暇顾及秋天的美景。

田地里,家家户户忙着收割。要起早割黄豆,原因是,早上的黄豆棵子沾满露水,割起来不那么扎手,豆荚不容易炸裂。割下来的苞米棵子、扒下来的苞米黄灿灿的。家乡的粮食主产是水稻,成熟的水稻谦虚地弯着腰,风吹过来掀起一层层稻浪,还哗哗作响,远处看和近处看都片片金黄。割完的水稻要捆成捆,立起来码成一行行,这样水稻容易晒干。割完和没割完的稻田,远远望去象老和尚的百衲衣。

运回来的庄稼开始“打场”。那时的打稻机是用一支脚蹬踏板,带动齿轮旋转,齿轮连着轮子再带动圆形筒旋转,圆筒上钉有一排排“Λ”铁钉。急速旋转的圆筒就把稻粒打下来,这种打稻机叫脚踏式。后来发展成用水轮机旋转来代替脚踏,再后来用柴油机和电机代替水轮机。打下来的稻粒要“扬场”,“扬场”要看风向,用木锨把稻粒扬起来,顶风在空中划成弧线,借助风力,成熟的稻粒直落下来,不成熟的被风吹落到下面,用扫帚扫走。如果没有风,这种活就不能干。打下来的稻粒再去磨成米,然后装进麻袋。运回来的苞米先装进苞米“楼子”,这种“楼子”是用木头支起来,下面离地很高,上面装苞米,便于通风干燥。等苞米干了,有了时间再搓粒。运回来的黄豆棵子晒干后摊在地上,用一种叫“镰剔”的工具把豆荚打开,使黄豆露出来。

庄稼收割后,有的老人和小孩到地里捡庄稼,也叫“遛庄稼”,别小看捡庄稼,一天下来能捡很多。有时学校组织学生捡庄稼,对学生进行爱惜粮食教育。

收割的庄稼,除了粮食之外的所有东西都是有用的宝贝。比如,稻草编成草袋子、草垫子和草亷子。草袋子用来装粮食、装土豆,特别是装沙子防洪水效果最佳。我们在学校住宿,铺的都是稻草编成的垫子,既防潮又保温。苞米叶子做鞋垫,这种鞋垫既柔软又比较保温。苞米“瓤子”可提取“木糖醇”(化工原料)。高粱棵子穿成亷子,这种亷子也叫盖亷,装食品不“塌底”(不粘食品)。稻粒磨下来的稻壳子(也叫稻糠),苞米磨下来的苞米糠,粉碎后的苞米棵子、黄豆棵子和高粱棵子等是牲畜的饲料。这些庄稼的秸秆还可以烧火。秋天的空气不好和烧这些东西有一定的关系,但那时还不觉得。

那时还谈不上粮食深加工,但粮食的作用不仅仅是主食,朝鲜族用大米做成的米酒,味道醇香。高粱是做酒的主要原料,那时喝的酒主要是度数很高的各种牌子的高粱酒。大豆(人们习惯叫黄豆)用来做大豆腐(水豆腐)、干豆腐、晒成豆腐干、做大豆酱。大豆酱腌的咸菜,比如黄瓜、豆角、面瓜、芹菜、香菜、蘑菇、土豆都非常好吃、非常下饭。现在咸菜的口味和那时没法比。但腌咸菜剩下的酱就不那么好吃了。

秋天还要忙碌冬储菜。最重要的活是淹几缸酸菜,主要方法是,把白菜在锅里用开水烫一下,等菜凉了后,层层摆在缸里,撒上适量的盐,防止菜烂,石头压在菜上,灌上水,水位一定要超过菜。从地里起回来的萝卜,把顶上的茎和叶挖掉,埋在屋里地窖的土里,防止萝卜糠了。土豆起回来装进通风的袋子里或堆积在屋里一角。酸菜、土豆和萝卜是过冬三大主菜。有精力还可以晒干菜,比如豆角片和豆角丝、茄子片、黄瓜片、土豆片、白菜等,冬天偶尔吃上一次干菜,算是小的改善。地里的白菜不收割,成了冻白菜,冬天也好吃。

秋天不仅在大地收获粮食,还要到山上去收获,叫“小秋收”。山不仅有美色,还有各种山货,如浆果类、山菜类、药材类和菌类。秋天的树上、树下和地上、地下到处是宝贝。果松(树的一种)结有松塔,从树上把它打下来,把松籽敲出来。在柞树下捡橡子,在秋子树下捡核桃,在“榛柴棵子”上摘榛子。结在树藤上的有葡萄、元枣子(学名叫弥猴桃)、“五味子”(名贵药材)等。元枣藤子爬在“色树”上,被霜打过后的元枣子特别甜。枯木上和倒木上有“冻蘑”(元蘑)。地里有药材“穿地笼”。那时,人们背着背筐纷纷上山秋收,把收来的山货送到当地供销社卖钱,或留着自家吃用。

河里也是秋收的对象,主要是抓蛤蟆。蛤蟆是两栖动物,秋天时从树林里往河里跑,在河水里的石头底下冬眠。秋天河水很凉,人穿上“水叉”(一种用胶皮做的鞋和裤子连在一起的服装),在河里用木棒翻石头,要翻较大的石头,小石头底下没有蛤蟆。如果有蛤蟆,它就跑出来,由于河水很凉,蛤蟆跑得慢,人很容易抓到它。那时的蛤蟆又多又大,母的(雌性)有现在的小碟那样大。母蛤蟆肚里的油是非常名贵的营养品和药材,价值很贵。蛤蟆炖土豆,其中的汤非常鲜美。还有一种办法抓蛤蟆,如果山上或河套里有河沟,蛤蟆会跳到河沟里,小河沟流向大河。人就编成一种东西叫“蓄链”,下在河沟里,把它们捉住。

故乡的秋天是忙碌的、是收获的、是丰硕的、是充实的、是喜悦的、是美妙的、是令人向往的!农民们不仅有秋收的喜悦,同时也享受着自然美景的馈赠与陶醉!这是农村无论在物质上还是精神上,都是最丰硕的季节!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8354.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