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 历 史 有 条 河

昨天夜里做了个梦,到现在都清清楚楚,那是我一直以来都无比期待的愿望。然而这个愿望没人实现过,以后也不会——

回到历史。
我回到了欧洲的历史,因为我对它们怀着无比的兴趣,对那些伟大的人、决定性的事件有巨大的强烈的好奇心和探索欲。它们是那么神秘,封存在这恒久不变的人类的历史长河。在梦境中我与曾经的人们相谈甚欢,沉浸式地体验那些历史课本上各种意义的社会,以及书中不曾提到的街道、路灯、房屋、行道树,在我的眼里看来,无一不沾染着厚重的历史的尘埃。

当你知道眼前事物总要迎来的默默的命运被掩埋进时代的更送,你是否会像梦里的我一样,发出叹息和感慨?
我向往去亲眼见见那些已成定局的历史。这其中不乏有很多外国名著小说看多了的原因,呈现给我一个复杂又极具内涵的欧洲历史社会图景,都是神奇的带着异域人文色彩的时期。
历史是个蛮笼统的概念,就像刚刚我写下了这些个字,它们已经是自身的历史,是我所掌握的时间洪流中微不足道的一点而已。它可以是时间段,可以是一个人,一件事,一份决定或一种制度,诸如此类人类所经历发生过的一切——这些痕迹不会说话,却又散发着隽永迷人的色泽,用它的自身辉映着历史与时间的沙。
我所去到的欧洲的历史,是整个的混乱,巨大的混乱中又寻出些必然要选择的路,因此在混沌中显出辉煌,在迷蒙中显出勇毅,在信仰、制度和一连串波澜壮阔中寻出激流勇进——有的当莽莽夫,有的带头脑。当这些波澜重归历史的河,那些波折也将放出隽永的色彩。
这应该是历史。

历史魅力所在。
我多想踏进千百年前那些混乱的河,瞧一瞧我所崇佩的,那些让我在梦里叹息的、感慨的时代。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8297.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