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雪神的孩子

百多米以外就能随便借书的好日子一去不复返了。前些天,有同学帮忙借了一本《漱石俳句集》,现在看,真得倍加珍惜,因为日本文学、国际关系类图书已经全部运到另一校区的分馆。苦了我,但是方便了很多相关专业的同学吧。这些年常用的那些日本诗歌集,借阅成本已经大大增加。从外语楼去分图书馆,要一个多小时的车程。

为了备课,我找来好久不看的“日语文学作品选”,老翻译家刘德润先生领衔编写,只是,竟然没有收录纪贯之的《土佐日记》,平安朝那些女作家的日记才有价值?诗人纪贯之的日记不值得细看吗?

雪神没有名字,它数万数亿的孩子——“雪小花”——飘飘洒洒地来到吉林,来到东师。天渐渐发暗,雪白茫茫的,但没封住静湖上鸭鹅的“游泳区”,也没给傅桐生先生(的雕像)戴上大雪帽。我看了一眼傅先生的脸,变黑了,是雪的映衬,也许是先生肝气不舒吧。每次看这位鸟类学家的脸,都有不同的感受。能写一万句俳句吗?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校园有很多变化,松鼠饭碗,野猫之家,逐渐都设立了。要是孩子们的心灵都有地方安放,就更好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8287.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