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写 作

一篇新闻稿件受到政府部门的重视,应该是作者的幸事,尤其如我这般开着地球上最廉价的车拉着地球上最贵的煤的“煤黑子”作家,更加如此。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我的半月前的一篇散文写实稿件发表后的数小时,我在疫情期间封城封村的靖远大坝村的同舟大道入口,枫叶如火,90后的女护士穿着雪白的工作服,带着灿烂的笑容,给我量完体温,说了一声:“叔叔,您可以通行,路上小心”!这时,我的电话响了,他是白银市作家协会的秘书长王承东先生。

 

作家王承东先生是白银市的作协秘书长,职业教师。他给我打电话能有什么事?在接王秘书长的电话之前,我猜我的一篇刊在省报的散文入选白银作协选本,可否通知我取样书?再是可能近期有什么采访任务?电话接通后的内容与我想到的毫不沾边。他说我今天早晨发表的散文《煤老板,请住手》,涉及到的疫情信息有误,请我抓紧删除作品,有关部门已经问责到了市文联。我说:没写疫情,只是写了我们村的全民做核酸检测。我在300篇的散文创作中,秉承用最纯最真的情,秉承用最实最美的语言,去为小人物树碑立传。凡人草根,它不趋炎附势,亦不奴颜媚骨,我试图给越来越沙化的生存环境,用我的文字带来更多的泥土与树叶,让绝望变得有希望,不曾写过片言只语的负面文章,难道《煤老板,请住手》,真的有问题?

 

答案,有问题。

 

我的《煤老板,请住手》,是一篇纪实散文,是一题三篇不同内容的散文作品,写了一件道听途说的疫情消息,与真实事件大相径庭,有点空穴来风。看来文学创作中的纪实题材,如报告文学,散文特写,是需要反复调查,亲临现场,才能动笔成文,不能想当然地捕风捉影。

 

我不是作家,没有显赫的地位。我觉得作家是一份极其孤独和不被人理解的职业,且要长期饱受贫穷的困扰。就我而言,在早出晚归的体力劳动中,不计报酬地书写生命的感动,讴歌小人物大情怀。翻开我的散文,青一色的“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的孑立与绽放,挺立与坚定,我写这些。

 

我还觉得,作家的作品,与身份无关,不要意味你是中作协的,读者就买你的帐,不要意味你是什么官人,读者就读你的作品,当然也不排除功利世界中的谄媚小人。

 

爱情是一个神圣的话题,被千百年来的诗人所咏叹。但我认为,长期生活在女人堆里的男人,他是体会不到爱情的。首先,他没有相思之苦,更不理解“海上生明月”的浩瀚与悲悯。我的做人和写作,也是这样,没有应酬,只有知己。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8260.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