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道深深

每当看见油墨飘香的我的六本钢笔字帖,以及散在书籍、精美画册、各种报刊杂志、日历上我的毛笔、钢笔书法作品,心里漾起一片柔情。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小学时我操觚而书,大字在校展览。我感谢高而胖的陈老师(教导主任兼语文教学 )。她厚厚镜片常透出温和慈祥的目光,见我的毛笔字端正,不似其他同学鬼画桃符,随时表扬我。一个毛孩子,幼小的心灵愉悦后,就喜欢上写字。那时我之字,仅仅端正、不胡乱涂抹而已。也可见,老师善于发现闪光点、及时鼓励,于孩子启发心智有多么重要的意义。

 

中学阶段初一,排有书法课。我习字初步走上较正规的路,即临写字帖。老师具体的讲授点、横、撇、捺等笔画的书写后,我则认认真真的临写。之余,尤喜字帖附后的介绍历代书法家、代表作。囿于版面限制,代表作方寸宽,字如蝇头。我却乐此不疲经常临柳公权、欧阳询、赵孟頫等等的字,亦加深了对书法的喜欢。

 

适逢购买尉天池教授著写的《 书法基础知识 》,书中较详细讲述执笔、用笔、结体布局和临摹碑帖的知识。我反复读细致的分析及所附图示,基本记住《 醴泉铭 》、《 玄秘塔》、《 圣教序 》、《 张迁碑 》、《 曹全碑 》等碑帖的临摹问题。我分别临习好几种字帖,亦习新魏碑,初步打下些书法基础。

 

凭此浅浅书法知识,在狼烟滚滚的 “ 文革 ” 岁月,居然大有用武之地。渝中区九尺坎处的一轻玻陶搪公司兵团,热烈欢迎我们,腾出一偌大房间,专供写写、画画。联合办出的墙报专栏,设重庆最热闹的解放碑美术公司边,常常很多人围观。我画得有刊头画,书写整齐、工整,加插图及图案。期期墙报引来无数群众的争睹,也惹起该兵团对立组织的忌恨和怒火。

 

一天房间里,突然冲进手持钢钎、大刀、头贯钢盔的一群大汉,声势汹汹的叫嚷、推搡,乱砸乱甩物品。事后知道,遭了 “ 点水 ” ,他们外请八一兵团专业武斗队进行清场。还好,没受捆绑毒打( 当时处于武斗初期 )。这件事反而促使我清醒了,独立思考起 “ 文革 ” 的事情。

 

知青上山下乡的困苦日子里,我的字不时派上用场。在公社刻钢板蜡纸、印工分表,一印上千张。磨蹭的搞它一星期,轻松的得一天五歇十分的满工分( 农活按一天五歇算 )。让其他知青羡煞不已。接着我 “ 混 ” 出更多工分。知青小屋我悠哉乐哉用毛笔于八开纸写领袖语录。穷山僻壤的全大队,每家门上须贴出语录,是政治任务。我不赶进度慢写近二十天,大队不来催、看的。

 

大队虞书记找到我,高兴的说:“ 你有文才,表现好。决定抽调你到才成立的电影放映队。” 我愣住,婉转谢绝。原因是下乡我没戴眼镜,怕晚上翻山越岭去放映电影不便。书记一阵的惋惜。

 

荣县搞创作,抽调我去县文化馆集中,整整十几天,哈哈哈,又 “ 混 ” 到满工分。且天天浓郁喷香的好几种肉、新鲜蔬菜,一桌八大碗。我顿成饕餮者,享尽大餐。跟乡下日子比,不啻天壤之别!一段时间里每天煮红苕一大钵,三顿只吃它,简直吃腻倒胃。队里一年分红苕一千多斤,不尽快吃,会烂的。

 

知青返城到单位的第一天,市邮政局人事科长暂不让我到安排的生产科室,说我填表的字漂亮工整,留在科里填众多知青新进局的种种资料表。由此给人事科留下鲜明的印象。几个月后我便从生产科调到局机关通信科美工室,我的字及画,成了 “ 吃饭 ” 的本领。我学徒工工资,无师傅带。两个老美工加我,平均分配任务各干各的。美工室负责全市大街上邮政橱窗的业务宣传。必须擅长各种字体书写,水粉画、水彩画、国画、图案都必须会。我常画大幅的水粉宣传画,还画过大幅的油画华国锋肖像。科里的老业务干部悄悄对我说:“ 老张美工夸你,说你是‘ 虎三七’ ”。我不解,他笑道:“ 虎三七虽小,药性大哟 ”。

 

上述赘语,不足道也。我深知,真正的书法学习始于重庆第二师范学校高师中文班。以往全是零散的、不成系统的学习。时练时断,心猿意马的随意换帖,书法理论少于接触。概言之,学到些皮毛,字一般般,根基不厚。

 

甫入二师静谧的校园,亟想正规习字。怎奈寝室白天光线暗,靠斜坡的窗棂仅泻入微弱的光线,写字念头便作罢。第二年师训班结业离校,我抢到二楼明亮光线,靠窗的床铺寝室。

 

窗外阔大的空间,新鲜空气无声地弥满小屋,高大的香樟树排列窗外路边,略帶涩味的气息时时拂来,景美神爽,惬意极了。此时习字,远非昔日,是按计划、步骤的进行。

 

专临颜真卿《 多宝塔 》字帖,我一笔不苟地对照着写。写完一页,便凝神读帖,查找所写字的病笔、败笔,记于心,再重临。不求速度、多写,尽量写出形神皆准的字。中午毫无倦意的动笔,到下午课清脆铃声响起。

 

学校图书馆借的书法集,开阔了眼界,我贪婪地浏览。我用打字纸蒙住集子,双钩白描心仪的字,以作经常观赏。如书法大师吴昌硕的高足王个簃先生,字行微斜,字带篆籀意的个人风格,十分受看。

 

为省时间,我上午课后,在寝室赶紧用小酒精炉煮面即食。待同学端碗从食堂返回时,我字已写满一篇。中午短暂的闲时,太金贵。临毕业下午课考试,我清醒记得,不改习惯,中午仍如往日安坐窗前提笔蘸墨。人的定力实在重要。

 

两年如一日中午的援笔濡墨,于我习字是极重要阶段:大致养成持之以恒做一件事的的坚忍毅力,不为嚷嚷的环境所动;坚定以一家为根基旁及诸家,再融会贯通修习书法的路子。牢记书法名家曾右石 “ 突破一帖能万帖 ” 的至理名言。

 

高师中文班毕业,就职市邮政技校、教育处。工作之余,仍沿习二师练成的习性抓紧时间断断续续地握管。

 

所幸有假期,在溽暑蒸人的42 度天气下,我可以着裤衩定定地写几个小时的字;“ 三九 ” 时节,我能独坐窗前沉静地展纸舒笔。手握不住笔,忍不住随笔发出 “ 天寒手僵,几不可支 ” 的叹语。可想到民国大佬谭延闿政事繁忙,仍能神定气闲的临《 麻姑仙坛记 》,且带自家笔意竟临习220 通!我心便静。

 

 

悟道书法,心愈高远。书法笔画,看似简单,实则变幻无常。那 “ 横如千里阵云,隐隐然其实有形 ” 或 “ 作一戈( 钩 )如百钧之发弩 ” 的意蕴不大易写出。美妙的铁钩银划,不经意笔下的 “ 剑脊( 飞白 )” ,即便岁月飞逝,流水无情,也无法减弱其光焰。而寄寓情感的文字经柔软毫颖,遂见蛇惊虺走。由书气文气混而成势,冲波迴澜,其汪洋恣肆不可遏,长风万里。

 

我喜雪白宣纸挥毫,笔刚下,濡润纸面。稍凝滞,墨水四面微浸,让人意乱。当掌握好墨水的干湿浓淡,提、按笔停驻的微妙时分。行笔更不能一任笔游走,得恰切控笔,提、按、顿、挫随时转换,不露痕迹、不显败笔。最重要的,不因积习,泥古不化。要跳出圈子,富己意的自家风格。

 

与全国书友的交游,极大地丰富阅历、扩展了艺术视野。成都书友会,以前书籍上见面的书家,生生的现眼前,为之一喜,如沈鸿根、顾仲安、林似春、樊中岳、费之雄(其父著名的左笔大师费新我 )等等。大家老朋友似的倾心交谈、交流。互赠题辞时显出书家的真实素养。海上名家沈鸿根,全国出版了无数字帖,临题辞时 微笑,“ 我回房间查字,写好拿来 ”。后他题的 “ 醉墨 ” 送我。原来他惜之羽毛,慎重,字要打草稿的,不是想像中的大笔一挥。

 

多年前散步浓密的林荫道中,我突然神经质地说:“ 一定要力争获奖,出版字帖 ”。夫人异样地瞪眼望着,“ 怕不是做梦吧 ” ?可我自忖,一直努力习颜体字、王羲之字,有一些书法功底。《 四川日报 》《 重庆日报 》《 重庆晚报 》《 现代工人报 》《 新文化报》等报刊杂志均刊载了我的书法作品,为什么不去争取机会呢?

 

 

1984年团中央举办全国青年钢笔书法竞赛,我暗想:“ 去拿1000名优秀奖的第999名 ”。结果荣获三等奖。紧接着在盛大的百万人竞技的中国钢笔书法大奖赛,鬼使神差摘取了一等奖。赴北京劳动人民文化宫,是杨成武将军授予的证书、奖品。还获四川省自学成才二等奖。

 

我把流传久远的《 重订增广 》作为钢笔书法字帖选题。从初中起我喜爱隽永的精练短语,曾恭正抄写:“ 先学耐烦,切勿生气。性躁心粗,必非大器 ” 等句,几伴我一生。至今欣赏,“ 钱财如粪土,仁义值千金。酒逢知己饮,诗向会人吟 ” 等等佳语。有我心喜的内容,便饶有兴趣试写几页,径投深圳海天出版社。我从购买海天出版社出版的鲜于枢字帖上看见责任编辑蒋鸿雁的名字。

 

想不到蒋鸿雁立即回信,表示欣赏我之字,叫尽快寄书稿。我大喜,精心书写出字帖寄出版社。一段时间后,蒋来信说,事情有点变化,手头先排前的书稿须年前出版不能变。你的字帖排在明年。他心细,体验作者心情,征询我,如果想尽快出书,可以托北京出版界的同道。我赓即回信,愿快点出书。我虑事久多变。

 

 

我的字帖《 硬笔书法——重订增广 》,很快由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出版。蒋先生寄来20本样书。书封面,红黑两大色调相间,印象鲜明。套塑封,整个显大气漂亮。蒋特寄信来说明,稿费2000元,扣税和其它费,余1800元,即寄。

 

我深谢素昧平生的蒋先生,感到他业务素质高,人品优。慧眼识珠的眼光,有真心扶助书者的大善举。

 

而成都 x x 大学出版社出版的《 钢笔楷书古诗词精华 》则是另一番景象。编辑认为我的选题好、书稿质量佳,列入出版计划。双方签下出版协议书。可很久未见音讯,我以为事情 “ 黄 ” 了。逢成都开会,我顺道去出版社,心想把书稿要回来。哪知副社长诧异道:“ 早就出版了 ”。我晕!感触顿生。他连连说:“ 对不住。忽略了忽略了 ” 。并立马开出1450元的支票( 协议上的稿费 )。我要样书,他们倒腾一番(是否在装),说没有,书店全部售完并与结账。我略生气,久坐办公室说,今天必须得到一本书!最后他们拿出一 本,表示找遍了所有的柜子。我提出用钱买50 本,他们说真的没有,我无可奈何。

 

这本字帖成了我可最珍贵的书,从秘不示人。

 

重庆出版社编辑赖云琪助力出版的《 钢笔楷书中小学古诗词 》,既是我的成功作品,更是劳累之作。我手里没有中、小学各年级课本。所有的闲时辗转到各个书店去寻觅课本,东抄一首诗、西抄一首词。走空路的多,有的书店没有这些书。费偌多时间才抄完现行中、小学教材上的古诗词,然已疲惫不堪。

 

我自己设计的书封面,用黑体字、宋体字写出书名。书首版202000册,增印三次总印数252800册。出版社转来很多读者来信,一位山东日照市中师学校女生说,急需买到这本字帖。很多同学都在临,大家不肯借,书店买不到。我及时回信,马上邮寄送她一本。山东即墨市一学校老师来信兴奋的说,临此帖易于上手,字亦漂亮得体。并夸张的说,我们这里不是出现 “ 庞 ” 热,而是出现了 “ 王 ” 热。读者发自内心的热话,多少慰藉了我的苦心。长时间的劳累之烦早飘然去爪哇国了,快乐感、成功感油然而生。

 

《 中华钢笔楷书之最 》 春风文艺出版社《四川硬笔书法精品集》成都科技大学出版社

 

以后我的书法作品陆续选入《 当代书法 》《 中国现代书法大系 》《 中国书法选集 》《 中华名家精品翰墨集 》《 翰墨中国 》等大型典籍中,钢笔书法论文载入《 中国钢笔书法 》杂志里。

图片

 

出书不再遥不可及,然而我有所思:人一旦有梦想,要始终如一地去实现。这个过程枯燥乏味,道阻且长,甘苦自知。但它充实有序,活力十足,富积极的人生意义。

 

我深深品味出文学大师巴金话的真意:“ 我赞成人制造梦…… 不要用梦来欺骗自己,有梦的人是幸福的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8204.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