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的止疼药——文学笔记三则

在英国的鸿篇巨制《坎特伯雷故事集》(乔叟著)面前,快速阅读法没有失效。找关键词呗,试妻?有一个国王没完没了地考验妻子的耐性和忠心,够烦人的吧。西方人也整这一套。中国古代的《秋胡戏妻》《武家坡》都是试妻,《武家坡》好听,可是总觉得薛平贵(王宝钏的丈夫)太无聊,没事找事。

东西方这类故事要比较吗?请看中国传统的学术,哪位大学者搞比较研究?比较法是西方传来的吧?后来成了写论文的一种套路。

 

 

中国小说《儒林外史》里的人物马二说:孩子的读书声可以给生病的父母止疼,至少是缓解。

此言不虚,年轻的孝子匡超人从杭州回到老家,照顾生命垂危的父亲,他半夜读书,尽管读的东西类似于今天的考研资料。那也是学习,那也是正事。

《红楼梦》的第七十回前后,写了贾府的一件大事:贾宝玉要学习了。牵扯的人非常多啊,老太太贾母很高兴,他孙子要学习了。

贾宝玉没学习吗?没学习怎么把《庄子》学得那么好?《孟子》还学了一半。匡超人后来真是不学习了,专门装腔作势地骗人。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沿着“古代公共浴池”的话题继续下去吧。小说《老残游记》出现在晚清,那个时候面汤(洗脸水)属于服务业的常备品,但没见老残这样的“名医”去澡堂子,是不是涉及到公共卫生因素呢?中国的澡堂子主要是没故事、没看点,人家贾宝玉这样的贵公子都是在家洗澡,一次洗好几个小时。古典小说里不写,不意味着当时没出现公共澡堂。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8159.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