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办起毓正女学堂

光绪二十九年十二月(1903年2月),继守正武学堂之后,喀喇沁右旗敏正女学堂也成立起来了。
在学堂成立的过程中,大福晋善坤是全力以赴地做好筹备工作并捐献了六千两白银,真是功不可没。
贡王从日本请来的女教师河原操子女士,从北京出发,坐着骡驮轿,历经九天,于十二月二十一日到了喀喇沁右旗王府。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河原女士来到后,准备马上投入工作,所以专门去拜见了福晋善坤。善坤的意思是,过了年,正月开学。这样,许多事情就可以从容去做。
河原操子不同意,她说:“如果推迟一个月,对我来说是安闲无事的。而拖延日久,又不知要发生什么事情。我的合同是一年,如果再拖,不就成了十一个月了吗?再说,只要开学上了课,其它的事情可以逐渐解决。”
她的话说服了善坤。于是,它便决定一周之后,即十二月二十八日准时开学。
贡王爷很快在全旗发出了布告,说明这次创设的是女子学堂,让家长尽量把孩子送来入学,王府除给学习用品之外,还提供午餐,并让远道的孩子住宿。
大家开始了紧张的准备工作。精心地整修了燕怡堂做教室;打制、调配桌椅板凳;河原操子与状元徐甫之女张夫人夜以继日地编写教材与学生守则;又派人到各处招收学生……。贡王和福晋四处奔波,异常繁忙。
毓正女学堂终于按预定时间正式开学了。
贡王为毓正女学堂亲自撰写了楹联:“毓德振民懿德遍留塞北;正心修身贤良广布漠南。”并命人刻在木板上把字涂上红漆挂在门旁。
开学这天,贡王和福晋善坤率领着王府大小官员,还有王府左近的绅士、女士共有三百余名,出席了隆重而又严肃的开学仪式。
开学仪式程序是王爷亲自拟定的,当时把开学仪式叫做“开堂式次第”:

一、闻铃学生齐集讲堂就座
二、闻铃王爷福晋上讲堂学生起立行鞠躬礼
三、闻铃总教习河原操子升讲堂学生起立行鞠躬礼
四、福晋演说
五、总教习演说
六、来宾演说
七、闻铃总教席下讲堂学生起立行鞠躬礼
八、闻铃王爷福晋下讲堂学生起立行鞠躬礼
九、学生起立分两行相对行鞠躬礼
十、礼毕下堂

按程序全都坐好后,福晋善坤开始演说:
“我们妇女和男子本来是平等的,但我国历史上却认为‘女子无才便是德’,一般不求学是极其普通的事情。但是大家想想看,作为一个人,假如她一辈子不学习的话,她就得不到知识,遇事就没有见解,岂不成了一个没用的人,白活一辈子吗?男女本来应当是平等的,之所以男子尊贵,女子卑贱,就是因为学习和不学习所造成的。大凡是男子,有符合男子份内应做的事业,女子也有合乎女子身份的事业,有关国家的事,男子应当专心尽力地去作,家里的事情就应该由女子去做。假如这些女子没有文化,又缺乏才能,怎么能教育好子女?教育不好子女,将来国家大事由谁去做呢?
“去年咱们旗设立了崇正学堂,今年夏天又设立了守正武学堂,现在我们又开设了这个女子毓正学堂。这本来是大好事,而不懂道理的人,说我们这样做不经济、白受累,提出了种种非议。这些人还没有真正看到世界的兴盛和蒙古民族的衰弱,就是由于受教育和不受教育所造成的。
“女子教育是非常重要的,也是非常紧迫的。女子结婚后成为一家的主妇,要处理家务,还要教育子女,哪一样都需要知识,所以各国都在发展女子教育。有的先进国家已经没有了文盲,连我国的男子也不及他们的女子进步。这些事情在短期内是很难详细说明的,但总的来说学习文化是获得各种知识的根本。一切礼貌、举止、言谈等对女子来说也是极其重要的。把这两方面的事情,细致地加以分析研究,通过学堂来受教育,蒙古族的妇女也能和其他各国的妇女一样会成为国家的人才。
“这次河原操子女士不远万里来到我们这里。大家要听从河原女士的教导,努力学习,不要虎头蛇尾,要始终如一。只有这样,建校官员们的劳累、王爷和我的一片苦心,才不算白费,喀喇沁的振兴图强也就大有希望了。”
福晋善坤讲演终了,总教习河原操子女士登上了讲台,作了简短的发言:“按福晋的期待,不才我是否能完成这样重大的任务,心里感到十分不安。但是,为了建立日中两国间的友好关系,我以献身的觉悟,来到贵国从事女子教育,我相信这一重任是天赋的使命,我要竭尽全力去完成……”
河原的话由翻译姚子慎翻译成北京话,再由王爷翻译成蒙语,大家听得都很明白。
来宾、守正武学堂的教官,也有人讲了话。
日本友人吉原四郎也做了精彩的演讲。他说:
“凡是辉煌的、有形事业与功能,人人都能看得见,至于暗里无形的势力,觉察到的人却很少。虽然如此功之成,并非成功之日所成,必有他的由来。盖人生之流芳千古与遗臭万年,国家的兴隆与衰亡,如果仔细寻找其由来,决非只由男子来承担,功罪之半,应由妇女来分担。不,莫如说妇女是社会与国家的原动力,所有事业的一半要由妇女来完成,这样说也不过分。只知道男子的表面业绩,不知道妇女里面业绩之更为伟大,这可以说,只看到社会的一面,而忘其全体。考查古今之史籍,对照个人之传记,任何时代,任何人物,无不直接或间接蒙受妇女之影响。
“时势之变迁,国运之消长,完全归于男子之力,而忘掉了妇女之功,这和走进花园,只欣赏那些花草的鲜艳与芬芳,而不考虑它的苦心栽培一样,还谈论什么花呢?所以我说,以前的历史,把妇女去掉,只不过描写社会的一半,这是古今史学家的错误,将来必须编纂社会与国家的全面貌的男女两面的历史。
“那么,妇女的力量、妇女的事业是什么呢?即是帮助丈夫做良妻,同甘共苦以达到其志向,完成其任务;教育子女做贤母,充分发挥其天赋的才能;利用妇女特有的品性,担当和管理社会各方面的男子所办不到的事业,这就是妇女的天职。
“然而,东亚的妇女教育,却忘掉了从古以来她们就是原动力的道理,旌表其孝节,束缚其言行,而不考虑她们自觉教育和帮助他人的美德。有时也承认妇女的力量,也考虑贤妻良母的可贵,但真正拿出力量来从事妇女教育的却寥若晨星。古人所说的‘性相近,习相远’,只实行于男子的教育。近来的先觉者,逐渐了解到妇女教育的重要,但日期尚短,还看不出实效。这不单是妇女的憾事,也是国家的不幸。因而企图使国家昌盛、社会发展的人,必先致力于女子教育。盖兴国之基础在于人才之培养,人才培养之根本又在于女子。
“现今喀喇沁王爷,立于蒙古一角。在其他王公默默无闻之际,明眼达识,察觉到世界的形势,看到社会的倾向。先建了学堂、武学堂,现在又建了女子学堂,奠定了文明教育的基础实堪庆贺。夫蒙古之地,不仅是清国屏藩,也是东亚的一大长城,蒙古的兴衰,关系到东亚的兴衰。蒙古的面积广大,认识到其位置重要与历史伟大的人,哪有不希望这个地区兴盛呢?王爷之为学堂的建立,实为东亚的全局,顺乎人意。蒙古的妇女,从来东亚妇女中身体发育最健美,且精神勇敢无畏,古来历史已经做了证明。这样的女子再受到文明的新教育,其效果之显著是可以想象的,更何况学堂总理由福晋亲自担当呢?我确信无疑,这个学堂在蒙古将成为文明潮流的源泉,是蒙古繁荣昌盛的基础。
“更可喜的是这个学堂的总教习是日本人,河原女士。现在世界上文明国家很多,日本并不先进。然而,王爷将启迪文明精神的重任委诸于女士,可想女士任务的繁重,其影响也相当大这是河原女士的光荣,也是与女士同国人的光荣。”
会场上响起了一片热烈的掌声。开学仪式在欢笑声中结束。
第二天即按部就班地开始了教学工作。
河原女士制定了学习宗旨,学生守则,设置了各种学科,设计了各学科的教授方法,安排了管理学堂所需教员、职员和经费的使用等等。当时的学科有读书、日语、算术、地理、历史、习字、图画、唱歌(蒙语歌和日语歌)、体操……。
贡王的妹妹七格格乌祥珍也入了学堂读书。贡王嘱咐王妹说:“今后要废掉一切绸缎服装,要和其他学生一样穿布衣,学习用品和其东西也都要讲究朴素。你不可违背我的话,不然就不准你上学。”七格格一向尊重兄长,他的话无不应允。在学生午餐时,她总是忙里忙外,穿梭于同学之间,亲切地招待同学们,毫无王家格格的傲气,与其兄长贡王爷一样平易近人。
女学堂办起来了,开始只有王妹领衔的二十四名学生,都是后官侍女和左近官吏们的女孩子。过旧历年时,学生们回家一宣传,立时有些思想进步的家长纷纷把女孩子送来了,一下子猛增到六十人,后又增到八十多人。学堂只得重新按年龄编班,编成了幼儿、七岁至十岁、十一岁至十五岁、十六岁至二十岁这四种班级,按实际情况授课。
女学堂办起来以后,一些愚昧又顽固的旗民纷纷造谣,说什么“王爷要把一百个小姑娘送到日本,用她们的骨头做肥皂,用她们的眼珠子做照相机的眼睛。”,“可不能把姑娘送到王府学堂,去了就让洋人给装进木笼子里,不知受啥罪呢?”
王爷听到以后,非常气愤,深感这些蒙古人愚昧得可悲。但这也更坚定了他非办好女学堂不可的决心,用铁的事实来击碎卑劣的谣言。
女学堂轰轰烈烈办起来以后,也带动了识字扫盲运动。学堂教师白天教学生,晚上办扫盲班。在贡王六十多岁的生母侧福晋地带领下,大姑娘、小媳妇、半大老婆儿、……在晚上纷纷参加扫盲班学习。贡王和汪翔斋等人又编写了简单的蒙语拼音字母,使识字扫盲活动进展更加顺利。妇女们半个月学会拼音,一个月就能看带有注音的书。一时间,全旗的识字扫盲运动就开展起来了。
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皇帝钦赐“壶教畅明”匾额一方,以奖励喀喇沁右翼旗扎萨克贡桑诺尔布兴办女学堂之功。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8150.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