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立冬,我遭遇了一场寒冷

秋季最后一夜的折腾,将我体内最后一两力气也耗光了。立冬第一天,我竟昏睡了整整一天,不饿不渴也无力。傍晚起来扶墙走了几步,还好,步子能迈得出去。

1

昨夜体内的翻江倒海,痛不欲生,可能与下午我抽门前小池沟受凉有关。这个小水沟,是几年前我到江南筑园时在临池塘边的山石地上用铁镐硬挖出来的,长不过二十米,宽处也才三米,深约一米五六。整个园子原本是一个大斜坡,我从中间拦腰截断,以九级台阶将园子分为上下两个平面,但是整个园子的雨水还是归于这个新挖的水池里。春夏雨水充沛时就会溢出池坝埂沿,我与工匠们商量特意留下一个平水口,沟里水超过平水口时自动流进门后的葫芦塘里。为防止鱼虾泥鳅从平水口溜走,我还在平水口上方用铁网罩着,小虾米可能漏走,鱼与泥鳅是钻不进那层层细密的网眼的。

 

水沟初成时,正值江南鱼虾上市,我常去附近集市上挑些鲜活的鲫鱼买来,放入水池里,积久鱼多了,每天早晨走入园中临池看到水面上一群群鲫鱼在游动,听到人脚步声响,水面上翻出一串浪花,全钻入水里了。我伫立池边石头上不弄出一丝声响,俄儿那一群群鱼又游出水面上,或分作几处,或合成一个团队,尽享这天地间的自由与快乐。曾有古人说:子非鱼,岂知鱼之乐?尽管我非池中物,可临池观鱼,每天收获一份快乐,心情也渐渐好起来了。我有时写作间隙抓起米食或或饭粒撒入池中喂鱼,它们争抢觅食,连我园中的小狗狗们也跑来一动不动的看着发呆。

2

去春端午节,我回了趟故乡。我家老屋的最后坚守者——母亲刚过世不久,我怕回到生我养我的故地老屋,看不见母亲倚门而望的熟悉情景,心里会很悲凉,便提前告诉了我的堂弟大存。他早早找来我家老屋钥匙,还将院内清扫干净。我也只是从山间备些菜回去,由堂弟主厨烧了顿晚饭,请村干部们吃饭。

 

那晚散场后,我喝得有些多了,迷迷糊糊上了车星夜回江南山里。次日一早,我爱人告诉我:大弟临走时给了五六斤黄鳝和十多斤泥鳅,黄鳝存在桶里,昨夜把装泥鳅的网兜放水池里了。我去池边一看,网兜里空无一条泥鳅,拎起来一看网兜上破了一个手指头大的洞,一夜间泥鳅全钻出网兜,跑水池里去了。

 

我后来告诉爱人那一网兜泥鳅是我放进水池里养着,待到秋后肥了再捉吧。我这水池做时底部用钢筋水泥铺了底,四周全是石头,这些泥鳅上天入地都无处可遁。那一段时光里,我们买来活着的九华河里的野生虾子时,捡肚子里有籽的母虾放入水池里,不出一月,池里的小虾米多到肉眼都能看到水面上一层虾米。我隔三差五去豆腐坊买回豆腐渣撒入池中,虾子看得见在长大。一池虾子集体“越狱”是夏天一连几天暴雨,何园的流水如织全倾进这不大的水池里,水漫过平水口,当时见遮挡平水口的铁丝网还牢牢捆绑着,雨如瓢泼,便没再去过问这雨水。雨后天晴,我早晨再临池撒豆腐渣时,不见一只虾子上来觅食。后来,我的几户邻居人家都置了三两个虾网,扔在门后葫芦塘里,中午时把虾网拽上来就有三五十个晶莹剔透的大虾子。附近小饭馆老板也嗅到了腥味,夜晚悄悄扔几长串虾笼到葫芦塘里,天还没亮进行收网行动,这小饭馆就会有几份新鲜的河虾上桌了。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那些日子,我常下到葫芦塘里游泳,塘中虾子多到戳我的屁股,偶尔碰到人家丢失在水中央的虾笼,我拽到岸边从中捡出三四十只肚子没籽的河虾,回去摘几只辣椒放油锅里爆炒一下,一盘红里透绿的河虾上桌,我拍图片发到微信上,让城里的人羡慕不已。

3

这池中成群结队每天出早操的鲫鱼,究竟何时从我的视线中消失的,记得不清晰了。只是因为它们的“失踪”,我与在葫芦塘畔栖息了两个冬天的白鹭鸟结下“樑子 ”。这两只白鹭在这山间院落里飞翔生活了两年多光阴,有一段时间只有一只孤零零的,我喂食塘里的四只野鸭子时,它也趁人不在塘边过来觅食。小时候家里吃饭时忽然来了客人,家长们便好客的邀请人家一起吃饭,常说一句“添人添双筷子”。反正我们要喂食这些野鸭子,现在多喂一只白鹭也就是多一张嘴。春江水暖时,那几只野鸭子犁开一池春水,白鹭在空中飞翔盘旋,山野间单调寂寞时光里看着这池里天上的情景,蛮有诗情画意的。

 

 

我早晨起来,好几次在池边看见白鹭拉下的一泡泡稀屎,拎几桶水冲洗也就算了。忽有一天,我在池边修剪紫藤时忽地飞出一个白色动物,吓了我一跳。正是这白鹭,它躲在藤条间伺机逮鱼,这更坐实了我这一池鲫鱼的“集体失踪”跟白鹭脱不了干系。从那以后,我发现白鹭靠近池边时,便捡石头砸过去,尽管砸不着它,惊得它冲天一飞,也多少解了我心头的气。今年初夏,又飞来一只白鹭,两只白鹭相伴就在这葫芦塘边觅食生活,我对那只留守山里独自过冬的白鹭早就消了气,反倒心生出诸多怜悯来。能够孤独地坚守一个寒冬,守得春花暖水,终与另一只白鹭相伴共生这片池塘里。我天天吃饭耗费粮食,它们即使吃了我养的鲫鱼,也是能够原谅理解的嘛。我有时路过集市,见一堆堆小鱼和螺蛳便顺便买些回来,捡白鹭常栖息立足的塘畔投下小鱼和螺蛳,它们果然去吃了。现在胆子慢慢大了起来,有时飞过我的门后池边,再也没见它们在我园中拉屎。

4

昨天是这个年轮秋季的最后一天,我的大学同窗孙叶青夫妇和章长华医生及老程一家来山间看望我,此前几天我们几家结伴游历江南百牙塔、杏花村,还有意境深长的山野清净地。

 

昨天午饭后,我们在院中晒太阳,我忽然想这门后的水池虽然不见鲫鱼露头,淤泥里应该有许多泥鳅。我们几个小时候在乡村泥巴里扒过泥鳅,众人越说越来劲。于是,我搬来抽水泵,通电抽水。众人满怀期待着,看着水池的水越来越少,期待着小时候那种鱼跃出水面,或是大鱼在水中搅出的大浪花来。池内静悄悄的,水终于抽干了。我换上单薄的短袖旧汗衫,穿上靴子,忙乱间靴子里灌满了凉水,我照旧穿着靴子下到水池里,浑泥摸出五六条小鲫鱼,还有一条“黄金鱼”,记得去年春上放了三条这样的“黄金鱼”,能逮到一条已算幸运了。我刚要上岸时,有人大叫“黄鳝”,石头缝钻出一条黄龙,我三步抢成两步伸出中拇指挽住了这条足有三两的黄鳝,稳稳的拿捏在手中,供岸上人拍照留念。

 

“你赶紧上来换衣服,别受凉生病了。”我爱人在不断的催促,我意犹未尽在泥巴里摸着。凭我自小逮泥鳅的童子功,最后我也放弃了。去年春上的那一网兜十多斤泥鳅早从这池中逃得不留下一条小生灵,非常成功的一次“集体越狱”。

 

上得岸来,我始觉有些凉意了。我回到房间,未等水热,便匆匆冲洗了一下,穿上单衣裳,陪他们去附近看最后的一抹秋景,天黑才归。午夜过后,我的肚子疼得厉害,身上出了许多汗,居然将被子湿透了。我努力爬起身去卫生间,开始翻江倒海行动,很多时候都有着窒息的感觉。那一刻,什么泥鳅的叛逃,鲫鱼的失踪,还有白鹭的抢食,都觉得无足轻重了,能让我平安的迎来立冬后的第一个黎明,我就是个幸福的人。

 

立冬后的第一个白昼,我没有爬起来,听窗外的冬雨滴哒响。老程特地上街买了猪肝,回来烧了一个猪肝汤,叫我起来喝一点,不然肚子空了太难过了。早饭后,他们一行人在雨中回城了。我昏昏沉沉睡了一天,天黑了才勉强爬起来去喝点姜汤,没有半点味口。迷糊中翻看一下手机信息,叶青他们已到省城,不安的询问我的状况。其中有人发来一段话:“吃点药,就此好好养着,身体和精神都彻底放松下来。都赞你笔耕不辍,谁怜你废寝忘食呢?一定要爱护好自己”。看到这么暖心的话语,我喝下姜汤后勉强坐在电脑前,写下这篇文章,可能语无论次,全当是一种记录吧。生命总是在不同的状态下运行,只是我在这立冬时遭遇了一场寒冷。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8146.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