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

十二点放下手机去睡觉,并不寂静的夜里又传来对面楼那奇怪的声音。

这声音,白天也听过很多回。分不清是对面哪扇窗子飘来,白天也没有那么清晰。

最开始,我以为不是人声,但又分辨不出来究竟是什么声音。后来,偶然听见一位老年人相似的声音,才下了一点定义:大概是位老妇人的声音。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但从来没有听懂过。

今晚,这声音又响起来了。

对面楼已经没有几扇窗户亮灯了,我诧异,老人通常不似年轻人那样,经常点灯熬油的,这么晚不睡,她究竟在说点什么呢?且那声音很高,躲到卫生间里仍旧清晰在耳,家里没有人在么?

这一切,都无解。

又竖起耳朵,努力想听清这声音究竟在说什么,但听到的只有急促,呓语一般,一点不会累一样的嘶吼,一遍又一遍地絮说着什么。

一墙之隔的马路上,驶过一辆辆汽车,听起来像是风声,但是并不让人舒服。

那声音仍没有弱下来的意思,在并不寂静的夜里,我偶尔听到一两句重复的话语。

“阿哥,阿哥可来了啊!”

“阿哥,阿哥可来了啊!”

……

不知道是不是我听差,如果是,她究竟是喊谁,如此固执地又是说给谁听呢?

终于起身去关了窗户,声音削弱了一点,那会儿,应该已经接近凌晨一点了吧。

此刻,我坐在窗边,白天世界的喧嚣多了点儿,那声音又再次响了起来。一点一点,不知疲倦,隐藏在窗外浓密的树杈里,让我突然觉得压抑。

同时又起了点好奇,究竟是谁家的老人呢?但我无人去打听。这里面,我究竟认识谁呢?两个小卖部的老板,对面总是拄着拐杖下楼散步的老人,对门两面之缘的男孩,最熟悉的,大概就是楼下那几只小狗了吧。连门卫的脸都是模糊不清的,因为他们总是换人。

世界突然变得如此陌生。

雨还在下。

雨已经下了半个月,一天中总有时间在下。这是我经历的最漫长的雨季。有时候半夜入睡的时候,雨暂时停了一会儿。没过多久,又被雨声吵醒,看一看时间,刚过两三个小时。抿一口水,去洗手间,怕雨溅进来,虽然是夏天也仍旧忍痛关窗。雨打在玻璃上,啪嗒啪嗒,并不如从前那般好听。以前我是喜欢雨夜的,总给人一种温暖惬意的安全感。最近的雨,却总让人惶惶不安。

最近睡前,常常上网。网络上是是非非,真真假假,娱乐至死,偶尔浏览是消遣,时间长了难免头疼。是非难辨,真假掺杂,并不是清净之地。并没有以前不上网来得开心。这世界究竟有多少人在讲真话呢?虚虚实实的,怕是要耗尽生命去分辨,不如远离吧。

然而,风声是清晰的,雨声是清晰的,鸟叫声是清晰的,只有对面楼那神秘的声音是模糊的,永远不知其意。

当下,我怎么也轻快不起来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813.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