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戴金镯子的女病人

“护士,我打针。”一个戴着口罩的女人走过来对我说。
我放下手里的排班表,瞅了一眼女人摆在桌子上的药,那是长效青霉素,一种治疗梅毒的药物,“请把药单给我。”我说。
女人把药单递过来。跟着女人药单过来的还有她那手腕上,金镯子亮蹭蹭的光芒。女人有双大眼睛,打扮得很时尚,衣服像是特意买大了披在身上一样。
“你这个药需要做皮试,有对什么药物过敏吗?”
“没有,”女人压低了声音,回头往注射室门外面瞅了瞅,又说,“ 我打了好多次了。”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我好像没怎么见过你,”我说。来打这个药的病人不多,我几乎能认个大概,女人明显在说谎。我心里想。
“我以前都去市里医院打,我不好意思来这里,怕遇到熟人。”女人把手臂伸过来,我把皮试电极放在她腕部,女人的金镯子在她白皙的手腕上打转转,那亮蹭蹭的光游荡在女人的身上。
“你这镯子值不少钱吧?”我和她闲聊起来,想到自己上班有些年头了还没攒到一个金镯子的钱,心里酸酸的。
“这镯子前些年买的,花了不到一万,没怎么戴过,寻思着老了再戴,今儿个想到一把老骨头的时候吧,戴着也不好看了。”女人看着我,像是找到了话题,“谁知道还能活多久,唉!”女人叹了一口气,看了看我,突然又住了口。
“可别这样说,”我赶紧安慰她,“又不是治不好。”
“得这病还不如得癌呢,”女人低下头,“至少别人问的时候可以张口说 ,刚查出病的那段日子觉得天塌下来,天天拿手机骂他,骂他的小三,”女人挪了挪身子,接着说,“前几年想过离婚,可孩子还小,我养不起,就没离。现在想离却不敢离,孩子说我要和她爸离婚,她就不活了。”女人抬起头,眼睛雾蒙蒙的看我,“护士,你说我能治好吗?我夜夜做恶梦,烂成一堆……”女人说着说着‘咚’一声瘫在了地下,像是突然掉进了坑里,身子挣扎着,金镯子在手腕舞动。
皮试仪倒计时最后一秒停止亮红灯,女人皮试部位没反应。
“按时治疗,你会没事的,”我摇了摇头,“你能自己起来吗?我帮你打针。”
我开始用生理盐水溶解长效青霉素,这种药比普通青霉素难溶解多了,把药液用针管抽出,安瓿上还留有白色的残液。
我扶女人坐椅子上。
“护士,没针水了!”隔壁房间的病人家属喊。
等我回到注射室,戴金镯子的女人已不见了身影。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8086.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