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爱

杨名准时到达自己和赵耀约定的地方时,赵耀刚好有信息发过来。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杨名,我临时有点事,可能要迟到十分钟左右,首先给你道个歉,那附近有条石板街,挺有味儿的,要不你先去转转,我这边结束,立马赶过去……”

 

杨名没等信息看完,就让手机黑屏了,她是一个向来守时的人,平生最看不上这种临时有事的。车都没熄火,直接穿过赵耀说的石板街,头也没回的走了。

 

石板街,是这地儿一大特色,相对于现在的“雍容华贵”,杨名显然更喜欢它的“童年时代”。

 

“地是物非了。”杨名车已经开过了石板街,忽然记得这里之前有一家卖糖球的,不知还在不在了。这样想着,就迟疑了一下,终是找了一个合适的地方停了车,两只脚刚迈下一只,就看见车门处有一只男人宽大的手挡在了上面,疑惑的抬眼,一张很有回忆感的脸,映入眼帘。

 

“你?”

“我?不认识了?”

“肯定认识,让我想想你的名字。”

杨名用手按在脑门,一副苦思冥想的表情。

“别装了,你怎么会忘了我?才几天?”

“才几天?才几天?”

杨名一连问了两句才几天。

“杨名,我错了,我不是人……”

“你不是人?那你是谁?不是人估计也不是好狗,让开……”杨名的眼睛里喷出一股怒火,用力推开那人扶在门上的手。

 

“糖球,糖球我给你买来了……你是下车买糖球的吧?”

“你给我离远点,我早已经不吃糖球了,你想多了!”

“杨名,你听我给你解释。”

“不用,时间已经给我解释过了。”杨名把迈下来的那条腿重新收回了车上。重重的关上了车门。

“借过。”

 

那人怔怔地看着杨名潇洒的车影,无可奈何。

“赵耀,我们合同暂时不签了,这个项目我们公司暂时不做了,下个季度看另一个工地的工程进展情况如何再定。”杨名一手开车,另外一只手发了信息给赵耀,然后加大油门,车像箭一般窜了出去。

 

她开车回公司的十分钟的路上,赵耀一共打了十一个电话。后来发了一条信息过来:

“我不是故意的,你不要误会,我真不知道他那个点在那个地方”。

 

车停在公司地下车库,杨名没有立即上去,缓缓摇上车门,把座位放了下去,连着鞋把腿翘在方向盘上,长舒一口气。

“谁?谁在哪个地方?你说的什么我听不懂?”

“杨名,你别这样,事情真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不知你在说什么,对不起,我要开会了,回聊。”杨名把手机设置了飞行模式,缓缓闭上了眼。

 

那个人扒了皮,骨头她都认识。

 

这个世界和世界上的所有人都在变化着。她想起一个朋友曾经说过的一句话:如果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人两个人觉得孤独,那是个人的问题,如果所有人都觉得孤独,那就是其他的问题。其他的是谁,这是个敏感的话题,杨名年龄不大,但情商足够用,这个天赋不是父母给的,而是她摸爬滚打摸索出来的。

 

怎么认识和为什么消失早已经不重要,哪有那么多的时间让杨名所有事都搞明白?不求甚解,难得糊涂是多大的智慧呀,孔老夫子的“知之为不知,不知为不知”早已经不能与时俱进,杨名比谁都清楚,真相比魔鬼都可怕,可她偏偏又不想听被粉饰过了的掏心掏肺的话。
“骗鬼去吧……”

对面的千龙湖景区听说建好了,一直没有空过去瞅瞅,几个同事去过了都说很不错。杨名心烦意乱,想迷瞪几分钟也迷瞪不着,干脆趁今天这个休息的时间去看看。

虽说是礼拜天,但是景区没有几个人。

 

“今天应该是这个秋天最后的温暖了”。

 

杨名脱下外套当帽子顶在了头上,水泥和瓷砖地面在阳光的照射下泛着刺眼的白光,距离上一次来至少半年了,那时这里还没有重建,还多少有点原生态的味道,还有两条没有被水泥混凝土覆盖的路,她可以走在上面,脚底下是野草软软的“沙沙”声。

 

“租车吗美女?”租双人自行车的老板娘显然认出了杨名,老远打着招呼。
“不租了今天,太热了……”杨名很不自然的把顶在头上的衣服往眼睛位置拉了拉,急匆匆地逃走了。

“今天怎么就你一个人,小吴呢?”老板娘追着问。

杨名没有转脸,装作没有听到。

老板娘所说的“小吴”就是刚才拦着车门给杨名买糖球的人。

 

漫无目的的就走到了一个熟悉的地方,不错,就是这里,这里原来有一棵很老的杏树,杏树只有一米六多一点。春天杏花盛开的时候,有一次小吴喝多了酒,手里拎着两盒纯牛奶来杨名公司接她,杨名和几个同事一起刚出大门,小吴就迎了上来,非要让杨名陪他喝纯奶,说能解酒,杨名觉得很没面子,一边躲着一边去开车,那时候他们认识不久,小吴正在热烈的追着杨名,说良心话,杨名一点都没看上他,小吴就是一个送外卖的,个头很高,块头很大,但其貌不扬,而且给人一种傻愣愣的感觉。可是当时的小吴对杨名好的不能再好了,每天上下班接送,一天三顿送饭。骄傲的杨名不知为啥就慢慢接受了这个“没有素质”的人。

 

是这里,杨名停下了脚步,就是让她喝牛奶那天,杨名没有拗过小吴,就和她一起来到了这里,小吴把小棉袄一脱,就给杨名走起了正步,一脸的严肃,平时不苟言笑的杨名硬是被小吴逗笑了。

 

“别动,你笑起来真好看,让我给你拍张照片,就站在杏树下来,我给你拍。”

 

杨名站在杏树下,小吴给杨名拍了两张单身照片,又走过来,搂着杨名的肩膀和杨名自拍了一张他们两个的合影。照片至今还保存在杨名的手机里,不过早已经设成了私秘。

“你大约和这棵树差不多高,比我矮了几十公分,但是我愿意在你这棵矮树上吊一辈子,哪怕吊死我也心甘情愿……”小吴文化不高,这句话却让大学学历的杨名感动地稀里哗啦。

 

杨名和小吴的红娘就是赵耀,赵耀和小吴高中同学,和杨名大学同学,杨名的前男友神秘失踪了,带走了杨名的半条命,小吴因为因为家庭条件不好,一直没有对象,赵耀公司和杨名公司有生意往来,他们两人分别是同一个合作项目的负责人。小吴就是那个时候走进杨名的生活中来的。按理说,这是两个八竿子都打不到的人,当时他们两个在一起的时候还开玩笑说,杨名的前男友才是他们两个真正的红娘。

 

谁也想不到,小吴走了杨名前男友的老路,就在杨名对他死心塌地的时候,他也玩起了失踪,杨名已经吸取了教训,没有再像前男友失踪那样的撕心裂肺,很坦然了接受了小吴从她生命中的抽离。默默的哭了几场,拉黑并删除了小吴的微信和电话,但那颗被撕裂的心,不时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拿出来缝缝补补,然后再塞进去,没有第二个人知道。

 

一切得失都是命中注定,杨名知道自己一米六的身高是吊不死人的,认清自己几斤几两比什么都重要!

 

一个听来的故事,部分内容有所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山野的风2021年10月最后一天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8067.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