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疫情断想:碎落记忆成河

坏消息让人很压抑,幸好还是有疫情逐渐控制的好消息不断传来。自从疫情突然发生在北方这个城市,很多事务都有点乱套,各种试图宽慰的消息从四面八方而来,散布在全国各地的战友总在艰难的时刻发来温暖的关心并祝福。一起工作的庆阳陈先生快递了新鲜的果蔬,很是慰藉心情。烦恼有点像秋天的雨,时时下那么一点,所有的关注全部集中在了疫情的动态上,试图用放大镜一次次梳理感染者走过的所有痕迹。这座城市很多不熟悉的路突然立体的出现在眼前,错综且复杂。幸好亲友走过的道路都没有重合交集。互相提醒的问候成了这个秋天最美的回响。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记忆中有一座浮雕,主人策马狂奔,目光坚定远视前方,这构造了我少年时期英雄的全部形象。进入中年,世事逐渐体悟,很多癫狂的构想再也未曾走进梦境,相信平常和平庸其实是自己的一场修行。少年曾经的意气风发如同一场薄雾,隐隐约约浮现脑际,只是再也没有了那一场潇洒的行走。跨过一座座桥,在一条条婉转的路上行走,很多唯美的记忆梦痕了无迹。已经很久没有做梦,梦里那些指点江山的豪迈,幻化成了雨夜无尽的叹息,只有目光穿雨而过,看那远足的记忆,纷纷而来,远方的山,远方的水从记忆中一次次漫过。

 

孤独的影子能拉长记忆,但岁月依然如梭,快得来不及恍惚就已经消逝。那些月光曾经见证过月夜舞剑,那些晨露闪耀过的晶莹,很快就消失,留下一地凌乱,徒留在风中的语言,如同患病的呻吟,一声比一声让人煎熬。成长的意义一次又一次被推翻。想去定格一份纪念的相册,却很难寻觅。影影绰绰投射的唯有悲欢离愁。

 

父亲几十年伺弄的牡丹,老根依然发新芽。而父亲却老迈目光混沌,再也没有了我童年坚实的依靠。这让我总是陷入惶恐。老家的院子是父亲的念想,站在城市的阳台上,穿过楼宇,跨越千万里,能看见老屋夕阳下静穆的树。我细细端详,能看见我儿时成长的影像。那是一段快乐的日子。尽管清贫,但快乐得纯粹。人与人之间真诚且善良,朴素的情感能散发出人性的光芒。我就在这种光芒下,蹒跚学步,走向一个又一个城市,虽然距离我生活的场景已近很久远,但回忆心底依然能流淌出暖意。儿子无法体悟中年沧桑,回到老家会可劲的玩耍,以至忘记繁重的学业。这让我总纠结在是否管理政策宽大包容过度。冬临近,叶子初黄,很多往事泛陈,我行路如同旅人蹒跚,望尽夕阳西下,几缕阳光,几枚叶子,就能照尘世安然。

 

关于成长的过程,有很多的断想接近窒息。以后的以后,我拿什么给后人记忆?淋漓酣畅的怀想,枯立如松,至此,门前的树,屋后的山,土坯垒起的课桌久久散发出光芒,东岭的雪总比西岭的化得快,从一个春天又一天春天走来的,老屋的月季花依然绚丽。

关于往事,连缀成珠,很多时候陷入沉思。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8032.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