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怀念父亲母亲

五十年代初,当我还不太懂事的时候,看到同村孩子的妈妈给孩子喂奶、喂饭的情景时,我问爷爷:我的妈妈呢?爷爷说:你妈早就去世了!你是没娘的娃!这时的我才二岁左右,每当我看到这种境况,不由的让我再次问爷爷:妈妈到底是怎么去世的?现在哪里呢?爷爷才详细告诉我说:解放前一年,正是解放战争后期,国民党反动派,垂死挣扎,正逢兵荒马乱年代,当时国民党洋县伪政府酉水保队副把你父亲拉了兵,由于正是母亲坐月子的重要时期,你妈生下你才七天还在月子里,爷爷担心父亲被拉兵了,回不来了,母亲还在月子里,就用家里的三担棉花把父亲赎回家,父亲刚回家,拉兵的人说父亲是逃兵又抓回县城,爷爷又用二担棉花才把父亲赎回家,母亲因担惊受怕,起早睡晚感冒了,最终因缺医少药,失去了治疗机会,持续发高烧,因此母亲在产后十七天时因产褥感染去世了!临终年仅十七岁。因此我成了没娘的娃了,听爷爷说,父亲承担起抚养我的全部责任,由奶奶及小妈轮回抱着我在全村及十里八乡找同龄孩子母亲要奶吃!家里还为我养了一只奶羊给我补充营养。回忆童年的我,不由的我在心中泛起阵阵酸楚。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每当我看到别人的母亲给小月娃喂奶,给孩子做饭、喂饭,上坡种地,上街赶集买卖土特产,操持家务,唯独我没有母亲,我在家里是父亲管养的,心里面有着很大的忧虑和孤独感觉!解放前由爷爷奶奶给小叔订了个童养媳,是奶奶的亲侄女,解放后的一年后小妈因足月妊娠难产死亡!就是这样我家接连二三出事,连续三年之内因母亲、小妈连续都一一因坐月子失去了俩位年轻的生命!可惜呀!老天爷怎么这样很不公平的把天灾人祸这样的大事、难事降临到我们家里了!就这样的境遇也没有难到爷爷、父亲及小叔。次年爷爷、奶奶、父亲一家人齐心协力帮助又给小叔续了房,订了新亲,结婚后小叔与小妈同全家人继续过着平凡的日子!

解放那一年我三岁,父亲为了生计,还要扶养老年多病的爷爷奶奶,为了生计父亲每天带着我在金水河河边安装了轧花机,每天上街带上我,把我放在金水街黄三的蒸馍店,让我饿了就吃块馍,渴了喝点水,每天下午父亲收摊转来结账引我回家,就这样每天如此,不知不觉我已经五岁了!含辛茹苦的父亲带上我继续操持着轧花生意,我们父俩相衣为命,就这样我同父亲、小叔、爷爷奶奶在新中国的和平年代度过了我年幼的童年。父亲有了我这棵男丁,放弃了几次续房订亲的机会和念头,我七岁后父亲就一直供我上小学,昐望着我长大成人!

新中国成立后,父亲参加了土地改革、初级社、高级社等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农村建设运动,一九五六年爷爷因劳集集劳成疾,患食道癌病去世了。这年小叔成为青壮年人了。后由于三年自然灾害,国家经受了三年困难,接着因为大集体,吃食堂,父亲还是经受住了三年困难,度过了暂时困难。国家开始抓紧社会主义建设及三线建设,不识字的父亲还是这个时期农村生产队的强壮劳动力,农村生产里面属于精明能干人,懂得扎花技术的农民,生产队为了扩大生经营,还是在金水河黑滩湾背背为生产队安装了轧花机,为生产队增加集经济收入。父亲是一老实敢厚的农庄稼汉,为人厚道,勤奋持家,由于父亲有一技之长,长期经营过轧花技术,大集体生产安装了扎花机、弹花柜,生产队安排父亲及管账员富贵哥,两人共同经营轧花、弹花业务,为生产增加副经济收入,整整经营了三年。一九七零年三月二十九日这天,金水河流域下突然下了大雨,河水突然瀑漲,金水河黑滩背背的轧花机、弹花柜面临洪水冲走的危险,此时小叔子任生产队长,立即组织抢险救灾劳动力,开展了二个小时的抢险救灾,危险的关口终来临了,当父亲同富贵哥一手扶着轧花机、弹花柜,一手抓绳索,此时刚过河心,突然齐头水下来了!父亲还在河中间扶着轧花机、弹花柜,这时我同抢险队人员抓紧拉绳子,看到齐头水漫过了父亲的腰以上时,由于水位漫过腰部,双脚已经站不稳了,只有用力抓紧绳索,这时站在河道西岸用尽全身力量,当时把我吓得哭了!这下完了!洪水马上会把父亲及其他几个抢险队员卷走的!心里再想,我从小没有母亲,这次如果父亲被洪水卷走,我就成了孤儿了!不由我胆战心惊!就在这紧关头,我高声喊话,爸爸:把绳子抓紧呀!就这样由于人多力量大,才由父亲、富贵哥几个强壮抢险人员才把正在瀑涨河水中间的父亲、富贵哥及生产队的扎花机、弹花柜拉上岸边,为生产队抢回财资金伍千余元,这时对面金水街上的抢险救灾人员及围观群众才松了一口气!回忆这次抢险救灾的险要情境,现在使我更加觉得后怕!

父亲、妈妈:你们二老虽然已经过世几十年了!如今国家发展很快,正蓬国泰民安,太平盛世,即使今天的网络信息社会很发达,天堂还是没有没有微信、电话的?

儿子好想再听听您们二老的声音,看看您们慈祥的面容……!父亲、妈妈,你们在天堂过得可还好吗?儿子的想念牵挂呀!您们听到了吗?苦日子过完了,父亲却老了;好日子开始了,父亲却走了,这就是我苦命的妈妈和父亲!

父亲健在时,我上学了!工作了!有职业了!成为一名中医内主治医师。我成人了,父亲却远走了。这就是你不孝的儿子让父亲受若受累了一辈子。

想象妈妈生我时剪断的是我与妈妈的血肉连系着的脐带。这是我生命的悲壮!

妈妈升天时。剪断的是我情感的脐带,这是我生命的悲哀。

妈妈给孩子的时间再多,总感到还有很多亏欠。孩子给妈妈的时间太少了,只有十七天!母亲就去世了!可怜的我与父亲相衣为命,多亏奶奶、小妈、小叔多方照顾年幼的小侄子,直到长大成人!当我七岁时父亲让我去金水小学上学,学校距离家里二公里路,就这样每天往返四次到高年级的往返五、六次,连续六年走学完成了小学学业,小学毕业后去佛坪县城考初中,后因年龄小放弃升学考试,休学两年才去槐树关民办中学上了初中,后因路远步行,转金水农业中学继续上初中。初中没有毕业,文化大革命开始了,一九六六年学校学生会推荐给我去北京参加毛主席第十一次检阅红卫兵学生,后来又连续参加了学生串联去,去了成都、重庆,文化大革命停止串联后回校复课。初中毕业后,高中停止办学,因此我就回乡随父亲参集体农业生产队劳动,当了一名年轻的农村农民庄稼汉。

由于父亲经常教育我,好好上学念书,将来学医生,因母亲在旧社会因缺医少药的落后条件下失去了年轻的生命,经常在心中惦记着母亲的去世原因,心里发奋跟师学中医,文化大革命后期,国家要求农村办合作医疗站,经群众推荐选我去负责本村医疗站的兴办工作,后来由于我工作认真负责,业务学习进步快,乡卫生院院长缺乏工作人员,又推举我进入乡卫生院工作当中医学徒,就这样工作一年后转为乡镇卫生院正式职工。

都说是孝心一片,该好好孝敬父母一翻,但是父母亲都已经过世了!

如果有妈妈在时“上有老”是一种表面的负担,但是父母亲没了,想孝敬父母之心,也只是一种思念与回忆?“亲不待”是一种本质的孤单,再没人喊我“儿仔”了,才感到从未有过的空虚和飘渺,再没人催我回家过年了,在失去的父母亲眼里也只是一种玄念和牵挂!我才感到我也被可有可无了!妈妈在时不觉得“儿子”是一种称号和荣耀;妈妈没了才知道这辈子儿子已经做完了!只有用自己儿子去填充自己给父母亲当儿子的感受!争取下辈子做儿子的福分,还不知道有没有资格再轮到!

如果父母亲在世,家乡是我的老家,父母亲没了,家乡就只能叫做故乡了!由于母亲早年过世,父亲充当了母亲的角色,男一半,女一半维持着全家人的生计。文化大革命结束后,农村仍然以大集体经营为主,我本人初中毕业了,在家里劳动两年后,国家号召农村大办合作医疗站,我受父亲的启发和教育,决定学医,一九七九年经村上推荐,让我进村医疗站学习中医中药,我就积极主动服从村上安排进入本村医疗站工作,由于我学中医很满意,工作认真,学习进步快,一九七零年十月,我被乡卫生院调入乡卫生院工作,当年就转为正式医务工作人员。次年在毛主席“六、二六”指示精神指导下,省上指派西安市部分医疗卫生工作人才下陕西汉中洋县金水地段医院,县上决定让乡卫生院合併到地段医院工作,从此我就成为一名正式的医院工作人员,再经过七八年的努力,靠自学成才,中医学徒依次晋升为中医士、中医师、中医内科主治医师。从此我才圆了当一名医生的梦!中途还被医院推荐去县医院、咸阳中医学院进修学习西医外科及中医骨伤科业务技术两年,从此我成为一名合格的专业技术人员,经过三年努力奋斗,我被县委宣传部任命金水地段医院长职务,从此以后我就在金水医院担任领导工作四十年为山区人民的医疗卫生事业奋斗了四十年,直至退休。我在医院工作期间父亲多次教导我,要求我必须当好一名合格的医生,一名合格的医院院长。回忆童年,父母亲为了我的一生及孙辈的童年、青壮年付出了他终生的精力和身心,父亲去世的时候,两个孙子一个孙女都工作了,如果父亲在世,两个重孙女都大学毕业后参加工作了,他终年八十岁,退休后的我已经成为七十三岁高龄的白发老头子了,但是我仍然热爱祖国医学,在洋县和谐医院中医科坐堂看中医!这与我的父亲母亲的教诲分不开的!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8011.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