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时光不与土窑老

我的童年,大部分是在那个小山村度过的。那儿,有着蓝蓝的天,白白的云,青青的山,就连草都是那么茂盛,像顽劣的孩子,扭着身子疯长。高低不齐的土窑洞,袅袅的炊烟,弥散着让人熟悉的味道。

我的四个舅舅,除了二舅过继出去外,三个舅舅都在一个村,他们的家像三个支柱安扎在小村的三个地方,舅舅的儿子,我的表哥们零零散散地分散在舅家的周围、小村的每个角落。我的外公排行老四,他的弟兄每一门都开枝散叶,刘姓家族在那个村子可谓人丁兴旺,全村人四分之三以上都刘姓,都沾亲带故,外婆四儿两女,大姨在外地,我是那个村子嫁出去的老姑娘的小姑娘,走到哪儿都是舅,走到哪儿都是哥嫂,我妈是老小,我又是我妈的老小,所以,我年龄不大,辈分不小,在那帮孩子头面前,我是姑姑,正儿八经的小姑姑,虽然,没几个喊。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我穿着漂亮的新衣,梳着羊角小辫,被一帮光脚穿鞋,浑身土溜溜的孩子围在中间,在这里,我是客人,我是妈妈派来的小兵,除了照顾有病的外婆,大部分时间都可以和这帮孩子厮混在一起。物以稀为贵,每到舅家,我也是吉县的苹果运到了广东,受到了空前的欢迎。

他们待我是客,极友好的。好吃的,好玩的,总是让着我。当然,他们也有集体倒戈的时候,我清晰地记得,有一排高低参差不齐的孩子,就站在舅舅家对面的窑顶上,拍着手,跳着,声音洪亮、动作齐整地喊着为我编的顺口溜:“巧慧巧,巧毛蛋,巧慧哭哩要老汉!”

那种阵势,很是壮观,就像演节目一样,我疑心她们准是经过高人指点,或者精心的排练,才能得到那么超水平的发挥吧!

这种感染力和震慑力是超强的,我那时只有七八岁,也是知道害羞的,我会要什么老汉(女婿)呢,可她们就是在喊,在唱,唱给一村的人听!讲不讲理呀,我的脸涨得像舅舅家那只大公鸡的脸,眼看就要破了,我进门拽出了颤巍巍的外婆,她对着那帮孩子喊:“几个娃娃,别喊了,慧慧可是客人,是你们的小姑姑呢!”

不知是外婆的威力大,还是提醒了他们我是个小客人,总而言之,那帮孩子很快嬉笑着作鸟兽散,不久,又邀我出去玩了。孩子,就是这般好,从不记仇,屁大的事很快就过去了。那段时光,我总是被前呼后拥地稀罕着,快乐女神常常会亲吻我的双颊,抚摸我的额头…… 我是村里的客人,全村都是亲戚,哪家做好吃的,都会吱着孩子去叫我,东家一顿,西家一顿,有时候会有几个孩子同时抢着叫我,似乎谁抢着了谁才是真正的赢家。于是,总是左边一个右边一个,拽着我的胳膊往各自的家里拉,非得大人出面协调这才作罢。

 

那个时候,每顿都是清一色的粗粮,窝头、杂面,除非有了客人,才换换口味。有一次,小妗妗问我到大妗妗家吃的什么饭,我说,拉面!小妗妗问我好吃吗,我说,好吃!就像白馍一样!小妗妗说,我娃细活哩,妗妗明天就给你蒸白馍!

到谁家都能吃上好吃的,可是,我妈去了,档次就更高了,不但有白馍,白面条,还有小菜,四个!小菜基本上都大同小异,一碟炒鸡蛋,一碟凉拌茭瓜丝,一碟油炸花生米,一碟……什么的。茭瓜丝和炒鸡蛋基本上家家都有。跟着我妈,我能吃上白馍(点了红点的那种),能吃上臊子面,甚至饺子,我还能喝上黄酒。每到正月里,家家都要过酒,有的酸些,有的甜些,酸的甜的我都爱喝!我是大酒量,能喝一大碗!我还能收到压岁钱,五毛一块都有,我妈也给其他娃发,可是,我是小银行,我妈是“支”行,收到的钱呢,上交还是花了,闹不清了。

小村有一个深深的沟,全村人就绕着沟圈居住。夜幕降临,家家户户都点上了昏黄的煤油灯。天上星光点点,村里点点星光。表姐们会就着煤油灯在上边熏窗花,就是把一张窗花和几张颜色各异的纸缝在一起,对着煤油灯熏,熏好了照着样子把黑的地方用小剪子掏了去,再从边上顺着“模子”的样子剪下来。表姐们把熏好的窗花给我,教我剪。我手笨,剪下来的豁豁牙牙,没有她们的齐溜光正。剪好的窗花贴在窗户上,有大红的公鸡,有粉红的干枝梅,有抱着大肥鱼的胖娃娃,各式各样的图案,可多啦!

 

“剪窗花,剪窗花,裁下寄谁家?”每次回家,表姐们都会给我一些窗花,我家的窗户是玻璃的,贴不住,我就把它贴在墙上,花花绿绿的,也好看。

除了剪窗花,我还跟着表姐们去坡池洗衣服。那是一个圆形的土池子,人工造。就是在一个空地上挖一个大坑,方方有个二三十米,一下雨,池子里就蓄满了水,雨水不断,池子里的水似乎就没干过。全村的人拿池子里的水浇菜,洗衣服。尤其是刚下过雨,太阳一展焰,地上干了,坡池里的水沉淀了下来,不太浑了,正是洗衣的好时候。坡池边上围了一圈人,有洗衣服的女人,还有玩耍的孩子,说说笑笑,热热闹闹。

 

瓜地看瓜,是最好的差事,表姐们都是好劳力,这事轮不上她们,我跟着那些“毛蛋蛋”们去看瓜,大多时候还串门子,东家看看,西家转转。每到一家,“虾兵虾将们”都会摘瓜给我吃,只是她们摘瓜的技术太臭”,总是不小心摘下一个半生不熟的生瓜来,又怕挨骂,就悄悄地把生瓜像投掷手榴弹一样扔进瓜地旁边的山沟里,“作案现场”处理得干干净净,只剩下满地的瓜蛋儿,敢怒不敢言。

瓜皮是要拿回去喂猪的,西瓜水沾了我们一脸,红红的,像搽了胭脂一样,用手背随便一擦,更匀乎了,也不管,呼啦一声都走了,到下一站,吃吃,看看。满地的瓜,就是好,像一个个忍俊不禁的笑容,面前,站满了高高低低的“三花脸”。

 

用玉米换果子吃,是我们最盼望的事。往往,挑果子人一来,一声吆喝,全村沸腾!我跟在一大群孩子后边,喊着“换果子的来啦,换果子的来啦!”齐齐地往村口跑!果子是秋果子,长着黑红黑红的脸,浑身上下香透了,离个十米八米的,就能闻见果子香!

舀上一社玉米,就能换半盆果子,刚换的果子有一股涩味,吃起来远不如换果子时的欢快,就是那过程,可是一种丰富了想象磅礴了山河的畅快哟!

 

像这样热闹哄哄的场面,还有,就是娶媳妇,嫁女子。表姐们一个个扎着红头绳骑着毛驴出嫁了,表哥们也用毛驴驮回了嫂子。吃了席,我挤在坑头边看有人给穿着大红棉袄的表姐擦烟抹粉,吃饭,香喷喷的饺子表姐吃了两个就说饱了,她是被藏不住的快乐填满了肚子。满脸娇羞的表姐在她娘舅和几个人的帮扶下骑上了毛驴,那毛驴也俊相相的,戴着大红花,披着红花绿叶的新棉被。

迎亲的毛驴排成一条长长的队,铃声叮当,驴蹄声声,煞是壮观。表哥们看着我盯着毛驴看,就会把我抱上后边的毛驴上,用手护着我。我是骑过毛驴的人,那种感觉,你不懂。像什么呢?就像去视察的大领导,骄傲,自豪,神气十足,派头大着呢!

迎亲送亲我都去过,是跟着我妈一块去的,无论带上我在不在我妈的计划范围里,我都一次不差地出现在有我妈的队伍里,哪怕每次机会都是我哭天喊地、死缠烂打争取来的,那可是下了本的。有啥,只要能去,拼上老命都值!真值!

嫁女子有点不好,迎亲的队伍一走,热闹就过了,可是娶媳妇却不一样,虽然漫长的等待,却是满满的喜气!村子里到处洋溢着喜庆的气氛,大人前前后后地忙,小孩里里外外地跑!案板上,切着猪头肉,过油肉在锅里吱吱啦啦地响!油炸红薯的味道直勾勾地往你鼻孔里钻!鱼呀,鸡呀,都在盘子里整装待发!村里上下,男男女女,老老少少,脸上都洋溢着喜气,就连村子边的狗尾巴草,都直起腰杆,满脸含笑,眼巴巴地盼着新媳妇呢!

天,已经黑哄哄的了。远远地,对面那条路上,隐约火点闪烁,是手电筒!听,竖起耳朵!鼓手响哩!可不是,真响哩!

“媳妇回来啦,新媳妇回来啦!”一声呼喊,遍地吆喝,还有比孩子眼尖嘴快的么,跑的跑,喊的喊,一时间,整个村子都沸腾起来了!

“快快快,搭彩子!你几个拿着东西往上走,准备好,搭彩子呀!”理事的,大声吆喝起来,几个人,有端盘的,有拿烟的,有提着凳子的,大步往村口走。边上,绕了一大群孩子们,雀跃着,呼喊着,一个个像吃了喜妈妈的奶。

迎亲队伍终于到了跟前,夜火燃起来了,鼓手响起来了,锣鼓敲起来了,吹鼓手的,鼓足了腮帮子,像藏了两颗核桃。敲锣鼓的,铆足了劲,鼓点捶的咚咚响!所有人的脸都红彤彤的!

“乏了吧,快烤一烤,歇一歇”接亲的换把手,让迎亲的送亲的人去暖一暖,新郎官也被簇拥着说说笑笑,只有新娘子,端端正正地骑在毛驴上,脸被围巾包了个严严实实的。手电筒的光在新娘浑身上下转来转去,红棉袄,红裤子,红围巾,脚上,是一双平底绣花布鞋,也是红的,除此而外,再也打探不出个什么。不进洞房,新娘子很难露脸的。

被左右两个“送姑”簇拥着进了院子,新娘子还没站稳,鞭炮就在周围开了花,噼啪作响,青烟直冒。新郎官总是有意无意地护着新娘子,用自己的身体做盾牌,不远不近地挡在新娘子的周围,稍微亲昵的动作就再没有了。

 

典礼是娶亲中最精彩的一笔,媳妇和女婿互换定情物,一般都是一块手绢,大都是“接姑”和“送姑”帮着传,也有直接给的,新女婿和新媳妇都羞答答的。听见有人在喊,新媳妇叫啥啦,新女婿说一下。边上马上有一群人在呼应,说一哈说一哈。

实在被逼不过了,新女婿才会羞答答地说出新媳妇的名字,我见到的典礼,一般就这样了,有大胆的,吆喝着再有什么的,被年长的一声给止住了:“娃,不早了,让进洞房吧!”

进洞房!这时,又是一阵拥挤,据说,新娘和新郎谁先进洞房将来谁在家里说了算,两个送姑,扶着新娘往洞房里挤,可是新郎的阵势大呀,四五个小伙子一字排开,把新娘她们一挡,新郎就开了门,大摇大摆地进了洞房。

接下来,就该问新娘要喜糖了,每个孩子两颗,糖是那种水果糖,包着花花绿绿的糖纸,甜着呢!

席终于开了,小孩子和男人一般是坐在院子里,我可以跟我妈坐在炕上的,有时候先和那帮虾兵虾将们坐在一起抢,再到我妈的桌上吃,美着呢!

闹洞房我是等不到的,都到了几半夜!我曾经卯足劲等着看闹洞房,结果都是半途而废,一眼醒来,已经被我妈她们安顿到什么地方睡了一觉了。关于闹洞房,我就不得而知了,据说,新娘和新郎要吃换碗饺子,喝交杯酒,点过桥烟什么的。

……

往事如烟,时间的马蹄哒哒走过,那山,那树,那瓜田,那村子,还有我亲爱的外婆和舅舅们……都和那高高低低的土窑洞一样渐行渐远,可是,时光不老,她们又分明站在我身边,清晰可见,就像隔着一层透明的玻璃,鲜活在我的记忆里……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7992.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