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婆婆

站在汉江河畔,遥望对面,虎头山,松柏摇曳,龙须草飘逸,可婆婆已经常眠在那半山腰,再也看不到这些景物。想起和婆婆一起度过的年年月月,日日夜夜,点点滴滴的往事,像电影一样,一幕幕从眼帘滑过,泪水模糊了双眼,思绪又回到了从前。
一声鸡啼,唤醒了沉睡的太阳,崎岖的山路上,粪筐坠的扁担咯吱响,汗珠里孕育着玉米高粱。吼一声秦腔,草丛里飞起小鸟惊慌,挥起撅头,料江石硌疼了大山的脊梁。舞起镰刀,割下悬崖上的龙须草。风撩小道,飘来月白色的土布衣裳。那是婆婆,老娘,迈着小脚 ,提着瓦罐,送来红苕蒸的干粮。抱一蓬毛草,铺在麻道梁上,倒一碗自酿的米酒,就着干粮,边吃边和婆婆又聊起了过往。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一担柴,压的我喘不过气来,坐在柳树下,刚想歇歇脚,看瓜的本家叔叔边跑边喊:快!你爷怕不行了,但又闭不上眼,是在等你吧!我搁下柴担 ,一路小跑,跑到爷爷跟前,他用微弱的声音说:苦命的孩子 ,你一岁多就没妈了,有爸和无爸一样,养不了你,我怕也照顾不了你了,大限已到,我得走了,今后得你自己照顾自己,一个人过日子了,别怕,熬过这几年,女孩子长大总是要嫁人的,找一个正经好人家,穷点不要紧,只要人品好,并且一定要有一个善良的婆婆,多下苦,好心孝敬人家,人家才能像亲妈一样保护你,心疼你……话没说完,爷爷就永远闭不上了眼睛,一切太突然,我愣在那里,那里是家 ,今后谁是亲人,该依靠谁。
再难,日子总是要过的,从此,我孤苦伶仃,无依无靠的独立生活,自立更生,丰衣足食,经历了难以想像的曲折和磨难,十年,却练就了我坚强的意志,在以后的人生道路上,足已能承受一切困难和挫折 ,后来证明,世上无难事,只要去拼搏,你就会成功!
嫁进山区,非我所愿,前边河,后边坡,山沟岔岔穷窝窝,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我却有缘有幸遇到了一个好婆婆,第一次见面,她那慈眉善目的貌相就让人喜欢 ,后来事实证明,她性格温和,心地善良,助人为乐,真是一个好人。
婆婆是旧社会走过来的,她的父母给她缠裹了一双小脚,给她带来无限的痛苦,却阻挡不住她勤劳的双手,她含辛茹苦的养了四个孩子,在那个年代,该受多少苦呀!我和婆婆一下子拉近了距离,人心换人心,我把她当亲妈孝敬,她把我当亲女儿看待,我切菜切破了手,她马上拐着小脚去石片上刮回刀尖药按上,她感冒了,我就赶紧熬点葛根才胡,姜葱,端到床前,给她发汉 。我们相处和谐,看不出来是婆媳关系,就这样,虽苦,心里甜。
改革开放的浪潮涌进了山区,我走出了家门,为了孩子,老人,又操劳在城市,刚开始,婆婆还在农村,我们也不住回家看望,每次回家,她都站在河坎上迎接等候 ,记得有一次,我看她那围裙里鼓鼓囊囊的,就问她,那是什么?她说:你不是爱吃烧苞谷麻,刚掰了几棒,给你烧着吃,这就是婆婆,感动!
后来,我们把婆婆接来了城市,辛苦了一辈子,也该享享福了,也让这些晚辈们尽尽孝心,让她老人家安度晚年,繁忙之余,帮婆婆梳理梳理长发,帮她剪剪脚上的死皮老茧,晚上坐在沙发上,就像当年在家里火塘边一样,天南海北拉拉家常,她照样勤快闲不住,帮我们做饭,擦桌子,叠被子,每天在楼上平台走几个来回锻炼,不知不觉在城市生活了十五年,九十多岁了,她说她很想家里的那些同龄老人,想回去看看再来,为了满足老人意愿,就送她回去了,不幸的是在老家山路上走步锻炼时,踩翻了石头,摔坏了腿,后治疗无效,去世了,享年九十二岁。
婆婆虽然走了,但她的音容笑貌将永远镶嵌在儿女的记忆里。
孝敬老人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希望在外工作,打工的孩子们,常回家看看,老人辛苦了一辈子 ,现在老了,心情是矛盾的,他们一方面希望儿女们能走出家门,报效祖国,事业有成 ,蒸蒸日上,又希望能和孩子们见面团聚,享享天伦之乐 !  别忘了 ,如果没有时间回家,就常常打个电话 ,宽慰宽慰他们那干枯的心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798.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