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身体原件能用就凑合着用吧

我右胳肘伸不直有不少年了,记不清确切从哪一年开始的。大慨是以前打拳击后手重摆拳打得多,右胳肘有损伤也没当回事情,等到发现不方便时,已成“弯”局了。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后来询问过医生,有称要动手术。那段日子我爱人工厂正焦头烂额,也没心思去医院手术。这时候,我大学一位同学打羽毛球觉得膝盖有点疼,据查是膝关节月小板积水。他在一次饭局上巧遇一个“专家”,称这事好办,把月小板敲碎了让它们重新长到一块,很小的手术。他听信了“专家”的话,住院做了手术。住院时我没空去看他,他出院回家休养,我们上门去看了他,见他膝盖用透明的胶皮裹着严严实实的,在家走路单腿蹦着跳。他称专家让在家静躺两个月,等待月小板长好就没事了。还未到两个月,他老婆发现他做手术的那条腿肌肉萎缩严重,便去医院找那个专家复查。

 

图片作者与同学黄维富在江南山里

 

专家埋怨他:“叫你在家静养,也不能天天睡大觉啊,要锻练活动。”于是又住院,又手术,在医院住了一个多月,他老婆每天上下午扶着他做康复训练。可他的腿还是瘸了,最严重时上班拄着双拐。街道残联闻讯很关心,上门查实验证后上报有关部门为他办理一个“残疾人证”,残疾类别为“肢体残疾”,受益人一栏内写着他老婆的名字。好端端的一条腿,就这么给折腾残了。很标致的一个文人,临老了落下个“肢体残疾”。他自嘲说,“残就残了吧,凭残疾人证到很多旅游景区免收门票呢”。

 

尽管他说得轻松,可我看在眼里,还是打消了给胳肘做手术的念头。

 

曾有段时间我用铁球锻练腕力,手腕上面鼓出来一个很大的“水泡”,有医生看后说是“腱鞘囊肿”,要做个小手术。我回庐江城吃饭时遇到外科医生章长华,他是县医院外科“一把刀”,名震潜川。有人说他几十年间天天上班干的事情,就是拿刀划开别人的肚皮,从里面扒拉出一些杂碎,有时一天好几台手术等他主刀。他捏紧我手腕上的“水泡”,叫我转过脸去,只听“噗”一声响,我扭回头一看,刚才的响声是他拿啤酒瓶砸“水泡”的声音。他双手捏搓着“水泡”,一会儿就不见了。他说这东西开刀后还会鼓出来,这样砸破吸收消化掉不会复发。

 

图片右二就是“一把刀”章长华医生

我问这右胳肘弯了要不要开刀?他边喝酒边笑说,人上岁数老了,直的变弯了,高的变矮了,硬的变软了,都属正常。别一点小痛小痒就往医院跑,非得“刀光见影”,伤害也大。非到万不得已时,身上原件比任何先进的配件都要好,能用尽量凑合着用吧。

我来到九华山中栖居,翻地种菜,挖洞栽树,搬石头垒墙,渐渐力气似乎比以前大了,端碗吃饭香喷喷,倒头就睡着了,也没觉得右胳肘弯了会影响干活。疫情期间闲着没事干,有时拍打身体,还摸出前些年50元买的一个震动棒,随意在身上震动,有意无意在右胳肘多震动一会。初震时酸麻胀痛,常被震得龇牙咧嘴。渐渐的,这种感觉便弱了、轻了,夏天穿短袖居然发现右胳膊直了许多,进入金秋差不多与正常无异了。

 

 

以前遇到过家人肩膀疼得举不起胳膊,用电吹风每天对着痛处热吹一会儿,驱走关节内寒气,渐渐就没了痛状。人体自然规律是不可抗拒的,肌体与原件在磨损过程中也会出现一些故障。平日里寻找适合自己的生活、休养习惯,饮食与健康上讲究些科学道理,遇到小恙时要相信人体本身自愈力很强,若是哪里有些不舒服,作些调养,辅之以理疗。免得跑医院去排长队,弄得灰头土脸,一点尊严都没有,有时还会整出个意外来。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7955.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