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不算冬夜

外套只披了一件,然而耳边寒风被带过一阵又阵,那凉气不算猛烈,但就是怎么也无法阻挡的温度周身环绕。电动车在路灯下明亮的小路上行驶,梧桐叶在灯下泛着昏黄的光影,隐着光影的地方,包括枝桠间透出的蓝黑的天,都像月光下的海水一般悄然蔓延着静谧。
视野中的光亮、车、树与行人无不模糊地闪过,逐渐那冷意浸入我只一件的外套,而耳旁的风没停昏黄的光影还在继续伸展。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要到一家小小的、翻腾着白色热气的串串店。它真得很小,一张的大的长方形桌子就占了小店的大半,坐上人后光是在店里移动都很难。

小学常来这吃,从以前住的小区出小门往右拐几步就到了。以前小店会在店门口多摆两张大长桌,能有十个锅涮着大快朵颐,每次都要早早来占位。晚上,一排白雾萦绕进夜幕,我们的脸全埋头进不停的热气里。
热气在屋内徘徊,怎么会感到冷呢。鸡汤沸腾“咕咕”地煮着一串串小食,烩面捞上来淌着浓鲜的汤汁。味道一如既往,几年都没变,我喜欢吃的一直是那几样,幸好一直都有。
最享受冬天坐在腾腾的热气里,看不清对面的人,只专心让自己想吃的多煮个几分钟入滋味。那白烟里涮着串的几十分钟,我不必思考任何杂乱的事,听着大大在门口与认识的人打招呼,看着婶婶甩面或下菜。这白烟里是很难得的放松。

携着一身热气出门,鼻子捕捉到了浓缩在晚风里的香气,有些激动劲儿,这味道也是好久不曾闻到,是自然而然飘过来的,它让我想去看看——好久不见的那种,“嘣”的一声响的爆米花。
果然还是那样的地摊,在路口的一角人行道上,亮着一个小小的灯泡,一个咕噜转的黑色的炉,还有长的大口袋,爆米花就爆在那里面,发出划破冷风的“嘣”,接着溢出香甜的气息和一袋袋热乎的美味。
头次见这样的爆米花是在一个冬天,也是寒冷的街头,一声巨响与升腾的热气,一直为妈妈所钟爱的记忆那样飘浮在冬日的晚风。这样的温暖多在寒冷之时,它们好像本就是冷风中盘旋的热气。
拎一兜温热的爆米花回去。

明明一切不是冬夜,偏偏暖到胜似冬夜,永不可能在脑中磨灭的热气与动容。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7951.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