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秋日一抹黄——俗称“洋姜”“鬼子姜”的菊芋

今年上海的秋天来得格外地晚,往年中秋节前后,小区以及路边的桂花就开始香面扑鼻地陆续开放,今年中秋都过了半个月了,桂花苞还睡在树上。

不过应该也快要醒了吧,因为这两天大雨过后,气温骤降,开始冷飕飕了。

虽然桂花还在睡着,但那秋日的一抹黄,俗称鬼子姜的菊芋,却正在盛开。

小区的东北角上有个锻炼身体的小花园,南面是小区道路,西面是一些毛竹,毛竹中夹杂着一棵绿萼梅,后面是高高的结着香椿籽的老香椿树,东面和北面有厚厚的草坪,草坪后面便是成片的菊芋了。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每天上午遛狗的时候,把狗一栓,人就可以在器械上运动了。

看着那一朵朵黄得耀眼的菊芋,以及在菊芋上翩翩起舞的各色蝴蝶,内心顿时安静了很多。

在这里,不用过多的考虑鸡毛蒜皮的小事,也不用思考深奥的哲学问题,更不用管为什么开市客的鸡蛋牛奶又新鲜又好……

只身体有节律地动起来,看着这一抹一抹的黄色,脑袋就彻底放空了,嫌太静的话,开可以听上一首老歌或者一曲音乐。

花花草草的确是可以舒缓人的焦虑和紧张的,我本想在重新种点多肉植物,但现在看来全然没有必要,因为我可以在家以外的任何地方找到我喜欢的植物,就像白居易的诗一样:

绿野堂开占物华,
路人指道令公家。
令公桃李满天下,
何用堂前更种花。

我虽不是桃李满天下的老师,但是家以外的花花草草已足够我观赏的了,何必再自己种呢。

其实,我更喜欢大自然的野花野草,看它们自由生长,竞相开放,由花而果,越是自然的,越是原汁原味的,便越能使我舒缓放松下来,何必再把它们放在盆里罐里里,束缚地像旧社会被裹脚的女人一样呢。

人都是爱自然的。

说到底人除了有社会属性以外,人也是自然界里走出来的物种,亲近自然,喜欢花草,就是人的一种本性。

扯远了,再继续说这鬼子姜菊芋吧。

菊芋(学名:Helianthus tuberosus (L. 1753)),又名洋姜、鬼子姜,是一种多年宿根性草本植物。高1-3米,有块状的地下茎及纤维状根。茎直立,有分枝,被白色短糙毛或刚毛。叶通常对生,有叶柄,但上部叶互生;下部叶卵圆形或卵状椭圆形。头状花序较大,少数或多数,单生于枝端,有1-2个线状披针形的苞叶,直立,舌状花通常12-20个,舌片黄色,开展,长椭圆形,管状花花冠黄色,长6毫米。瘦果小,楔形,上端有2-4个有毛的锥状扁芒。花期8-9月。

菊芋的原产地是北美洲,十七世纪传入欧洲,后来传到我国。
菊芋不仅花好看,像菊花,它还有块状根,和土豆地瓜一样,富含淀粉、菊糖等果糖多聚物,可以食用。

看着图片就知道,为什么它叫洋姜和鬼子姜了,因为它确实和我们吃的姜太像了,另外它是舶来品,不是我们本土作物,所以加了“洋”和“鬼子”。

洋姜可以直接煮了来吃,也可以熬粥,还可以晒制菊芋干,或作制取淀粉和酒精原料,但在普通老百姓眼里,它最适合腌了来吃。

菊芋和我们做菜用的姜虽然长得比较像,但味道差别还是很大。姜是辣的,而菊芋是带点苦味的。

由于菊芋不易保存,因此除了新鲜煮食之外,要长时间的储存,就得腌制起来。

将新鲜采摘的菊芋先清洗几遍,去掉虫咬或坏掉的部位,再晾干水分,最好放在太阳底下晒一下,这样腌制中才不容易长毛、腐烂、变质。

为了能够更好地入味,最好把晾好的菊芋切成薄片,在切好的薄片上面撒上一层细盐,腌掉多余的水分,再切姜蒜辣椒等佐料备用。

在锅里倒入多一些的老抽生抽,加水烧开,开锅之后加入花椒、白醋、白砂糖,再次烧开,关火静待冷却备用。

这时可以拿干净的坛子罐子码放盐腌过的菊芋和其他切好的配料,按照一层菊芋薄片一层配料的比例铺满,然后倒入冷却的调味水,最后加少许白酒密封,这样只需一两天就可以吃了。

腌好的洋姜吃起来非常脆,苦味也消失了,开胃爽口,可佐粥亦可佐饭。

由于菊芋不仅可以食用,还有兼具美化的作用,因此被联合国粮农组织官员称为“21世纪人畜共用作物”。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7908.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