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车坏吊桥

两千字的散文习作在昨天夜间发表,没有看到。看到已是今天的深夜两点,急忙提笔创作朋友圈。给一位认识不久的青年女作家从微信谈起我的习作发表,大江大浪走了过来,不在乎在国刊还是省刊发表。就是说,我对我的作品的出身门第看得不太重要,重要的是我用我的笔,能够走入他人的心灵,也就可以了。

 

总是希望我的一个字一个字的散文,能够得到香水美女的留言,十分遗憾,从昨天到今天,我的作品一如冬天的梅花:“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即便没有美人折花,我依然迎霜斗雪,清香自溢。写到这里,我明白一个道理,文章,不因香水的点赞而感人。

 

感动于靖远吊桥这一古老的索道。希望风雨飘摇的靖远吊桥,生出凄美的爱情故事,演绎桥上的月缺月圆和桥下的悲欢离合。又是遗憾,摆渡众生的靖远吊桥,没有爱情,只有——活雷锋。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靖远吊桥是靖远县城连接糜滩的交通要道,在碾子湾黄河新桥和糜滩黄河大桥没有开通之前,开车或徒步走过靖远吊桥,不曾留意吊桥的建桥年代,只是吊桥,人在桥上,水在桥下,云在空中,绳在云中,我从黄河走过,我从云中走来,这是我对靖远吊桥的印象,这些印象,不能足以说明靖远吊桥的存在。

 

如果写景,浪花翻卷,水鸟飞翔,桃红柳绿,游人如织,风光宜人,但是在这篇文章里,我想说明靖远吊桥最美的、是吊桥下的小商贩:一位守在吊桥桥墩路边卖籽瓜子的瓜贩子,我是三天前的中午,见到他。

 

我在吊桥停留,纯属迫不得已,车的轮胎抛锚放气,瘫在路的中央。重车抛锚,使我百思不得其解。跑车22年,爆胎,对我不太常见,因为我会严格按照胎的寿命周期,及时以旧换新,以便荒野无灯,防患于未然,尽量把能想到的不测风云,做细做实,结果还是重车轮胎抛锚于靖远吊桥,这叫人算不如天算,急得我团团转!跑长途,车坏吊桥,束手无策,心急如焚!

 

一位吊桥住户告知我:前行200米,有补胎修理部,走过去,冷漠的补胎男子拒我千里之外,只换小车,不换货车。环顾四周,他的修理部,设备齐全,就是不换小型货车轮胎。形成明显反差的是吊桥下的卖瓜人,让我感动地掉眼泪。

 

高大闲适,留有八字胡须的中年男子,守着一辆大型农用车,车上装有半车籽瓜,他是瓜贩子。他帮我东找西问,联系补胎,其中一位流动补胎者打来电话,报价200元,只是给我把气充胀,这在平时,只需20元。

 

毫无疑问,这是一位落井下石者,吊桥卖瓜的八字胡须,气狠狠地说:“他妈的,谁不出门,谁没有个难处,小人嘴脸”。接下来的卖瓜者,八字胡,从他驾驶室里给我取出拆卸轮胎的千斤、力杆、和套头,爬在我的车底下,给我义务拆卸烂胎。拆完烂胎,他又联系身边的一位电动三马子,让他把我的烂胎,拉到他的朋友的修理部。

 

在靖远吊桥八字胡的卖瓜人的无偿帮助下,我的坏胎,得以补好,安装启动。

 

 

我的煤车瘫痪在靖远吊桥,感谢卖瓜人的热心帮助,得以起死回生。这时的我,需要把卖瓜人的千斤、力杆、套头等工具,还给他。我抱着他的工具,来到吊桥下的公路边的广场前,看见一位黑衣黑裤黑头发的中年妇女正在车箱摆弄翠皮籽瓜。她回过头,问了一句:“车修好了”?我说修好了。这是您的工具,谢谢您!她没看我和我还给她的工具,说放到驾驶室。

 

我和靖远吊桥下卖瓜人,有过语音交流,问他是哪里人?他说詹村,家距吊桥300米。离开吊桥,想给他和他的籽瓜,拍个照片,忙着赶路,放弃为他拍照。当我从北湾卖煤返回吊桥,他和他的瓜车,还在吊桥,我想第二次停车为他拍照,还是没有拍成,怕他问我:您是干什么的?让我难以启口。希望他能潮长潮落,雁去雁回,花开花谢地在吊桥,在卖瓜,在学雷锋,我到吊桥,就能看见他。

 

吊桥好人,瓜甜桥下。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7893.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