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走在人间

爸爸又在犁地。
“今天能耕完吗?”我一边转呼啦圈一边问。
“这不能。一天就耕得两垄地。太热了,等会就喊你爸进来休息。今年么回事?十月了,还三十多度。”妈妈并未停下手中正在清洗的衣物。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已经干了很久了。
爸爸每天撒水,才保住两垄油菜秧子。那秧子差不多有半拃长,已是明显的绿了。
“有一年我和你二妈栽油菜,都下雪了。我们冻得把头都包起来了。”妈妈说。
“我小时候,后面沟里的冰还能站人呢。”
时间流逝,我们那些年的雪,只能在某个时候回忆了。

爸爸仍在地里拉着铁犁后退。他默默的,似乎从来不愿意和我们多说一句话。

今天是十月第二天,说好了一家人去看《长津湖》。傍晚的票,出来就是黑夜了。
忽想起从前与父母在露天里看电影,人声鼎沸,卖瓜子的、卖姜糖的、卖甘蔗的……天还没暗,我们早早搬了矮凳,坐在银幕前面对一方白布兀自欢喜。那白布挂得高高的,放映员还没到,一些孩子看着几个方方正正的匣子想探个究竟,他们七嘴八舌,一个比一个嗓门高,其实谁也说不个所以然的。

很久远的记忆了。

再后来,家家户户有了电视机,即便后来电影下乡,看的人也寥寥无几了。有一次我从瓦池那边回来,听爸爸说队上(村里)放电影,后来我特意去了放映处,但见电影自顾自放着,放映员打着瞌睡,几个老人稀稀拉拉地坐在那,完全没有往日的氛围了。

走在人间,很多东西就这样与我们渐行渐远。

昨晚芷涵回家,她说到她的班级,她在的那个小镇,还有那个小镇的老师都觉得她刚刚从学校出来,怎么在一个没有电影院,没有奶茶店的地方上班而没有半点抱怨?
“我不觉得有什么不好,妈妈。”她笑,“我觉得我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把书教好。我看见我的学生们个个在作文里写我,我真的好奇怪的。我现在得到的反馈都很好,我还是很开心的。”
她的声音明朗,她给我看她带回来的试卷里的那些充满爱意的话语。真的,我好生羡慕。

现在,光透过窗子,落在离她不远的地方。她把窗帘拉了拉,又伏在写字台前备起课来。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7810.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