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时多云偶阵雨

我讨厌的时候也挺可爱的,讨厌的我也是我。你要学会去拥抱自己的每一个样子,而不是为言论去活着。明确自己到底在做什么,想要什么。

没人会去怪太阳和水滴,在乎的都是温度的高低与本身夹杂的琐碎。人们在晴天想念雨天,没有炙烤没有焦灼,微微清凉;人们在雨天盼望晴天,不会为多带一把伞而麻烦,不会担心泥泞溅湿裤腿白袜,不会无故伤春悲秋上心头。

阴晴不定,喜怒无常。人的双面,就和这晴天雨天相似。他喜欢碧空万里、风和日丽,你喜欢和风细雨、绵绵柔情。谁也说不清晴天和雨天哪个好,各有所长,各有所爱。

VOL.2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好比,李碧华的《青蛇》:每个男人,都希望他生命中有两个女人:白蛇和青蛇。同期的,相间的,点缀他荒芜的命运。只是,当他得到白蛇,她渐渐成了朱门旁惨白的余灰;那青蛇,却是树顶青翠欲滴爽脆刮辣的嫩叶子。到他得了青蛇,她反是百子柜中闷绿的山草药;而白蛇,抬尽了头方见天际皑皑飘飞柔情万缕新雪花。

每个女人,也希望她生命中有两个男人:许仙和法海。是的,法海是用尽千方百计博他偶一欢心的金漆神像,生世位候他稍假词色,仰之弥高;许仙是依依挽手,细细画眉的美少年,给你讲最好听的话语来熨帖心灵。但只因到手了,他没一句话说得准,没一个动作硬朗。万一法海肯臣服呢,又嫌他刚强怠慢,不解温柔,枉费心机。

VOL.3

亦如,张爱玲的《红玫瑰与白玫瑰》: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的一粒饭粘子,红的却是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

一个惊艳了时光,一个温柔了岁月。可令亿万之中意的人,唯毛爷爷矣。故厚此薄彼。倘若这世上有一人能承载你的好与坏,便实属万幸。

晴时多云偶阵雨。年龄,成为了人生的一个‘定时闹钟’。

25岁成了家,30岁养骨血,40岁拼事业,50岁催婚姻,60岁忙带娃,70岁发白花,80岁才得以享清闲…

数字被赋予了一种强迫的使命感,极度不喜欢这种按部就班、千篇一律的步骤,我甚至连一步都未曾涉足,想来也算空灵了。什么金漆神什么美少年,什么白月光什么朱砂痣,皆无。只有自己,畅然天地间,自由来去。涉世未深的感觉,这般好。还兼带着傲娇的意味。人生不虚此行,什么时候该来就会来,他人的言语听过也就罢了。

端好自己心中的那一座秤,干净纯粹。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78.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