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父亲如树

父亲离开我们快二十年了,但似乎并未走远,时常在梦里还会见到他。
每当回到老屋,在堂屋的佛龛旁边,就会看到一把“五尺”。母亲信佛,家里有佛龛,父亲走后,这把五尺就一直被母亲供奉在佛像的旁边,是希望佛菩萨能保佑父亲到好的地方去。同时,也是对父亲无声地纪念。
父亲是个木匠,一手木工活做得很好,在当地远近有名。一是因为他的技术过硬,活做得细致,更重要的是因父亲为人谦和、诚恳、厚道。给人做木活时,他总是精心地计划木料,从来不浪费一点材料,有的人家木料紧张,别的木匠嫌材料不够的,他都能精打细算地为主人解难,用有限的木料做出完整的家俱。若材料宽余的人家,他还会用节省出来的木料,再优惠地为主人家打造出另一个新家俱,而且收费合理,深得主人喜爱,所以口碑很好,找他做活的人家也很多。小时候总感觉他常年在外,偶尔回家一次看我们,我们全家就像过节日一样高兴,他是全家人企盼的希望。
他出生在解放前,是乡下的一个旺族,大伯父在乡公所任要职,二伯父管理着家中的山林田地,排行最小的父亲就被安排学木匠,希望他当个手艺人。解放时,祖上的家产全部归公,因他是自食其力的劳动者,就被划分为农民。但父亲从小没有做过农活,甚至还有几分儒雅气,虽有手艺在身,但在那些割资本主义尾巴的特殊年代,他不得不和其他农民一样,要起早摸黑地上山下地,干那些又重又累的农活。因子女多又没有外援,在那困苦的日子里,长年的苦累和生活条件差,负重的身心得不到缓解和调养,父亲便久劳成疾,身体一年不如一年。后因身体不适合干农活,经一再申请,虽允许可以出去做木匠活,但生产队给开出的条件却十分苛刻:他不得私自干活,不得把应得的工钱归为己有,必须全部如数交给生产队,只按比例记入少量的工分。这样父亲才暂时等到缓解,但因工钱兑换的工分差价太大,本可以温饱富足的我们,却因不等价的兑换,我们仍然是严重的“缺粮户”。为了保证一家人的生活,父亲有时不得不两头跑,家忙时回生产队干活,农闲时去处边做木活,就这样常年辛苦地奔波着不得休息。尤其是大哥离开家,去县城上高中的两年,家里的负担更重了,父亲的胃病也严重了,有时整个晚上痛得睡不成觉,第二天一早还得起床去参加大集体劳动,就这样连续地劳累,严重损害着父亲的身体健康。
想起来真的令人心酸,至今被母亲供在家里的“五尺”,对我们家有着特殊的纪念意义,它是父亲勤劳和奋斗的象征。五尺,原是旧时木匠的一种丈量工具,父亲的五尺是他少年出师时,他的师父送给他的,它是师承的一种象征,也是那个时候木匠的必备之物。做木活时,它是丈量木料的工具,是标尺之一。行路的时候,它是拐杖,也是防身和辟邪的宝物,似乎有一尺在手走天下的重要作用。小时候我们常拿它来量一量我们长多高了。长大后,才知道那些年,他为了赶一个个全天的工日,常常是半夜起床,顶着寒冷的夜风,背着沉沉的木工家俱,走几十里山路,赶到需要做木活的人家时,天才刚刚放亮。想象得到,父亲在黑夜里离开温暖的家时,母亲有多么地担心和牵挂,因为需要半夜起床走夜路的地方,常是住在大山里的人家,路程比较远,有时还是单家独户,荒野的路上不时有野兽出没,父亲就是因五尺的助力,才可以一人投入夜色中,坦然走在蜿蜒崎岖的山路上。正是这把五尺,让父亲壮胆,让母亲安心。
能干的父亲,有一双温暖的大手。看着笨拙,实而灵巧,除了修房造屋做家俱等木工活外,他还会做一些竹器活,如编竹框、编背篓、和竹篮什么的,家里的竹器几乎不用去外边买。我儿时瘦弱,父亲就给我编制出特别秀珍的竹篮和小背篓专用,其实里边只能装一把青草,就是为我做的一个随身玩具而已。大家看到都夸好看,在我心里,它们不亚于仙女姐姐们的花篮,我总是自豪地挎着喜爱的小竹篮,满田野地快乐跑着,装着青草,装着野花,装着童年的美好。父亲还为哥哥们做过“木砚台”、木尺、印语文本格子的木模具、弟弟的各式木枪玩具等等。我们也常用父亲做木活的下角料当积木,有趣地堆积着我们的童年世界。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许春玲老师画作

以前的老屋后边,有一棵大核桃树,每年的腊八,都有一个给桃树“喂饭”的仪式:我们兄妹几人手拉着手才能围抱成一圈,然后由大哥给核桃树砍几个口子,小哥端着腊八稀饭,由我用勺子把很香的米油糊糊喂到树的“嘴里”,当每一个口子中都喂饱了饭后,我们才回到屋里,享用母亲煮的至今感觉最好吃的腊八饭。后来,因学校扩建需要砍掉这棵大树,母亲和我们都不舍得不让砍,因为那是我们家的“宝树”,一年要结几百斤核桃,我们的零食、家里的花卷,过年吃的元宵馅都是它的果实为主,最重要的是一年中吃的油,大部分都是从那这些核桃里挤出来的,这一砍掉,等于毁掉了我们的半个家当。但学校和政府找到父亲,父亲答应了,他回来劝母亲和我们说,“公家建设学校是大事,我们应该支持,再说娃们也在这里上学,以后再找个地方重新栽几棵就是了”。但后面因没有合适的地方栽树,我们再也没有吃到那么好的核桃了。父亲常安慰我们说,“如果我们住在一个有山有水、土地宽广的地方,我会挖来所有的果木树,栽满房屋的团转,让你们一年四季都有果木子吃”。我们想象着,家的四周长着结满果实的核桃、桔子、桃子、李子、葡萄、石榴等该有多好啊!春夏开满花,秋冬结满果,于是,常被父亲的美好设想引导地忘记一切。
沉默寡言的父亲,常教导我们的一句话是:让人一步自己宽。当有一次我在外边受了委屈回来哭诉时,希望他们能去给我“出气”,但父亲却蹲下来,一边给我擦着眼泪一边说:别在意了,让人一步自己宽。我立即不服气地哭闹着说,若是走在路上,我如果让人了,是别人宽了,我走的地方就窄了,怎么会宽呢?父亲温和地笑笑,并不做答。我还在嘲笑父亲的“软弱”。读书的我,却不如我的木匠父亲那么豁达,直到多年以后,成人的我才明白父亲话中的含义,那不是现实意义上的小路,而是人生境界中的大道。小时,每当我们拿着学校的奖状回来让他看时,他都会高兴地说“牌子!牌子!”并把我们的奖状挨着挨着贴在墙上最显眼的地方。他为了让调皮的大哥好好学习,曾许诺:“你好好读书,等学到第一名时,我给你买皮鞋穿”。直到大哥汉师毕业工作后,才自己给自己买了第一双皮鞋。看来,朴实的父亲是多么能引导他的子女们啊!
生活的艰辛,让父亲受了很多的苦,但他都会为了子女们忍耐,小时候我们常常连几块钱的学费都交不起,有时学期快结束时才交上。有一年开学,不交学费就不让报名,于是我就在家哭着,一遍遍地说:我要报名,我要上学!逼得父亲只有卖掉了一张很大的老羊皮,因他身体有病怕冷,之前一直铺在他的床上,晒时有人看到好,几次都想出高价买了,他都没卖,可是为了供我上学付学费,却急着低价卖了,后来不知父亲怎样度过了那个寒冷的冬天。为此我一直心有不安,觉得亏欠了父亲,直到我参加工作后,才给父亲买了一床线毯,以弥补失去那张老羊皮带给他的的寒冷,但这又怎么能比得上呢?当父母的为了儿女什么都舍得,而做儿女的总是不同程度地亏欠父母很多,而回馈与报答却很少。只有当多年以后才明白,少不更事的我们简直是父母亲的一场场苦难。
父亲的一生,过得平凡而艰辛,没有丰功伟绩,没有惊天动地,有的只是平实,是谦逊、是坚持、是忍耐、是对子女无尽地关爱和付出。当我们为人父母在养育自己的子女时,才能慢慢理解父亲的不易。他在我们的心中也是了不起的一座山,让我们的人生因此而丰厚。
每当想起在那困苦的年代里,父亲的艰辛和母亲的不易,心中便充满了无尽地感怀和感恩。没有他们昔日历尽艰辛无私地付出,就没有我们现在的生活,是他们用勤劳奋斗的一生,成就了我们的今天。他们就像是一棵顶天立地的大树,而我们这些子孙则是树上跳跃的小鸟,在这棵大树上,他们用或坚强或羸弱的躯干为我们遮风挡雨,呵护我们慢慢长大,并努力把我们举向蓝天,助我们展翅高飞。直到我们也长成了一棵棵独立的树时,他们却默默地枯老了,并在某一个不经意的时候,突然地离我们远去了。当悲痛地送走他们,我们后背也感到了从未有过的空冷,因为再没有人无怨无悔地为我们遮挡人生的第一缕风霜冷雨了。

 

许春玲老师画作

非常非常地想念父母,但他们都渐渐地走远了,早已走出了我们的人生视线。但他们的正直、善良、勤奋上进的精神却永远在我们的血液里流淌,并一直鼓励着我们向前向上。而他们也一直在儿女们的心里活着,被我们敬着、爱着、祈祷着、祝福着!
本文为“新健康杯”我的父亲母亲征文活动参赛作品,请大家转发支持!洋县新健康医养产业集团由洋县新健康医院、新健康老年公寓、新健康健康管理服务公司、新健康职业培训学校组成。近几年来,集团在医养结合工作中积极探索,大胆创新,把养老事业融入大健康产业。初步形成了以康复医院为支撑,以老年公寓托管日间照料中心和居家上门服务连锁经营为载体,以互联网+物联网+智慧养老公司化管理为运行模式,以职业培训学校为人才培养基地,大力发展医养结合、智慧养老、旅居养老,倾力打造汉中文化旅游养生养老新模式。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765.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