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收过路费的老兔子——一个有待深入研究的英国文学细节

九月份,亚洲有两场选举,一场比一场乱,海峡对岸那个挂着“中国KMT”旗号的党的内斗,是一部狗血电视剧。最后,热心观众根本看不清、看不懂发生啥了。张亚中先生是位学者,他写过一本很有名的书《小国崛起》,我过去是建议学生必读的。由于书架太满,已经在旧书网站转让了。

至于日本自民党总裁选举,更没有看点,和选民、老百姓没有直接关系,改变不了两个地区的政治走向,自然,我不会在政治学的课堂上胡讲一气。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教师节那天,我问学生们:“你们最大的烦恼是什么?”学生们回答:“就业。”是的,课外辅导行业凉到接近冰点,教师编制注定更加炙手可热。考在编教师,难,难,难。在读女生,多,多,多。

最近翻书,翻很多的书,翻译得不多。

英国童话格雷厄姆的《杨柳风》(杨静远译本)的开篇部分,出现一只向鼹鼠收过路费的老兔子——。我不禁想起《西游记》中那个向孙悟空收取“子母河水”的解药的如意真仙。老兔子后来是否又出现了呢?要仔细研究一下。

现在的小学课本依然有《儒林外史》的节选,题目已经由《严监生之死》改成《两茎灯草》,书上也没有了贴给严老二的“吝啬鬼”标签。不管给不给严监生贴标签,这样的课文难讲、难解。难不难学?飞快过去了,就不算难学?

总想给自己的每篇东西起个好题目,今天很忙,脑子里跳出“往事与随想”五个字。但转念一想:不好,“随想”没问题,不想谈“往事”,谈往事就老了。巴金说:(俄国作家)赫尔岑(回忆录《往事与随想》)是他的老师。但赫尔岑不是我的老师。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7643.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