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闲言碎语

早锻炼后到荆桥渠那边转了一圈。
其间,遇见南瓜花、一年蓬、美人蕉、木薯花、莲花、丝瓜花、洋姜花及各类豆子。
豆子已经转黄,有心急的农人已经开始收割。
荆桥渠两边杂木繁茂,鸟鸣热烈。望见白鹭翩翩,密密麻麻的麻雀俯冲而下,隐身于渠边的狗尾巴草。
荆桥渠那边,紧邻小农场的两个老人在清理鸡毛。他们在屋檐下面对面坐着,一只鸡的鸡毛已经拔得差不多了,露出白身子。
我昨天带妈妈去打针,在村部曾遇见他们。当时他们颤微微地走下台阶,我很是为他们捏了一把汗,想过去搀扶。现在想起来,我不觉笑了。人家好好的在一起准备大餐呢。
这两个老人并不与儿子们住一起。他们另住一边,想来是颇自在的。
本村的老人,我自是熟识的。他们年轻时办粉厂,很是兴旺发达。一大家人在村里很是得意。我在十四五岁时在那做过两个月小工,想赚点钱订杂志,不想他们就是拖着不给钱,订杂志的事自然也就泡汤了。
我那时年纪虽小,却很是愤恨他们不按时给我结账,某天专门找他们理论,当时还不算老的老人大约没想到我会据理力争,可以说是恼羞成怒,怒目圆睁,大拍桌子,我痛斥她没有诚信,说话不算数,并说我来的时候就讲了我搞事了就是想订书。如今订书的时间都过了。
说到订书的时间都过了,我的声音忽然变得哽咽,再也发不出声。
哎,想来还是太小,太容易激动。
他们的厂后来怎么就垮了,败了,其中缘由我并不清楚。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我的工钱要到手了吗?我已忘了。想来我后来不愿意看见他们,应是妈妈帮我去要的。
他们的儿、媳似乎并不怎么搭理他们,甚至于他们的孙子孙女。他们最小的女儿比我年长,听说与毒有关,进去了。
前些年他们一大家子站在大儿子家的院子里吵架,骂骂咧咧,很不中听。这中间还夹杂着他们的孙辈的声音,刺耳得很。妈妈站在屋山头听见了,说,这还不是养儿养女的人,活着有么趣?我忙拉妈妈进屋,并说这样的人少,大多数都还是好的。
现在想想,做长辈的要想得到子孙的尊重,自身的为人也是很关键的。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7593.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