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古代的宁静

爸爸把一垄韭菜又刨了。

这次他留了根。妈妈说,如果不去工地烧火,菜还是要卖的。总归能换几个油盐钱。

 

韭菜花很白,很香。大小蝴蝶翩翩起舞,雀子很多,在菜地里踱步,觅食。

不远处豆叶转黄,眉豆开一架紫花。

 

阴天。

喜欢这份凉爽,不喜欢这份阴郁。

秋高气爽,天地旷远,这才是秋天该有的样子。

 

陪妈妈逛超市。

洗衣粉、沐浴露、洗发精、大蒜、生姜、食盐、纸品、润肤霜、面包……林林总总,她购物一大包,我与她一起才拎得动。

 

超市的最醒目处摆满了各式月饼。这热烈俗气的饼饼,提醒我中秋将至,一年又去了大半。

我记得飞廉是这样写月饼的“这外表热烈、骨子里荒凉,这世代求大团圆而不得的古老中国。”

的确,“这世代求大团圆而不得的古老中国。”现如今是越发求不得了。

 

昨天小弟给妈妈电话,说他准备九月九号去拿结婚证,说结婚日准备再买一个钻石戒指给他女朋友。(嗯,结婚了就应该说老婆了。)

我们还一次都没有见过那个人。

忽想起某个电视剧里的一句台词,大意是我还在你们结婚前看见了这个女婿,人家的妈到今天还没有见过你这个媳妇。

二爷到今天也是没有看见过这个媳妇的。

 

中午回家,看见环城路上那骑着三轮车的老妇人,她用力蹬车。她的车厢里,还搁着没卖完的辣椒、青菜、南瓜……(青菜已蔫了。)我远远看她,想,妈妈很多时候也是这个样子。

 

柿子树上,花喜鹊起起落落,喳喳叫着。它一会儿啄树干,一会儿啄叶子,一会儿理羽毛,良久,又闪电般消失,再也不见。

高处的柿子已现初黄。

 

昨天志禹在问柚子还有多久可以吃?

大约是可以了。只是水分还不够。我说。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乡村公路旁边,停着一辆农用车。远远看去,许多人围着。我走向前去,只见满满一车厢都装着青桔子、黄花梨和碧色的葡萄。

 

河沟那边,风吹动的树叶在轻轻摇晃。树影里,几只麻鸭蹲在那里,偶尔传来的嘎的声音里,似含着一种古代的宁静。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7535.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