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母亲家的狗

大哥二哥相继搬出了院,离邻居又远,老院日渐冷清。母亲抱来一只小狗,纯白色的。长得瘦长,头小,有些像狐狸。然而却凶猛异常,让人胆怯。母亲很上心,一直把它当孩子一样抚养。自从有了小狗,母亲很少在外停留。我留母亲在我家住,母亲说:“不行,有狗。”无论到哪儿,母亲都谢绝大家的挽留:“不行,有狗。”

母亲让我们给小狗起一个名字,“贝贝”太俗,“小白”拗口,“毛毛”吧它又分明是狗,最终谁也没有给它起一个像样的名字,只好“狗狗,狗狗”地乱叫了。母亲给它洗澡、喂药,馍馍都是嚼碎了才让吃。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那小家伙个头不大,却机灵活泼,常常像离弦的箭,窜出几丈开外,一有响动便狂叫着跑出去。母亲笑说,狗仗人势,真是不假。每次有大的野狗来,小狗都是叫着往家跑,她一应声,立马就掉个头,往外冲,那架势,着实够那些野狗喝一壶的了。

每次母亲出门,小狗都把母亲送好远,直到被母亲赶回去。等母亲回到家,它都会欢喜地奔出来,围着母亲打转,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声音,尾巴不停地摇动着。狗有灵性啊,母亲也不时和它说着话,有时夸它几声,有时呵斥几句,它要么欢喜地摇着尾巴,要么傻傻地看着你,一动不动。

 

有几天,小狗焉焉的,没有了活力。母亲匆忙给它灌药,费了好大周折,不知灌到嘴里没有,然而它终究还是缓了过来,却从此很是戒备,让你靠近不得。母亲给它洗澡,好容易摁在水盆里洗了个大概,那家伙就挣脱了,噌地窜出去,一骨碌在地下打了几个滚,弄得浑身泥泞不堪,母亲笑骂两声,只得做罢。它还常常把父亲刚种好的地给抛得乱七八糟,苗苗弄得七倒八歪。父亲有些恼火,然而有母亲护着,这小家伙依然劣性不改。我们每次去,小狗都窜出来,围着我们转,尾巴一刻不停地摇着,让人担心会甩下来。老公笑说,“这狗和娃一样,憨胡闹。”

小狗不停地低鸣着,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声响,我想换算成人言,一定是在说:“你来啦,给我带好吃的没有?”“快上坑,歇一歇”,“哼,又来拿东西,摘菜了!”之类的吧!

 

母亲给小狗的脖子上栓了个铃铛,叮叮当当很是悦耳。有一次,还拿红墨水在它的头上写了个“王”字,等我们见时,基本上已经没有了“王”字的痕迹,看上好像成了一朵梅花,母亲说刚写好它就在门帘上乱蹭,好好的门帘子,被染了好几处,只得拿去洗了。

小狗在母亲的精心呵护下,日渐长大,壮实许多。毛长长的,也很顺溜,据说是母亲日日用梳子梳理的缘故。尾巴粗壮了许多,让人不再担心会在它过度的摇摆中卡擦一声掉下来。

小狗也有爱情。经常和邻居家一条黑狗厮混。缠绵在一起,亲热得不得了。我由此断定,那只黑狗一定是母狗,后来证实确也如此。

狗比人好,我们都各忙各的事,每天陪伴父亲母亲的,只有那条狗。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7500.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